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萧叔叔,你就成全我吧
    星尔将卧室的门推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正能隐隐听到楼下许寒雪的哭诉。

    梦到一个小孩子……

    可她为什么梦不到?为什么梦不到她的孩子?

    是她的孩子生气了,恨她,所以,才不会入梦的吗?

    星尔的手指紧紧的抓着门框,她身上无力,半个身子都靠在门上,那样的痛再一次的深重袭来,让她几乎难以承受。

    她偷偷的在网上查过,流产清宫的手术是怎么做的,那小小的胚胎被撕成碎片,原该在她的肚子里渐渐长大成为一个漂亮的婴

    孩,可却成了一滩模糊的血肉。

    就算知道是宫外孕,无论如何都保不住,可她却还是没有办法打败自己的心魔。

    “庭月……我实在是受不住了,所以我才来找你……”

    萧庭月原本沉眸冷漠的神情骤然一变,深邃眼瞳抬起,眸光凌厉落在 许寒雪的身上:“别在我面前哭哭唧唧的一堆废话,你找

    我到底什么事!”

    许寒雪却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苍白的脸上眼窝深陷,鬓发微微蓬乱,眼神慌乱而又惊惧:“庭月,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

    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她怀孕了,我压根都不知道她怀着身孕,我只是心里气不过,我们原本这么好的关系,现在闹成这样……

    ”

    许寒雪怔怔的说着,眼瞳中又滚出泪来,她抬起手捂住脸:“我心里不平衡,为了一个姜星尔,庭月你如今这样待我……我一时

    冲动,才会想到把你和白芷的旧照片寄过去给她……”

    宫泽看她哭的狼狈,不由得心中不忍:“寒雪姐,你别哭了……”

    “阿泽,你先出去。”

    萧庭月忽然开了口,宫泽原本还想说什么,可看到萧庭月此刻脸色,他还是乖乖闭嘴,什么都没说,转身走出了客厅。

    “庭月……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害她的心思,我就是想着气一气她,让她别这么得意,我根本不知道她怀着身孕……”

    许寒雪像是崩溃了一样,整个人都瘫坐在了地上,她捂了脸,肩膀簌簌颤着:“……庭月,我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我从来没有

    做过亏心事,我知道她小产了之后,我就日夜不能安生……”

    萧庭月看着许寒雪,他们从小就认识,因为阿泽的关系,她和他们打小就很亲近,也是因此,她方才能进入这个圈子,成为其

    中一员。

    这么多年来,大家确实相处的很好,从不曾有过任何不愉快,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保持住这一份友情,也不是不可以。

    但她不该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更不该,做出 这样愚蠢毒辣的事,伤了星尔。

    “许寒雪。”

    萧庭月的声音极淡极冷,他只是低低的唤了一声她的名字,许寒雪整个人就忍不住蓦地打了一个冷颤,原本捂着脸的手缓缓放

    下来,露出一双憔悴哭红的眼瞳:“庭月,我知道我错的离谱……我不敢求你的原谅……”

    “你之前待她出言不善,恶语交加,我看在昔日的情分上,并未与你深究,可你却仍是死不悔改。”

    萧庭月说着,缓缓的站起身来,他向前走了一步,又走了一步,方才站定。

    “这么几年,我行事渐渐平和下来,所以,你们都忘记了,我其实是个什么样的人。”

    “庭月……”许寒雪一张脸骤然惨白一片,她怔怔睁大眼看着萧庭月,整个人瑟瑟颤栗不住:“庭月,我知道错了,可她本就是宫

    外孕,那孩子就算是没有受这样一场刺激,也保不住的……”

    萧庭月忽然扬唇笑了一笑,可他的笑,却让许寒雪越发的惊惧不安,她双手撑地,瘫坐在地上的身子想要向后挪去,萧庭月却

    忽然倾身,伸手扼住了她的下颌:“许寒雪,我给你机会保全自己,是你自己没有好好把握住,这一次,你怪不得我了……”

    隔着薄薄的镜片,许寒雪能清晰的看到他的那一双眼瞳。

    是了,他说的是,这么些年,随着岁数渐长,他行事逐渐的沉稳平和下来,所以他们都忘却了,当年在继承萧家家业的前夕,

    那些波云诡谲的日子里,他行事又是怎样的狠利和毒辣。

    一个能越过自己的父亲,独掌整个萧氏集团大权的不足三十岁的男人,他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她全然都忘却了……

    “庭月,求求你,看在我为你做牛做马那么多年的份上……”

    “萧叔叔。”

    楼上忽然传来一道微微沙哑虚弱的女声,萧庭月扼住她下颌的手指蓦然松开,他眉心仍是紧紧倏着,可眸光却在触到那一道纤

    细身影的时候,渐渐柔和无比。

    “星尔,吵醒你了?”

    萧庭月转过身向她走去,星尔却摇了摇头:“萧叔叔,你让她走吧。”

    许寒雪如蒙大赦,整个人脊背上汗湿淋漓,恍若是从水中捞起一般,她瘫坐在地,许久都起不得身子来,这姜星尔向来行事狠

    辣,得罪她的人,她从不会留任何情面,可今日却为什么这般好说话?

    许寒雪想要赶紧离开这里,一秒钟都不要再待下去,可萧庭月不发话,她却还是不敢动弹。

    “星尔,这些琐事你不要操心,好好休养身子……”

    “萧叔叔,你告诉我你预备对她做什么?你就是杀了她,打死她,一切也都无济于事了,我外婆常常和我说,没能来到 这世上

    的 小孩儿,孤苦伶仃一个人四处飘荡很可怜的,我想为他结一份善缘,让他来生能好好的投胎,去个好人家……”

    “星尔,这些都是无稽之谈!”

    “无稽之谈……我知道是无稽之谈啊,我也知道我外婆说的那些话,都不过是从前人们的封建迷信而已,可这是我自己的孩子,

    我愿意去迷信一次,萧叔叔,你就成全我吧……”

    星尔扶着栏杆站着,她瘦了很多,细瘦的身子在睡袍中伶仃立着,整个人几乎都脱了相。

    她说话的样子很平静,可那蕴着一层水光的眼瞳,却昭然若揭了一切,萧庭月心中痛惜无比,若可以,他宁愿替她承受这一切

    ,可是偏偏,他不能代她去 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