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萧庭月,我们离婚吧
    赵妈抹了眼泪退出卧室,萧庭月缓缓上前一步,低低唤了一声:“星尔……”

    那小小的身影蓦地颤了一颤,旋即,一点一点的转过身来。

    渐渐适应了这昏暗的光线,倒也能稍稍看清她的脸容,瘦的脱了相的那张脸,惨白到毫无血色,眉眼却越发的漆黑,眼瞳也越

    发的大而深陷,她的瞳仁中没有焦距,看着他,却又像是没有看他。

    萧庭月觉得喉头的涩苦几乎弥漫到每一根细微的血管之中,他多想上前去抱住她,却又动弹不得。

    星尔定定的看着他,目光一瞬不瞬,不知多久,她忽然缓缓的张开了手臂:“老公……”

    萧庭月蓦地一惊,仿似什么东西直接击中他的身子,要他整个人都忍不住的颤栗起来:“星尔……你叫我,什么?”

    “老公……”

    星尔的声音微弱的几乎听不到,可在他耳中却是清晰无比。

    “你抱一抱我……”

    星尔对他伸出手,她唤他老公,她让他抱一抱她。

    萧庭月觉得喉咙堵得厉害,像是被人揉了一把将熄的炭火进去,烧烫的他发不出一丝丝的声音来。

    他不知自己是怎样一步一步走过去的,他亦是不知自己是怎样将几乎没有重量的她给抱在怀中的。

    他到最后,仍旧记得她眼泪落在他颈窝里的温度,那样的滚烫,那样的灼热。

    一直到后来很久,他都总会想起那一夜的那一个拥抱。

    而在不久的以后,所有脆弱的平静和看似的顺遂都被狠狠撕裂开来,当温柔的耳语和平淡的交谈都成了奢侈的时候,拥抱和亲

    昵,更是镜中之花水中之月。

    他抱她很紧,不肯松开手来,直到窗子外月上云头,最亮的那一颗星渐渐遮盖住漫天星子的璀璨光亮。

    星尔的手指摩挲过他的下颌,下颌上有丛生的胡茬和锋利的骨骼线条,她的指尖缓缓的,一点一点的滑过他的脸庞,鼻梁,眉

    梢,唇角……

    “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的话?”

    “什么话?”

    “我这一辈子都爱你,永远都爱你……”

    萧庭月用力的点头:“星尔,我记得。”

    星尔缓缓的笑了一笑,扬起脸,手臂依旧圈在他的腰上,可她的眼里却有泪光闪烁。

    自她小产之后到如今,他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般的笑容来。

    原该是快慰的,可心却飞速的往下沉去,那下沉的速度太快,要他想要捉住什么去阻止都不能。

    “萧庭月……我们……”

    星尔眼底的水光越来越璀璨,终于,那一行泪涌了出来,在她瘦削雪白的脸容上留下微亮的一道湿痕。

    星尔从前一直都以为,萧庭月不喜欢她厌恶她,她的心才会疼的像是要死了一般,可是直到这一刻她方才知晓,得不到,让人

    痛不欲生,要放手,却是犹如刀尖上走了一遭。

    混沌着死,远胜过清醒着活。

    昏黄灯光下,萧庭月整个人的身体倏然绷紧僵硬,他双手握着她的肩,力道一点一点的收紧,再收紧,他眸子赤红,盯着她,

    像是要将她吞噬一般。

    星尔的手指落在他紧蹙的眉上,一点一点,将他的眉心展开:“萧庭月……我们离婚吧。”

    这一句话,在心里辗转盘旋了那么久了,终于说出了口。

    说出来之后,方才发觉,也并没有那么的困难。

    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硬是要拴在一根绳上绑在一起,到头来不过仍是悲剧收场。

    还不如,早一点放开手,放过他,也放过她自己。

    “为什么,忽然要说离婚?”

    星尔轻轻摇了摇头:“你很好,是我不好……”

    “我不会离婚。”

    萧庭月一点一点将她的身子放开,他向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目光深邃落在她脸上:“姜星尔,我不会离婚,决定让你做我

    妻子那一刻,我就没有想过再放开你。”

    “你再好好想一想,我给你时间。”

    “不需要,不用想。”

    星尔缓缓的转过身去:“何必呢。”

    “你好好休息,我让赵妈上来陪你,我还要去医院,爷爷的事还要彻查,我近期可能会很忙,没有很多时间陪着你,不要胡思乱

    想,星尔,你是我的妻子,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再有第二个妻子。”

    萧庭月说完,转身直接出了卧室。

    片刻后,星尔听到车子引擎响起的声音,她忽然奔到窗前,怔怔的望着楼下雪亮的灯光。

    她没有看到他,可她却知道,她就是知道,他就在车上坐着,他就在看着她。

    星尔缓缓的扶着墙壁滑坐在地上,萧庭月,如果爱一个人到了最后只余下无穷无尽的痛苦,那么我宁愿放开手,让自己就痛这

    样一次,我也不想日夜都煎熬在痛苦之中了。

    ……

    萧老爷子的尸检报告出来之后第三日,蓉城郊外发现一辆报废的黑色轿车,车内发现一具男尸,已经死亡多时。

    警方在尸体衣襟内里的口袋中发现了一封遗书。

    遗书上说,数年前,因为萧老爷子横加阻挠萧庭月和白芷的婚事,将两人硬生生拆散,萧庭月在一次宿醉后曾扬言要和萧老爷

    子闹一个鱼死网破,茶叶中的毒药是他根据萧庭月的指使购入的,事发之后,他知晓自己没有活路,就选择了自己了断。

    警方当然不会凭借一封遗书就定罪,只是舆论却不会放过这样大爆的‘新闻’,不管真实度有几分,又有多么可笑,可喧嚣的流言

    却已经在有心之人的刻意鼓动之下,越发的尘嚣日上。

    萧氏集团内部分裂成两派,一派以顾庭安为首,决议力捧顾庭安上位,一派却是死撑萧庭月,毕竟,这样的传言实在可笑至极

    。

    但外人怎会知晓萧家内部的斗争,各色传言满天飞之下,自然说什么的都有。

    萧氏股价已经跌到历史新低,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样的局面若再持续下去,股东们自然是不干的。

    萧庭月此时被这一封遗书和一条被‘逼死’的人命绑在了耻辱柱上,警方一日查不到真凶,他身上的污点就无法清洗干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