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原来这事儿幕后还有黑手
    可是此刻,她的眼泪却滂沱落了下来,她点头,用力的点头:“我爱他。”

    “秦姒姐,我从前一直不懂的,可是我现在懂了,人要为自己而活,靠着谁,都没有用,秦姒姐,你爱他,就去告诉他,就算将

    来,你们注定了要分开,你也没有遗憾了……”

    ……

    暖春的四月,秦姒下楼来,一眼看到傅子遇白衣黑裤站在那暖阳下,手指间夹了一支烟,不知在和人说着什么,深邃眉眼里有

    淡淡的笑意流淌,秦姒眼圈一红,竟是泪又落下。

    她慌忙将泪拭去,打开包拿了化妆镜出来,一双眼睛依旧红肿着,怎么都掩不住,她干脆将镜子合上,放回包里,向傅子遇走

    去。

    傅子遇抬手抽了一口烟,青白色烟雾喷薄而出,他一眼看到姒儿过来,眉眼被阳光染成淡淡金色,瞬时柔和下来。

    秦姒原本走着,碰到他看过来的目光,忽而灿烂 一笑,竟是向他小跑而来,傅子遇不由一怔,秦姒向来爱美,又最是注重自己

    相貌仪态,哪怕再十万火急的事儿,她也不会这般着急,毕竟,脚下踩着的高跟鞋,可是从来没有下过十公分。

    傅子遇扔了烟,向她快步走去:“姒儿,怎么了?”

    他甚少见到秦姒这样笑,璀璨,夺目,犹如夏日的暖暖烈阳,他的姒儿是婉媚的,是娇嗔的,却绝不是这样的。

    秦姒扑入傅子遇的怀中,双臂将他身子紧紧缠住:“傅子遇……”

    她在他怀中抬起一双妖娆妩媚的眼瞳望着他:“你不是总问,姒儿,你爱不爱我?”

    傅子遇眉眼舒展开来,唇角含了淡淡的笑:“姒儿,你爱不爱我?”

    秦姒扬起脸,嫣红的唇落在他菲薄的唇上:“傅子遇,我爱你……”

    傅子遇原本轻柔圈住她细软腰肢的那一双手忽然收紧了力道,秦姒只觉得她被他搂的太紧,快要无法呼吸了,可这种感觉却让

    她觉得幸福,说不出的幸福。

    傅子遇反客为主的深吻住她,人来人往的医院之中,他们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拥吻着,傅子遇吻的极深,几乎是深喉一样的吻,

    有些疼,有些强势,可秦姒却觉得欢喜,她柔婉的回应着他,双臂缠在他的腰上,仰首温顺的任他吻着。

    宫泽和沈佑兰嘻嘻哈哈的笑着转过身去,霍霆琛却几不可闻的轻轻叹了一声。

    子遇和庭月又不同,庭月是萧家的继承人,嫡长子嫡长孙,无人可以取代,唯一的异母兄弟萧庭安,也被放逐,再无可以和他

    抗衡的能力。

    可子遇,却只是傅家的少爷之一,家业有大哥承继大半,他若是想要安然做个二世祖,那必定要乖乖听从家中的安排,娶一个

    门当户对的贤内助。

    他若是想自己掌控自己的婚事,那就必定要闯出一番名堂来,但傅家内斗几乎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他那个异母的长兄,又怎么

    能容忍自己的庶弟有朝一日凌驾在自己头上呢?

    更何况秦姒还是这样的出身,说的难听点,搁在古代,她不过是个扬州瘦马一样的身份。

    子遇和她是注定不会有结果的,但是这么久了,霍霆琛亦是看在眼中,子遇对秦姒,是动了一些真心的。

    兄弟几人之中,看似一个个都锦衣玉食挥斥方遒潇洒无比,但当真论起来,却唯有庭月,是真正幸福的那一个。

    只是如今,两人之间因为这一次的意外有了嫌隙,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彻底的修复。

    他虽然是大哥,可却也无权干涉别人的感情私事,只希望庭月能将这一次的事情处理好,星尔那小姑娘可不是普通的傻白甜,

    她心里颇有自己的主意,也正因为如此,庭月方才更要用心。

    别以为人小姑娘十六岁就爱上他围着他转拿他当世界的中心,就会一辈子不离不弃,星尔这样的性子,怕是总有一日,能将庭

    月吃的死死的。

    ……

    星尔自那一日莫名发烧之后,却是再也没有出现过同样的症状,在医院住足了一个星期,医生终于松口说她可以回家休养了。

    赵妈说女人小产也该坐个小月子,虽然并不用严苛的坐足一个月,但至少也要在家避风两周。

    萧庭月干脆给她请了一个月的假,又怕她在京城的宅子里无聊,就让肖城准备了私人飞机,带她直接飞回了蓉城去。

    蓉城的宅邸更大,天气暖和起来,无风的时候也能穿的厚实一些出来走动走动,更何况还有威尔斯,总能给她解闷。

    他毕竟不能日日在家守着她,若留在京城,又怕 她一个人憋在小小院落里,思虑过重,反而对身子恢复不利。

    星尔什么都没有说,他想怎样安排就怎样安排,反正现在的她也没有精力没有力气去折腾反抗。

    倒是萧庭月,瞧着星尔乖乖养病乖乖吃饭喝药,心里一直悬着的那一块石头,方才悄悄的落定了下来。

    他将不甚重要的公事都交给了信赖的下属,重要的公事就带回家中来处理,一周倒也有四五日的时间守着她。

    有时候星尔精神状态好,心情也不错的时候,他与她说话,她倒是也会应和一句半句,但更多的时候,她仍是一个人安静的待

    着,偶尔也会看看书,出去走一走,去看一看威尔斯。

    但萧庭月却还是觉出了异常,她不再如往日那样爱笑了,似乎那跳脱活泼的性子也收敛了起来。

    一个惯来爱闹爱笑的人,忽然安静下来,终究还是让人心里不安。

    萧庭月很多次想要和她好好谈一谈,但她瞧着总是精力不济的样子,他想说的话还没能说出来几句,她就闭了眼,他也只能停

    住。

    星尔出院的第二周,倒是出了一件事。

    她心里也一直都以为那些照片和剪报是白芷寄来的,可却怎么都没想到,这幕后竟然还另有其人。

    宫泽带了憔悴不堪的许寒雪上门时,萧庭月当即就冷了脸,着人要将许寒雪赶出去,宫泽却拦住了下人。

    “庭月……”许寒雪捂着脸,抽噎着哭出了声来:“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每日每夜都在做恶梦,梦到一个小孩子缠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