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萧叔叔,你吓到宝宝了……
    星尔却垂了长长的睫,缓缓开口:“我闭上眼,就看到血淋淋的一团,萧叔叔,你说……那一次我为什么要心怀侥幸,认为自

    己安全期就不采取措施呢……如果他从来都没有来过也就罢了,可偏偏却是这样……”

    “是我的错……”

    “我常常在想我妈,想我妈当年又是什么心情,我从前一直都无法理解,为什么弟弟死了她也跟着死了,我难道不是她的孩子吗

    ?她就舍得抛下我吗?”

    星尔抬起手,将那一颗眼泪擦去:“可我现在懂了……也许只有女人才能体会到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星尔,这不是你的错,一切责任都是因为我,是我的错,是我造的孽,如果这世上真的有鬼神,就让他们来找我,你快些好起

    来,好不好?”

    萧庭月将她抱的更紧,她枯瘦如柴的身体在他膝上好似没有一丁点的重量,萧庭月心中痛惜万分,可她若走不出这心魔,他就

    算再怎样权势滔天又如何,他还是拯救不了她。

    “萧叔叔,我想睡一会儿。”

    她难得会想要睡一会儿,萧庭月自然无有不应,在床边守着她,直到她沉沉睡去,一直未有梦靥,萧庭月方才起身去了卧室直

    通的书房。

    书房的门不曾关上,好让他可以随时知晓她的境况。

    孰料这一次,她却足足熟睡了两个小时,萧庭月心中不由欢喜,以为她终是开始好转起来,却不料待到午睡醒来之时,星尔却

    又浑浑噩噩起来。

    “宝宝……我看见宝宝了……”

    星尔赤着脚跳下床,冲到窗子边将那层层叠叠的窗帘唰啦一声拉开:“宝宝乖……妈妈在这里……快出来,来……”

    星尔对着空荡荡的角落,放柔了声音轻轻的说着。

    她耳边一直回荡着金属撞击一样的铮铮嗡鸣,而那刺耳的鸣声之中,却时不时又会有婴孩的啼笑响起,星尔浑浑噩噩的转过身

    去,又看向一边的高几,唇畔似笑非笑:“宝宝……你怎么又跑到这里去了……”

    “星尔!”

    萧庭月听到动静从书房出来,正看到她这般状似疯癫模样,他只觉得太阳穴一阵狂跳,忍不住就高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孰料星

    尔却忽然回身厉目瞪着他:“你闭嘴,吓到我的宝宝了!”

    “星尔……”萧庭月几步走过去抬手握住她的肩,星尔还预挣扎,萧庭月却干脆将她紧紧困入怀中:“你清醒一点,星尔,孩子已

    经没了,你理智一点好不好?”

    “我明明看到他了,他就坐在我的窗台上对我笑……”

    星尔缓缓的转动脖子,又看向窗台,“喏,就是那里……他就坐在这上面,穿一个小肚兜,一直看着我笑……萧叔叔,你看到了

    吗?”

    萧庭月看着空荡荡的窗台,只觉得头疼欲裂。

    星尔却不依不饶,拉着他往窗边走:“你看不到吗?肯定是你刚才吓到他了,他生气躲起来了……宝宝,宝宝,别生气,快出来

    吧,萧叔叔不是故意的……”

    萧庭月怔怔看着星尔对空气说话,这一刻的她,竟是眉目生动无比,眼瞳中的光芒慈爱而又柔和。

    卧室外传来佣人叩门的声音:“先生,太太,苏苏小姐来看太太了……”

    苏苏在蓉城念大学,这些日子萧庭月就常常请了苏苏来陪着星尔。

    萧庭月应了一声,重又走过去拉了星尔的手:“星尔,苏苏来了,就在楼下,我们下去好不好?”

    星尔回过头来,笑容明媚:“苏苏来了啊,太好了,我要去楼下告诉她,宝宝来看我了……”

    “星尔……”萧庭月觉得眼眶里泛起锐利的疼痛来,他想要再次对她重申,孩子没了,死了,可看着她这样欢喜的样子,那句话

    却怎么都无法说出口来了。

    萧庭月将星尔送到楼下,今日阳光好,苏苏带了她去外面的园子里走一走,也好散散心。

    萧庭月就没有跟去。

    女孩子之间更容易懂得彼此心里想的是什么,也许苏苏劝一劝她,慢慢儿的,她就好起来了。

    星尔一路都激动的拉着苏苏的手,不停的对她讲着,宝宝有多么的淘气,躲在窗台上,又爬到高几上去……

    头顶就是四月末的暖融融阳光,苏苏却觉得一阵一阵的毛骨悚然。

    “星尔……”苏苏拉了她在长椅上坐下来,星尔瘦的厉害,双腮都有些微微的凹陷了,眸子却是 异样的亮。

    她口中依旧喃喃的讲着,不停的说着宝宝,宝宝。

    苏苏觉得心里难受的很,却憋闷的说不出话来。

    她几乎都要忘记了,过去的姜星尔是什么样子的。

    现在这个瘦的几乎脱了相,黑瞳里好像失了焦距,状似疯癫的女孩儿,就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姜星尔吗?

    苏苏还记得,星尔刚从乡下到蓉城的时候,她转入一中,正好和她是一个班级。

    班里那时候只有一个空座位,星尔不得已要和那个全校出名的混混生坐同桌。

    她长的漂亮,那时候还有土里土气的,班里的女生们都等着看她笑话,可谁能料到,一个上午两节课,姜星尔就把后面的几个

    混混儿给收服了。

    他们拿虫子吓她,她却反而抓了虫子直接塞到了男生的衣领里去。

    他们把她凳子抽了,让她摔了一个大跟头,她不哭不闹,爬起来一耳刮子就把那男生搧的鼻子流血了。

    班里的女生高傲的嘲笑她英语发音太土了,她一个学期就让自己练成了标准的伦敦音。

    期末考试拿了第一名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珠子都要跌出来了。

    苏苏很庆幸自己一开始就和她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有姜星尔这样的好朋友,比有一个疼爱她的男朋友还让人觉得幸福。

    可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潇洒,爽朗,无法无天却又纯善仗义的女孩子,如今却成了 这样一番模样。

    “苏苏……你怎么哭了啊?”星尔看着苏苏的眼睛红起来,她慌忙抬手,用自己的衣袖轻轻给她擦眼泪,可她越是这样,苏苏的

    眼泪却是落的更凶:“星尔,星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