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全然崩溃
    “我听人说,你小产后,一直抑郁走不出来……”

    白芷忽然又轻轻开了口:“我之前在美国,也曾流产过,也失去了一个孩子。”

    星尔倏然身形滞住,她缓缓回过头去看向白芷,白芷怔然凝着窗外,眉宇之间覆了一层淡淡愁绪:“我也是女人,我也想要做一

    个好妈妈……只是可惜,有缘无份。”

    她说到这里,眼圈微微红了一红,却又克制的低头一笑。

    有时候这种点到为止的克制,却又比痛哭流涕更让人感同身受。

    “在这一点上看来,我和你一样,倒都是可怜人。”

    白芷回眸,看向星尔:“只是你比我幸运,至少萧先生对你这样好,可我,所嫁非人,如今又是将死之人……”

    “你梦到过你的孩子吗?”

    星尔忽然的询问,将白芷的喃喃自语打断。

    她眉梢一蹙,旋即却是轻轻摇头:“之前没有,但是,现在,他偶尔会入梦来。”

    “可我的孩子只来了一次,就再也不来了……”星尔瞳仁中光线迷离,她手指枯瘦细长,不安绞在一起,泛白的唇翕动着,声色

    涩哑:“不知道为什么,他来了一次,再不来了,赵妈说,许是投胎去了好人家,可我却不愿相信……”

    “我听老人们说过一个说法……是有关夭折的胎儿的。”

    白芷的声音低了一些,她向星尔走了一步,容色神秘开口。

    “什么说法?”

    “我听老人们说,那些未出娘胎就夭折的胎儿,多半是父母造下的杀孽报应在了未出世的孩子身上,所以他们才不能得见天日,

    而夭折后,也不能如那些先天不足才流产的胎儿一样,轮回投胎去一个好人家,他们会像孤魂野鬼一样四处流荡,任人欺凌,

    永生永世不能投胎超生,长此以往下去,他们会变成积怨极深的怨毒婴灵,连自己的父母都会恨上,不肯去见面,再然后,甚

    至会祸及你身边的亲人,家人和朋友……严重的,甚至会横死……”

    白芷说完,眸光中带了柔和的关切看向星尔:“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些,毕竟你还只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手上又没沾过

    血,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多半,这也报应不到你孩子的身上,所以,你也不用胡思乱想太多了……只是你们母子缘

    分太浅了而已。”

    白芷清晰的看到星尔一张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的褪去,她整个人像是忽然被人抽走了魂灵,全然垮了下来。

    “你……没事儿吧?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白芷上前一步,面上带了几分焦灼担忧的神色,轻轻扶住了星尔的手臂。

    手掌下,那瘦骨嶙峋的手臂在剧烈的颤着,颤的无法自持,白芷不由慌了神:“姜小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叫医生来……

    ”

    “不用了。”

    星尔忽然喃喃开口,她将手臂一点一点的从白芷的掌心中抽出来,她僵硬的转过身去,向病房走。

    老爷子也许不会死的,如果她没有小产,没有生病,没有和萧庭月生了嫌隙生分起来,老爷子就不会来家里看她,就不会有机

    会喝到这一杯茶,就不会连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就凄然横死。

    萧庭月也不会惹上这一身的官司,被排挤出萧氏集团,又名声狼藉。

    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而是因为她手上沾了血,却逃过一劫,上天都看不过去,给她的报应。

    所以那一晚,她才会梦到姜心语,梦到那个被她意外杀死的姜心语。

    如果没有人给她顶罪,如果她认了自己的罪名,她受了惩罚,那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都不会发生。

    白芷看着星尔走远,看着她进了病房,她没有再继续逗留,她转过身去,进了电梯,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你是不是疯了。”

    白芷漠然的望着电梯里光滑的镜子中映出的自己的脸,那张脸竟是那样的陌生,陌生的自己都觉得可怕,嫌恶。

    可那确确实实是她,是她白芷。

    “阿芷姐,你不是早就知道吗?我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他?你别让我恨你!”

    “你不恨我,难不成还会爱我?”

    男人轻佻的声音低低的笑起来,激荡着白芷的耳膜,她下意识的把手机拿远了一些,轻轻叹了一声:“庭安,你不再是个小孩子

    了……”

    “在你眼里,我从来都是小孩子,阿芷,只不过五岁的差距,是有多离谱?”

    “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这些,你告诉我,你要怎样才肯罢手,怎样才肯停止你这些疯狂的举动?”

    “阿芷,我一直以来想要的是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

    白芷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庭安,你不要这样逼我,如果你不肯,大不了,我去帮他顶罪,反正我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死,既

    然活不了多久,那就死得其所……”

    “阿芷,你就那么爱他?他现在心里眼里都只有姜星尔一个,他根本就不爱你,早就不爱你了,你就算是为了他死了又如何?阿

    芷……我能给你想要的一切,甚至健康的心脏,你为什么就看不到我的存在?”

    “庭安……你说你能给我想要的一切,可我只想要萧庭月,你能给我吗?”

    白芷轻轻的开口,电话那端那慵懒靠在沙发上的年轻男人,眉目之间渐渐阴鹫狰狞,月亮怔怔的立在一边角落里,顾庭安从来

    什么事都不会瞒着她,这一通电话亦然。

    可她却是直到如今方才知晓,他原来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爱慕的女人。

    因为得不到那个女人,所以才会有这么些年的荒唐?

    月亮觉得心脏钝钝的疼着,像是有人有一把不甚锋利的刀子,在一下一下的切割着她的心脏。

    月亮抬起手来,轻轻的摁住了自己的心口,那里面装着少爷,可少爷的心里,却没有月亮。

    不知多久,顾庭安忽然桀桀笑了一声:“阿芷,我可以给你啊,但我也有一个条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