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你十恶不赦,我也不会离开你
    “庭月,庭安怎么说也是爷爷的孙子,出了这样的事,他总要回来给爷爷守灵,上柱香……”

    萧庭月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好啊,萧庭安,不对,如今是该叫顾庭安了……他来给爷爷守灵,上香,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父

    亲您做主就行。”

    萧南山轻轻抬手按住了长子的肩:“庭月,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如今不是难受的时候,好多事都要你来处理,还有警方那边…

    …事情牵扯到了星尔……”

    萧庭月忽地脸色一变:“这事和星尔有什么关系!她给爷爷泡茶,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能做什么?”

    “话虽如此,但到底这杯让爷爷送命的茶,是星尔端过去的……”

    萧庭月唇角绷紧成线,面色狰狞阴鹫,许久之后,他方才缓缓开口年:“她现在在哪。”

    “昨日事发之后,警方已经派人将她暂时看管了起来。”

    萧庭月只觉得心口一阵锐痛,他从昨日来医院之后一直到今日,每分每秒都守在爷爷身边,几乎把星尔给完全忘记了。

    他这一日一夜痛苦煎熬,星尔又是怎样熬过去的?

    她还在小月子中,她这一段时间都日夜难眠,精神极差,在被警方的人 看管起来,她会不会受不住?

    “这边的事情劳烦父亲您先看着,我回去看星尔。”

    “你去吧,爷爷这边不要担心,星尔年记小,怕是吓到了,你好生安抚安抚她。”

    萧庭月点点头,快步出了医院。

    ……

    薄薄的软料绸衫裹在瘦削的男人身上,漆黑头发覆在额上,发丝微软,却将他显得有几分纯良,他身侧立着一个极为年轻的女

    孩儿,略显稚嫩的脸庞上一双眼瞳秀气却又明亮,正专注给那男人揉着肩膀。

    “小月亮,我们就要回去了……”

    那男人忽然开了口,苍白的脸容上那一双狭长却又邪气的眼瞳微亮,纯良褪去,却是阴鹫丛生,唇色却潋滟,颇带着几分的阴

    柔之气。

    身后立着的小姑娘却一怔:“少爷……回去?回哪去?”

    “自然是回蓉城去。”

    男人细长的手指按在月光的手背上,小姑娘顺从的走到他身前蹲下来,将脸贴在了他的手臂上:“少爷,不管您去哪,月亮都跟

    您去哪……”

    “我自然会带你回去的。”

    月亮仰脸对他笑,笑容稚气之下,却又透着无尽悲凉。

    “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回去,给你哥哥报仇是不是?”

    萧庭安……如今该叫顾庭安了,他揉了揉小姑娘的额发:“这一次回去,我一定会帮你遂了心愿……”

    月亮眼眸一亮,旋即那眸色却又黯淡了下来:“可是少爷……您如今这般境况,我又怎好拖累你……”

    “放心。”顾庭安唇角微扬,笑容散漫:“少爷我就算是回去闯刀山火海,也不过一条命罢了,为你做这些许小事,又算得了什么

    。”

    “可是少爷……月亮不想让你受伤……”

    小姑娘抬起双手,轻轻环抱住了顾庭安的腰,她整个身子都依偎过去,紧紧贴在他的怀中:“少爷是这世上对月亮最好的人,我

    什么都不管,也不在乎,我只要少爷长命百岁的活着……”

    “放心,祸害活千年,你家少爷我啊,无恶不作,自然是活得了千年万年的……”

    顾庭安将小姑娘抱起来放在膝上,细长苍白的手指从她衣襟下探进去,月亮细软的身子轻轻颤了颤,却娇怯怯的闭了眼:“少爷

    ……”

    回去蓉城,也许就再也过不得这样枯燥却又平静的生活了。

    她和少爷相依为命,整日形影不离的时光,也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吧。

    也许,少爷还要娶妻生子,到那时,她更是再无法留在他的身边……

    月亮将他抱的更紧,闭了眼,一声一声的呢喃:“少爷,少爷……”

    “月亮……”顾庭安微微粗喘着翻身将月亮压在身下,他那狭长的眼瞳里有灼热的火光升腾,“你不会离开我的,无论将来发生什

    么,无论我曾经做了什么,无论我以后会做什么,你都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少爷……只要少爷要月亮,只要少爷不赶月亮走,月亮永远都不会离开少爷,无论少爷做了什么,就算少爷你十恶不赦,就算

    人人都说少爷不好,月亮也不会走……”

    顾庭安忽然笑了,他笑起来的样子,却是极其的好看生动,月亮不由抬手去抚他修长的眉:“少爷……如果回去很难,很艰难,

    就不要回去了好不好?”

    “月亮不想报仇了吗?”

    月亮轻轻咬住了嘴唇,她怎会不想。

    哥哥凄惨的死状,她如今尚能做梦梦到,她怎会忘,怎会不想?

    顾庭安俯身,轻轻在月亮的唇上啄了一下:“小月亮,,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你遂了心愿。”

    ……

    萧庭月的黑色宾利在宅子外停下的时候,天色已然如墨色倾洒一般,尽数漆黑一片。

    那深深庭院之中,唯有一盏微弱灯火亮着,却似漂浮在千里荒原里的一束鬼火一般,让人只觉无尽凄凉。

    萧庭月下得车来,立在原处,定定望着那盏灯火,好一会儿,他方才迈步走近你宅子。

    “萧先生……”

    守在楼下的两位警官倒是极为客气,站起身打了招呼。

    “我上去看一看我太太,她还未出小月子。”萧庭月声音平缓,却透出几分憔悴暗哑。

    其中一名女警官面上浮起一抹怜悯,微微向后退了一步:“您快一些。”

    萧庭月道了谢,转身上楼。

    赵妈陪在楼上,因着星尔精神状态极为不稳,警方也怕她会出什么意外,倒也没有阻拦赵妈上去陪着她。

    萧庭月辅一推开卧室的门,赵妈看到他眼泪就淌了下来:“先生,您回来了……”

    卧室里的灯开的很暗,萧庭月目光巡梭,好一会儿才看到了窗台边蜷缩坐着的那一团小小身影,心脏骤然锐利生疼缩紧,喉咙

    仿似被堵住了一般,苦涩难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