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醋意
    星尔伸手,轻轻抱住了她,她瞳仁里那些异样的光芒渐渐的消散了,一层水雾缓缓的浮出来,她拍了拍苏苏的肩:“苏苏,我

    知道的,孩子已经死了……早晚都是保不住的,我都知道,我都知道的……”

    “星尔,你现在这样,让我们这些心疼你的人看了都很难受你知道吗?谁都不想这样,你不想,萧先生也不想……你快点好起来

    ,把身子养好了,我们放暑假的时候,去约了莘柑一起出去旅行好不好?”

    苏苏强忍了哽咽:“我们高中时都说好了的,要三个人一起 去旅行一次,好好的疯玩一场……”

    星尔的眼瞳中有了微弱的亮光:“好啊,我们一起出去旅行,苏苏你想去哪里?”

    “我想去看海……”

    “看海啊。”

    “是啊,我想看我家漂亮又身材好的星尔穿比基尼是多么迷人……”

    “我也要看你和莘柑穿比基尼。”

    “才不要,我们两个太平公主在你面前穿比基尼难道不是自取其辱?”

    苏苏佯装生气的瞪了眼,星尔又去哄她,两个女孩子渐渐的笑成了一团。

    萧庭月站在楼上,那些欢快的笑声隐隐约约的传来,他竟好似不敢相信一般,心头滋生了莫名的不真实感。

    多久没有看到她笑了,多久没有听到她这样笑了。

    这一刻,听到她笑起来,就算那笑声只是微弱的,他也觉得心中安慰无比。

    搁在一边桌子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他站在窗前许久,方才恋恋不舍的回身去拿了手机。

    却是宋恒打来的电话。

    “四哥,刚才医院接到急救电话,我随救护车去接的诊,四哥,你知道打急救电话的是谁吗?”

    萧庭月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宋恒却叹了一声道:“是白芷,她心脏病忽然发作,几乎命悬一线……”

    “她现在怎么样了。”

    萧庭月的声调十分平静,他确实错怪了白芷,也为那日的一耳光感到抱歉,只是现在,星尔如今这样的状态,他没有心思去管

    其他人。

    等到星尔痊愈了,恢复了健康,他会想办法在其他途径上弥补白芷,当作是这一次冤枉她的补偿。

    只是,经历了许寒雪这一次所做的事之后,萧庭月已经决定,再不会和任何女人,无关什么身份,什么原因,有任何私下的接

    触了。

    “这会儿已经无碍了,只是她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如果再不及时的做心脏移植手术,随时都会有 生命危险。”

    宋恒对白芷的印象还不错,当初四哥和她分手,颇是痛苦了一段时间,他们这些兄弟看了,心中也十分的唏嘘。

    没想到时隔六年白芷又回来了,而且那一场婚姻这样潦草的落幕,真是让人感叹造化弄人。

    “对了四哥,方才我去看了白小姐,她见到我,拜托我代她转告您一句话,她说,那些照片和剪报不是她寄过去的,她没有做过

    这样的事情,她也不会做这样卑鄙的 事情。”

    萧庭月垂眸,阳光穿过玻璃落在他的眉目之上,将那鸦黑的色泽染成了淡淡的金色。

    片刻后,他缓缓开了口:“你告诉她,照片的事,我已经知道是谁做的了,上次对她动手,我很抱歉,等到星尔身子好一些,我

    会和星尔一起去看望她,再亲口致歉。”

    “四哥,嫂子的精神状态好一些了吗?”

    萧庭月望着楼下和苏苏亲昵靠在一起的小姑娘,眉眼渐渐有了柔色:“今天苏苏来看她,看起来是好一些了。”

    “四哥,您要想办法让她赶紧走出来,一直沉溺这样的痛苦之中,时间久了,人会抑郁的。”

    “我知道了,没什么事儿,我就挂了。”

    萧庭月挂了电话,拿了一件星尔的薄外套下楼去。

    这会儿太阳不如正午时那样烈了,她身子孱弱,还是要小心着凉。

    萧庭月下楼,出了客厅,穿过那一片花树,正隐约听到苏苏低声开口:“星尔,你还记得林涵吗?”

    萧庭月步子顿住,眉宇微微蹙了起来。

    他看到星尔点了点头:“他……现在还好吗?”

    苏苏摇了摇头:“不是太好,听说之前生了一场大病,办了休学,前一阵子,他曾和我联络过一次,问起了你的近况。”

    萧庭月看到星尔缓缓在长椅上坐了下来,她纤眉紧蹙,不知在想着什么,神色中却有怜惜和愧疚浮现。

    “是我对不起他。”

    “星尔,感情的事,没人可以控制。”

    星尔却摇了摇头,她当日利用林涵把姜心语约出来这件事,除了她和林涵,姜心语三人,不,或许方晋南也隐约知晓一些,其

    他人都不清楚还有此事。

    林家更是为了林涵的声誉,将当日警方传唤一事瞒的滴水不漏。

    苏苏都不知晓这其中过节。

    “苏苏,你什么时候再见到他,代我替他说一句抱歉。”

    苏苏轻叹了一声:“林涵这个人我真是没想到,他会这样的长情,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放下……”

    萧庭月眸色之间沉郁越来越深,前有林涵,方晋南,如今还有赵家的小三公子,他不知晓的暗地里爱慕星尔的,更是不知凡几

    。

    他知道星尔一向讨人喜欢,他亦是知道,没人喜欢她才是怪事。

    可如今听得她最好的闺蜜议论起她的恋慕着,话语里还颇有遗憾同情的味道,萧庭月心中还是十分不是味道。

    “总归是我对不起他,耽误了他。”

    当日在一中时,如果她当初不是故意气姜心语,她也不会和林涵有了交集。

    如果他们一直没有交集,林涵如今想必仍是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也不会为了这个根本不值得的姜星尔,把自己煎熬成这样。

    “算了,不说他了。”

    苏苏轻轻摸了摸星尔的脸,复又问道:“星尔,这次的事,你预备怎么处理?我听我哥说,那个白芷,已经回来了……还因为离

    婚的事,闹的沸沸扬扬的,她的前夫如今都因为家暴罪进了监狱……据说,离婚的官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