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可是星尔,你如今和我生分了……
    明明这些日子,她已经不再出血了……

    “也许是今天稍稍走的路有些多了的缘故吧,没关系的,早就不疼了。”

    星尔依旧是平静的口吻,萧庭月却忽然关了水,双手圈住她细细的腰,低头看着她,目光一瞬不瞬。

    “怎么了?”

    星尔轻声询问了一句,脸上神色依旧平静如昔。

    可她不该是这样子的。

    他忽地想起,她有多久未曾对他撒娇过了,挂在他的身上,抱着他的脖子摇晃着,喊着老公老公……

    又有多久,再不曾听到她开口喊一声老公了?

    她乖乖听话,乖乖待在家中他的身边,他以为他加倍的好,就能渐渐的填平两人之间深深的沟壑,可他却根本没有觉察到,不

    知不觉之间,她已经与他渐行渐远了……

    “星尔,你告诉我实话,你心里恨我,怨我,不肯原谅我,是不是?”

    萧庭月圈住她细腰的手掌蓦地收紧,她的眉飞快的蹙了一下,却又很快展开,重归平静。

    “萧叔叔,我和你说过了,我谁都不恨,不怨。”

    “可是星尔,你和我生分了。”

    萧庭月的眸子深处掠过一抹痛色,“星尔,我到底该怎么做?”

    星尔抬手,软软手指轻轻抚了抚他紧蹙的眉:“萧叔叔,你不用做什么,你已经很好了……”

    “可是我让星尔失望了……”

    星尔轻轻摇了摇头,手指缓缓从他眉心落下来,她垂了长长的睫,抱紧了自己的身子:“萧叔叔,我冷,我们回房间去吧……”

    萧庭月深深看着她,她却再也没有抬眸看他一眼。

    萧庭月拿了柔软浴巾将她裹住,抱了她回去卧室。

    星尔靠在他怀中,脸颊触到他温凉肌肤,她忽然觉得鼻腔一酸,抬手将那快要坠落的泪抹去了。

    从今以后他的怀抱中还会有谁?

    都与她没有关系了。

    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星尔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萧庭月却睡意全无。

    他拿了烟去阳台上,连着抽了几支,可腹内郁结却怎样都无法压下去。

    他意识到他和星尔之间出了问题,可是现在,她根本不想面对他,也不想面对他们之间的这些分歧。

    他又无法强迫她,她的身体如今这般的虚弱,小产的阴影她走不出来,对他的信赖和依靠,又降到了冰点。

    他痛苦,可他知道,她只会比他痛苦百倍千倍。

    萧庭月掐灭了烟,卧室里忽然传来一声短促尖叫。

    他倏然回身,几步冲进卧房,淡淡光影之下,星尔披散着头发坐在床上,双手撑着床榻,不停的剧烈粗喘着,她双眼好似失了

    焦距,定定看着前方某一处。

    “星尔……”

    萧庭月怕吓到她,轻轻唤了一声。

    星尔的眼瞳缓缓看向他,那一张憔悴惨白,眼窝深陷,这才多久,她怎会变成如今这般不人不鬼的模样。

    “我看到姜心语了。”

    星尔忽然轻轻开口,她枯瘦的手臂抬起来,指着面前雪白的墙壁,轻声喃喃:“她就站在那里,后心那里插着一把匕首,不停的

    往下淌血,她说,我欠她一命,所以她才来找我讨债了……”

    萧庭月蹙眉,伸臂将她抱入怀中:“你只是做了一场噩梦而已,星尔,这些鬼怪之言,都是无稽之谈,都是骗人的……”

    星尔轻轻摇了摇头:“不,这不是梦,我刚才已经醒了,我睁开眼了,她却还在那里站着……她就那样看着我,对我笑,她说,

    姜星尔,一命还一命,所以你的孩子才会死……”

    “星尔!”萧庭月将她抱的更紧:“你是思虑过重,才会做这样的梦……”

    星尔却忽然抬起那一双失了焦距的眼瞳望着萧庭月:“可是萧叔叔,一命还一命,该死的人,不也是我吗?为什么要夺走我孩子

    的性命?”

    萧庭月抱了她,缓缓的坐在床上,他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可以说什么。

    星尔却又摇头喃喃:“是了,是了,我的孩子死了,我也就活不成了,这也算是要了我的命了……果然是一命还一命……”

    “我们离开这里,我们离开蓉城。”

    萧庭月忽然将星尔抱了起来,“我们走,我们今夜就回京城去,我们去济源寺,我们去找济源大师……”

    他开了衣柜,胡乱的翻出衣服,一件一件的往星尔的身上套,星尔如同木偶一样坐在那里,直到他将衣服全都给她穿好。

    “萧叔叔,找济源大师,超度我们的孩子吗?”

    萧庭月拿着衬衫的手指蓦地一颤,他缓缓的转过身去,星尔坐在床边上,仰脸看着他,忽然孩子般天真的一笑:“他就能去投胎

    个好人家了是吗?”

    萧庭月手中的衬衫缓缓落在了地上,星尔却一副懵懂的样子看着他:“那我要给他念一卷往生经……”

    “那我以后还能梦到他吗?”

    “他就再也不会来看我了吧……”

    “那一天晚上他来的时候只穿了肚兜,我也忘了问问他冷不冷,所以他生气了,这几日都没来了是不是?”

    萧庭月缓缓的走到床边,他抬起手,轻轻摸了摸星尔的额头,触手一片滚烫。

    他清晰的看到,她脸颊两侧,脖颈上,又如那一日那般,生出了一层的红疹子。

    “赵妈,赵妈!”

    萧庭月拉开卧室的门冲出去,站在楼上高声喊。

    赵妈披了衣衫匆匆出来,“先生,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星尔又发烧了。”

    赵妈微微松了一口气,可旋即一颗心却又提了起来:“出疹子了吗?”

    萧庭月缓缓的点了点头。

    赵妈忽然粗鲁的冲着空气‘呸’了一声:“什么脏东西缠上我们太太了,有本事冲着我这个老婆子来……”

    萧庭月听着赵妈对着空气骂了一通,佣人又叫了医生过来。

    星尔的身上摸起来滚烫一片,可一量体温,却依旧正常无比。

    赵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将萧庭月悄悄拉到了一边去:“……我总觉得邪门,难不成真是冲撞了什么?要不要去庙里拜一拜?”

    “我明日带她回京城去,去济源寺找济源大师看一看。”

    因着裴家的事,萧庭月对济源大师也颇是高看了几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