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白芷回来了,唯独她是蒙在鼓里的...
    “星尔,冷不冷?”萧庭月忽然出声打断了苏苏的话,他从花树后绕出来,手中拿着星尔的外衣,眉眼之中笑意柔柔。

    苏苏吓了一大跳,小心翼翼瞄了一眼萧庭月神色,却瞧不出什么异样,她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星尔却抬眸,静静的看着萧庭月。

    萧庭月依旧是那样柔和的神色,走到她身边,将外套披在她的肩上:“这会儿太阳没那么烈了,小心别着凉。”

    星尔缓缓的收回视线,轻轻道了谢。

    萧庭月一怔,旋即却是如从前那样轻轻捏了捏她的小耳朵:“和我还用说谢谢?”

    星尔微微笑了一笑:“我想留苏苏在家里吃饭。”

    “当然,让赵妈做你们喜欢吃的饭菜。”

    星尔点头:“那我和苏苏去找威尔斯了,苏苏还没有见过威尔斯呢。”

    萧庭月点点头,目光落在苏苏的脸上:“苏苏,星尔身子还未痊愈,精神也很不好,劳烦你多陪陪她,多说一些让她开心的话,

    医生说了,她现在要把心情调整好……”

    苏苏心头一凛,她很明白的听出了萧庭月话中深意,不由得有些微微尴尬,却还是点了点头:“萧先生,我知道了,您放心吧。

    ”

    萧庭月微微颔首,看着星尔和苏苏比肩往后山虎舍走去,他的眉宇却一点一点的紧紧蹙了起来。

    白芷的事情,该 做一个了断了。

    他曾经对她承诺过,两人之间不要再有任何的隐瞒,但白芷的事情,他却一直没能找一个恰当的机会和她说清楚,就发生了这

    样的事情……

    方才听苏苏对她说的那些话,他实则心中很有触动。

    只是听到林涵方晋南的名字,他就觉得醋意汹涌,更遑论星尔若是和两人再有任何的交集来往,他怕是早已怒火中烧。

    以己度人,他更觉自己之前错的离谱。

    在白芷初回国之时,他就该对星尔开诚布公的坦白一切,夫妻两人一体去面对这件事。

    可他心中,一直都将她当作小孩子看待,很多事他不愿她卷进去,也不愿她去面对,更何况,他心中,白芷这一段尘封的往事

    ,他似是根本未曾想过要对她坦白。

    他不愿提起,也不想面对,并非是心中留存旧情念念不忘,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而已。

    他对白芷没有任何感情了,如今做的这些,也不过是同情怜惜的成分占了更多。

    白芷是个好女人,他不过是想让她生活的好一些,仅此而已。

    萧庭月转过身去,吩咐了赵妈准备晚饭,他上楼直接去了书房,又叫了肖城过来。

    星尔和苏苏去找威尔斯玩了一会儿,苏苏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把小白虎当宠物养,稀罕的不得了。

    可威尔斯根本不理会她,就一心一意围着星尔团团转。

    小白虎也许是颇通灵性的缘故,星尔如今身体孱弱,形容憔悴,它竟也乖乖的没有缠着星尔闹腾,只是将毛绒绒的大脑袋靠在

    星尔的手上,不时轻轻的蹭着,又用舌舔她的手心。

    “星尔,它好喜欢你啊……”苏苏羡慕不已,可她只是想要伸手摸一摸小白虎,威尔斯都不愿意,虎目圆睁鼻子里呼哧呼哧往外

    喷着气,吓的苏苏再也不敢靠近了。

    星尔摸了摸威尔斯的脑袋,低声的斥它:“威尔斯,你要记住,她是苏苏,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你要对她好一点,不可以这样

    ,知道了吗?”

    威尔斯乖乖的听训,却依旧是不肯让苏苏靠近一步。

    万物皆有灵性,可就连星尔都不知道,小白虎这一生,除却她之外,都再不肯亲近任何的女性。

    有时候动物的忠诚是足以让人类吃惊,赞叹,自愧不如的。

    星尔又喂了威尔斯吃肉,眼看着太阳西斜,渐渐的有了一丝丝的寒意,苏苏怕她身子吃不消,就唤她回去。

    星尔依依不舍的离开虎舍,威尔斯前爪扒在铁丝笼上,一直到星尔的身影都看不到了,小白虎才怏怏的垂下头来,转身走回了

    笼子的角落里去。

    ……

    “苏苏,你之前说,白芷离婚了……”

    在穿过园子回去别墅的小路上,星尔忽然开了口。

    苏苏一怔,想到萧庭月方才说的那些话,她下意识想要敷衍过去,星尔却又道:“萧叔叔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看待,遇到什么事

    ,发生什么事,他第一个念头总是瞒着我,苏苏,我像是个被蒙在鼓里的可怜虫,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白芷回来了,全世界的人

    都知道萧叔叔见了白芷,为她做了什么,唯独我,像是一个傻子,什么都不知道……”

    苏苏忍不住鼻子一酸:“星尔,萧先生也许只是想要更好的保护你,不想你知道这些烦心事……”

    苏苏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如果她将来嫁人了,她的丈夫瞒着她去帮助自己的前女友做这做那,她又怎么能忍受?

    “星尔,我听我哥说,白芷这些年在美国过的很不好,她那个丈夫,非但是瘾君子,还酗酒家暴,白芷逃离回国,她的前夫也追

    了回来,机缘巧合就遇到了萧先生……”

    苏苏摇摇头:“说起来,她也是真的可怜,嫁了那样一个男人,想要离婚,却又离不掉……”

    “为什么离不掉?”

    “我听我哥说,好像是当初结婚的时候男方给了很高的聘礼,要离婚就必须退了聘礼,可白芷拿不出来……”

    “所以是萧庭月替她给了聘礼吗?”

    苏苏摇头:“并不是。”

    她说到这里,似不想再说下去,可星尔却道;“苏苏,你别担心我,这么点事,我还是能承受住呢。”

    “萧先生帮她打了离婚官司,还将她那个前夫段家振送到了监狱去,据说,段家很快就破了产,现在已经败落的一塌糊涂了……

    ”

    “这倒也是他的行事手段。”

    星尔笑了笑:“走吧苏苏,我饿了,我们吃饭去。”

    快到楼下的时候,却正迎面撞上肖城的几个手下,搬了几个纸箱从别墅出来。

    星尔不由好奇,拦了那几人询问:“你们这是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