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这是星尔第一次见到白芷,在照片之外
    纵然他心知肚明,这事和顾庭安脱不开干系,可顾庭安去年就被他赶出顾家,监禁了起来,却是根本没有动手的契机,倒是把

    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他安插的那个钉子又车毁人亡再不能开口指证,事情仿似就陷入了僵局,再无任何进展。

    萧庭月内忧外患,正值焦头烂额之际,星尔这边却又出了事。

    遗书的事出来,再加上星尔一直病着,与老爷子又没有任何大的过节,宅子中储存的茶叶,又是六年前购置的,那时星尔根本

    不曾有机会出入萧庭月的宅子,因此,星尔的嫌疑倒是解除了。

    只是,在嫌疑解除后没几日,星尔却忽然又断断续续的病了起来。

    在医院住了几日,待到萧老爷子的丧礼前夕,她才强撑着出了院。

    顾庭安回国,老爷子的丧事上,他穿重孝现身,形容憔悴,步履蹒跚,未到老爷子棺木之前,就踉跄扑倒在地,哀哭出声,痛

    彻心扉,闻者无不落泪。

    萧太太嘶声哭着抱了顾庭安一声一声‘庭安’唤的众人心碎,丧礼上萧家宗族还有集团董事高层,股东,员工,几乎尽数在场。

    数月前顾庭安被驱逐出萧家,跟了母姓姓顾,众人皆知是萧庭月手笔。

    而当时萧老爷子为了萧家名声,将顾庭安从前的行事尽数摁下,所以除却萧庭月几人之外,并无任何人知晓顾庭安为何被驱逐

    ,只以为是家族内斗的牺牲品。

    因此今日见他这般,又见萧太太哭的凄惨,抱着儿子不可撒手,众人心里不免恻然,同是萧家的骨血,同是老爷子的孙子,萧

    南山的儿子,为何如今境遇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事不关己之时,人们往往会滥用同情心,萧家旁枝里的太太小姐们就上前去搀扶了萧太太,集团里的一些元老家眷,也无不抹

    泪轻声劝慰着。

    萧庭月和星尔身侧倒是冷冷清清一片,毕竟如今,萧庭月身上的嫌疑还未洗清,谁又敢去惹一身的臊?

    更何况瞧着顾庭安母子如今这样凄惨的境况,众人不免兔死狐悲。

    同父的兄弟都被欺凌成这般,好端端的让人家母子分离不得见面,若不是老爷子突然横死,怕是人家母子这一辈子都再难见到

    了,怨不得萧庭月年纪轻轻就越过自己父亲独掌权柄,原来内里这样狠心毒辣。

    萧庭月身上嫌疑未洗清,三番两次总有警方来调查,事情闹的这般大,任是谁都遮掩不住,死的人又不是微末小众,而是 萧家

    的老族长,老爷子一辈儿的那些长辈们,个个都不肯息事宁人,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萧庭月不得安生,顾庭安倒是本本分分给

    老爷子守了整整三日的灵,三日三夜未曾合眼,这孝子贤孙的美名却是彻彻底底的传扬了出去。

    待到老人家彻底的入土为安,顾庭安整个人才撑不住大病了一场,蓉城的舆论瞬时呈现两极分化之趋势,顾庭安如今口碑越发

    的好起来,萧庭月却是非缠身,萧氏集团内部股东大会召开之后,他不得不暂时卸下董事长一职,由叔辈的元老代管萧氏集团

    的一切。

    毕竟萧庭月如今身上背着官司,生意场上人情来往,总是多有不便。

    若是其他寻常人,遭逢这样变故,怕是都要焦头烂额一蹶不振,萧庭月倒是一如往常,卸职之后他就驱车去了医院探望自己太

    太,自此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一意只守着星尔一个。

    星尔的病情却是反复不定,到得她生日前两日,却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起来,宋恒私底下隐晦的对萧庭月建议,带星尔去看看

    精神科的医生,她的状态十分不对劲儿。

    萧庭月极为抗拒宋恒的说法,但星尔如今这个样子,他却又不得不接受宋恒的建议。

    宋恒离开之后,萧庭月一个人在楼下站了很久很久,而星尔却第一次,见到了照片之外的白芷本人。

    白芷并没有穿病号服,五月的天气炎热起来,她却依旧套着一件宽大的毛衣,面容上苍白透着病态,头发很长,漆黑如墨,她

    看起来有些憔悴,眼角眉梢也稍稍的带出来了一点年纪,可却仍能称作是个美人儿。

    白芷最初没认出星尔,可星尔却一眼认出了白芷。

    她唤出白芷名字的时候,白芷微微眯着眼愣了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你是……姜星尔?”

    星尔轻轻点点头:“是,我是姜星尔。”

    白芷轻轻的抿了抿嘴唇,却没有再开口说话,只是望着星尔瘦削的有些脱形的脸容,好久方才轻叹了一声:“你比从前电视上看

    到的,瘦了很多。”

    星尔拢了拢身上的外套,裹住细瘦伶仃的身子,看向白芷:“你是来找我的吗?”

    白芷摇了摇头:“我今天办出院。”

    “你生病了?”

    白芷淡淡一笑:“吃了安眠药,洗胃。”

    星尔微微蹙了眉头:“为什么?”

    白芷抬眸看着她,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弭下去:“你收到一些老照片,受刺激小产了,萧庭月以为是我做的,给了我一耳光,后来

    ,我可能是一时想不开吧。”

    星尔不知道这中间还有这样一段过往,不由怔住了。

    “你看看,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白芷又笑了一笑:“你快些回去吧,你如今身子弱,最好还是不要多走动。”

    星尔复又看向白芷,面前这个三十左右的女人,她有着一双并不算怎样漂亮,却又吸引人的眼瞳,她生的亦是不怎样美丽,可

    她柔柔弱弱笑着的时候,却让人觉得胜过千军万马。

    她忽而又想起从前,很久很久的从前,萧庭月蹙着眉厌烦的对她说,姜星尔,我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儿,你听明

    白了吗?

    他不喜欢她粗鲁的样子,动刀动枪的样子,他不喜欢她死缠烂打没脸没皮的样子,他喜欢的是白芷这样的女人,有着柔弱的脸

    ,也有着温柔的心,她不会大笑大哭,也不会纠缠不休,她就站在那里对人柔柔的笑一笑,她就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