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活不了了
    萧氏如今蒸蒸日上,老爷子心中有沟壑,想让萧氏百年千年的立足下去,因此放权给了萧庭月,他做什么,他从不横加干涉,

    哪怕将萧庭安放逐万里之外,老爷子也未曾开口帮孙子说一句话。

    做长辈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又怎么会一点都不难过?

    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个大家族的溃败,往往都是从内部开始腐烂的。

    萧庭安被放逐,于萧家来说,亦算是好事。

    老爷子想到这些,心中不免还是有些怅然,他已经老了,怕是看不到萧家更进一步的那一日了。

    心中怅惘,老爷子伸手端了茶盏,浑然未觉茶水已凉。

    星尔赶紧起身将茶杯接过来:“爷爷,我给您泡一次茶吧。”

    说起来,她还没有亲手给老人家泡过茶呢。

    萧老爷子欣慰颔首:“好,好孩子。”

    星尔先去净了手,方才走到茶台前,亲手煮茶。

    佣人拿来新的茶饼,星尔于茶道上并无什么研究,好在一边佣人轻声一步一步教导着,总算是没有失误。

    萧老爷子看着星尔端了茶过来,却是别有深意的看了萧庭月一眼:“你们证都领了,什么时候让我老头子喝一杯孙媳妇敬的茶?

    ”

    星尔敛默不语,萧庭月却看了星尔一眼,“婚事一生只此一次,总要慎重……”

    萧老爷子点头:“是该如此,不如就操办起来吧,我这身子也不知能撑几年……”

    “爷爷,您定然会长命百岁的。”星尔将茶送到老人家手边,萧老爷子面容带笑,眉宇舒展,笑呵呵的接过茶来,略尝了一口,

    随即却是一饮而尽:“好,好茶!”

    星尔不由莞尔:“爷爷若是喜欢,我以后还泡茶给爷爷喝……”

    她话音未落,萧老爷子手中茶盏却忽然幡然落地,而随后,老人家竟是直挺挺的向后倒在沙发上,口鼻中溢出黑红色鲜血,眼

    眸瞪圆,口中嗬嗬不停,却不能言语,枯瘦手指痛苦痉挛指向半空,却又重重落下,再无任何声息……

    这变故,前后不过半分钟时间,众人全都惊呆了,还是萧庭月先回过神来,扑在萧老爷子身前连声唤,老人家却鼻息全无,口

    中乌黑鲜血汩汩涌出,湿透衣襟。

    宅子中乱成了一团,佣人们惊惶之下哭声一片,赵妈正在厨房忙碌,出来瞧见这一幕,整个人就晕厥了过去。

    星尔怔怔然立在那里,满目都是刺眼血红,那一夜也是这样刺目的血红,手掌心满是粘稠的血液,好久好久都无法消退。

    那一日,她身下鲜血将衣衫和床榻都湿透了,伴随着那鲜血流出的,还有被绞碎的胚胎,模糊的一团血肉……

    这一日,却又是同样的情境再现,星尔缓缓的向后退去,一步一步向后退去,直到她的身子撞在墙壁上,方才堪堪停住。

    救护车的警笛声刺耳响起,宅子里一片混乱,医护人员抬了担架匆匆进来,老爷子被送到救护车上,萧庭月寸步不离的守着,

    星尔下意识的要跟过去,却还是慢了一步,救护车的门关上,疾驰而去。

    星尔立在廊檐下,看着那车子远去,像是被从冰水中捞出来的水鬼一样,脊背上汗湿淋漓。

    赵妈被人搀扶着出来,警笛声却又响起,有警察从车上下来,很快封锁了现场。

    “太太……”赵妈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星尔的手颤栗的厉害,阳光下她脸色却煞白如鬼,赵妈心疼的不行:“太太,您别担心,老

    爷子会没事儿的……”

    星尔却连连摇头:“赵妈……你没看到……好多血,到处都是血……”

    活不了了,活不了了。

    “活不了了。”

    萧南山怔怔跌坐在沙发上,萧太太立在一边,口中喃喃,眼圈渐渐的红起来,有泪一点点的淌下:“庭安还惦记着要给老爷子过

    八十大寿……”

    她说不下去,抬手捂住了嘴,呜咽哭出声来。

    “让庭安回来吧,回来送他爷爷最后一程。”

    萧庭安是萧南山的幼子,他虽然并不如疼爱长子那样疼爱幼子,可都是他的骨血,他心中又怎会不惦念?

    萧太太哭声顿了一顿:“可是庭月说……永远都不许庭安再回来蓉城……”

    “都什么时候了!”

    萧南山重重一拍桌案:“难不成要让人家为此诟病庭月是个不肖子孙,连爷爷重病都不许弟弟回来探望?”

    萧太太不由得紧咬了牙关,庭月,庭月,他心中永远都只惦记着他的长子,庭安到底算什么?

    万里之外被人看守着,罪犯一样不得自由,吃苦受罪这么久,他这个做父亲的,过问过一句吗?

    萧太太哭声越发悲切了几分:“……庭安若是知晓,不知道会怎么伤心,这孩子,身子能不能撑得住……”

    一块白布从头至脚将人蒙起来,萧庭月如泥雕木塑一般跪在床前,手掌中却自始至终紧紧攥着那一只枯瘦苍老的手。

    他恨过爷爷,怨过爷爷,当年为了他的固执与绝情,他甚至生过与他老人家断绝关系的想法。

    可是此刻,他跪在他老人家的尸身前,他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只是,如果他老人家能活过来,能再活过来,让他萧庭月做什么都

    可以。

    “庭月……”

    萧南山整个人都似垮了一般,萧太太扶着他,他步履都蹒跚了。

    “庭月,你再这样下去,身子会吃不消的,爷爷九泉之下还等着你找出真相,让他老人家好能瞑目……”

    真相,什么真相?

    他的宅子里储藏室里收藏的珍贵茶叶,却被人掺了剧毒,说出去,谁会相信?

    “谁都清楚,这事和你无关……”

    萧南山艰涩的劝慰着,他们清楚,可外人却并不清楚,事情传扬出去,各种猜测已经乱纷纷满世界乱飞,萧氏集团的股价开始

    一路狂跌,董事会里很多人极为不满,甚至昔日曾有和萧庭安走的近一些的人,已经开始暗中议论,萧庭安当初被萧庭月放逐

    ,赶出萧家,是不是也是被萧庭月算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