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星尔,忘了吧
    萧庭月知道,从孩子没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一个晚上都好好的睡上一觉,她总是会从噩梦中惊醒,她走不出这个魔障,她解

    不开这个心魔,她永远都 无法好起来。

    如果这样做能让她的心里舒服一些,能让她渐渐的走出伤痛,他什么都可以答应。

    他可以放许寒雪一条生路,可从此以后在蓉城,他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了。

    萧庭月站立未动,许寒雪一颗心高高的吊了起来,她忽然有些后悔了,若是知道姜星尔怀着身孕,她怎么都不可能 做出寄照片

    这样的事情来。

    如果因此让萧庭月动了杀心,她这样辛辛苦苦一场,岂不是全然为别人做了嫁衣裳?

    虽然她的本意也不过是拱白芷上位,让那个姜星尔狼狈退场,解了心头怨气,可若是连命都能丢了,做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许家在蓉城纵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但那又如何,萧庭月连萧庭安这个异母的弟弟都驱逐了,真的要收拾她,许家也不会

    为了她这样不得宠爱让家人寒心的女儿,去和萧庭月公然的做对。

    “滚出去。”

    萧庭月没有回头,声音里的嫌恶再也遮掩不住,许寒雪却仿似骤然活过来了一般,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吭都不敢吭一声

    跌跌撞撞出了别墅。

    在从宫泽那里知晓了姜星尔小产这件事之后,许寒雪整颗心都悬着再也没能放下来过。

    说一句良心话,她恨姜星尔,她想要姜星尔狼狈退出,她不想 再看到姜星尔耀武扬威的踩着她,她想让她也尝尝那种被人踩在

    脚下的感觉,可她从来没有想过闹出人命。

    同样身为女人,许寒雪就算是心中恨毒了姜星尔,也没有想过要害死她的孩子,如果她知道姜星尔怀着身孕,她绝不会这样刺

    激她。

    可这世上从来没有如果,她已经彻底的站在了姜星尔的对立面。

    今日姜星尔或许会因着‘给自己的孩子种下福报’这样的念头放她一次,可若将来她再想起这些事,像是一根刺一样扎在她的心里

    无法化解,她又怎会不恨她呢?

    许寒雪一路失魂落魄的向外走,宫泽叫了她几声,她都浑然不觉,直到心事重重的走到园子里,她方才站定了。

    有时候真的是一步走错,步步皆错。

    如果当初她离开蓉城去国外的分公司安安心心的工作,那么她如今,依旧能和这些人保持着最好的感情,许家的人也不会嘲笑

    她竹篮打水一场空,就连父母都怪责 她女生外相,从未为许家付出什么,一颗心却 全都抛在了外人的身上。

    她明知道萧庭月不爱她,她明知道萧庭月在意姜星尔,为什么还要往枪口上撞?

    女人的嫉妒心作祟,害了她自己,她实在怨不得旁人。

    如今,她什么都不再希冀了,她该做的,都做了,以后再想做什么,也实在没有这个可能。

    对于姜星尔……

    白芷的回归,必定要引发一场腥风血雨,而那些,却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了。

    宫泽说,萧庭月在姜星尔小产那一夜去见了白芷,好像还动了手。

    而如今,她这个罪魁祸首来认了罪,萧庭月对于白芷,怕是又要愧疚怜惜了吧。

    许寒雪不由得轻叹一声。

    初恋真好。

    初恋真好啊。

    初恋在一个男人的心中,还真是亘古留存着一个永远无法磨灭的印迹。

    更何况是,在你知晓你错怪并且误会了那个初恋之后。

    哪个男人,不会大方的施舍一些柔情和怜惜呢?

    许寒雪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明明一直以来,她都是高高在上的那一个,可是如今,她竟然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

    她什么都没有了,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等着姜星尔,也失去一切的那一天。

    ……

    星尔的生日在五月,萧庭月计划着,那时她也出了小月子,天气正好,就好好的给她庆祝一次生日。

    说起来他们在一起这么久,最初的时候他待她不冷不热,生日自然是没有好好庆祝过。

    而这一次,借着她生日的由头,他也想给她一份惊喜。

    一则在众人面前,正儿八经的求一次婚,二则,也把他们的婚期定下来。

    星尔这一段时间情绪一直未曾好转,也许是郁结太过的缘故,她的身体也没有恢复如常的健康。

    医生也只是说,需要调整好心情,心情一直这样沉郁下去,她的身体自然无法好转,可星尔一向不是这样的性子,这一次却不

    知怎么的,怎样都无法走出来。

    非但如此,她失眠多梦的症状却是越来越严重起来。

    一夜无数次的从噩梦之中惊醒,睡不安稳,吃不下饭,人的身体怎么能好转?

    赵妈愁的不行,跑到蓉城最大的寺庙里求了主持开过光的灵符压在星尔的枕头下,却依旧不见有任何的好转。

    连带着萧庭月这一段时间都消瘦憔悴了下来。

    星尔夜里噩梦惊醒要好久都睡不着,萧庭月也只能抱着她,一遍一遍的安抚着她。

    她在他怀中尚且能安睡几分钟,可他又不能整日整夜的抱着她守着她。

    公司里的事务堆积了无数,他身为萧家的掌舵人,总不好置之不顾。

    星尔提议要与他分房睡,萧庭月又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她偷偷的吃了两次安眠药,却很快被萧庭月给发现,他第一次动了怒,

    将药瓶子全都砸了。

    星尔自始至终都很平静,萧庭月双眸赤红将她抱在怀中:“星尔,从今天开始我哪都不去,就在家里陪你,你睡不好,我就抱着

    你,一直抱着你……”

    星尔却浅浅笑了一笑:“萧叔叔,你不能只围着我转,我只是睡不踏实而已,慢慢儿的,也就好了……”

    萧庭月看着她瘦削苍白的那一张脸,原本灵动却又生机盎然的一个人,现在却憔悴的仿佛快要枯萎。

    “星尔,别再想了好不好?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

    萧庭月抱紧她,却不敢去看她此刻的模样,“星尔,忘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