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他愿意为她,打破自己所有的信仰
    赵妈说起往事就没完没了,萧庭月却没打断她,若当真怪力乱神能让星尔好起来,他也愿意打破自己几十年的信仰,去信奉鬼

    神。

    “唉……太太瘦成这样了。”赵妈看着躺在床上虚弱苍白的小姑娘,不由得眼圈红了起来。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好不容易有了小宝宝,好端端的却又没了。

    想起来赵妈就心疼的不行,可如今,还是要先给太太调理好身子才是正经,若是落下了病根可就不好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赵妈重又打起精神来,将煲好的汤留下,交代了佣人记得喂给星尔喝,就又匆匆的离开去采买补品

    ,继续回去给星尔煲补汤。

    萧庭月原本都做好准备,若星尔再烧起来,就让赵妈去找所谓的‘大师’来看看,可星尔脸上身上的红疹子却都消退了下来,晚上

    也未曾再发起烧。

    瞧着她精神逐渐的好转,萧庭月紧绷的心弦这才放下一些,可连着两天两夜不曾闭眼,又一直悬着心,此时松了一口气,萧庭

    月却觉得身子有些微微的吃不消了。

    但他却强撑着,并不曾让任何人看出他的不适。

    这样一个男人,衣不解带的照顾着自己的妻子,任是谁瞧了,心中都不免动容。

    简然这几日常来医院陪星尔,萧庭月为她所做的一切,简然都看在眼中。

    寻常人中的爱情,因为并未掺杂太多金钱和利益,反而显得纯粹无比,但萧庭月又是什么样的身份。

    他处在那样煊赫的纸醉金迷之中,却能保持本心,只对星尔一个好,简然觉得这样的爱情,更是难得无比。

    他们身份贵重,身边的诱惑自然更多,男人多半是好色的动物,更何况萧庭月站着不动都会有无数的女人扑上来,但他却从不

    曾有过什么花边绯闻。

    简然很羡慕星尔,可也只是纯粹的羡慕,并不曾有任何异样的心思。

    在她的眼里心里,星尔也确实值得男人这样待她。

    她是由衷的希望她好。

    这几天她也能看得出来,星尔和萧先生之间嫌隙很深,萧先生虽然在努力的弥补,可星尔却还是不肯多和他说话。

    简然也不知道该怎样的劝星尔,感情这回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她自己感情世界尚且是一片空白,又能有什么经验教训说给星尔听呢?

    第二日,霍霆琛和傅子遇一行亦是来了医院。

    星尔大出血入院那一日,几人就在一起,因着韩铮亡逝父母双亲墓地被毁一事,兄弟七个倒是难得的聚在了一起。

    韩铮在七人之中排行第七,但却和宫泽沈佑兰生日同年,只是月份稍小,三人今年都是二十七岁。

    宫泽和沈佑兰世家公子哥儿的出身,如今还是只知吃喝玩乐不谙世事的性子,可韩铮却因为几年前的那一场变故,早已与昔日

    性情判若两人。

    韩铮在外漂泊数年,家中逝去父母双亲四时祭拜几乎全都是霍霆琛和萧庭月亲手打理。

    而这一次,恰逢他亡父母生忌,墓地却一夜之间被人砸打的一片狼藉,就连棺中遗骨都散乱一地,霍霆琛动了大怒,亲自着人

    去查这些事,萧庭月心中却知,这事儿多半又是和韩家人脱不开关系。

    也是因此,他方才错过了星尔的几通电话,没能及时赶到医院。

    后来他知晓星尔出事,撇下韩铮一行赶来医院,这些日子,都是霍霆琛和傅子遇在帮着韩铮处理墓地之事。

    韩铮当年在部队出了事儿,他父母连夜开车赶去部队的路上,因为心中惦念担心韩铮,方才出了车祸,当场就丢了性命。

    萧庭月和霍霆琛动用了很多关系,方才将韩铮从监狱中捞出来。

    但他在部队涉嫌强.暴营区附近女中学生之事,却早已传的沸沸扬扬。

    韩家长辈将他逐出韩家,因他父母双亡,韩家的家业也尽数被堂叔给侵占了。

    而韩铮的未婚妻,却大着肚子嫁给了他的堂弟。

    他在部队将近三年,最近的一次探亲也是半年之前,更何况,他从来没有逾距碰过他的这个未婚妻。

    韩铮先是遭遇父母双亡自己名声尽毁这样的打击,有又遭遇这般羞辱,在父母下葬之后,就飘零远走不知所踪,这些年,唯有

    和霍霆琛几人保持着极少的联络,若不是这一次父母墓地被毁,韩铮大约仍是不会回来。

    星尔这是第一次见到韩铮,从前这个名字也甚少听他们说起过。

    正是四月春暖,可天气尚带着些许微寒,韩铮只穿了单薄长袖,能看出他身材极高极壮,星尔隐约还记得,傅子遇还是宫泽说

    过,韩铮当年在特种部队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优秀。

    据说当年韩家亦是京城数的着的人家,韩铮母亲出身书香,口碑极好,父母感情甚笃,只有韩铮这一个独子,但多年都鹣鲽情

    深,从不曾有过任何不好的绯闻。

    所以后来韩铮出事,众人才会反应这样巨大,这样一对儿璧人生出来一个强女干犯,自然是让人议论纷纷。

    韩家也是捏着这个污名,将韩铮身无分文的赶出了家门。

    “嫂子。”

    韩铮站在星尔的床前,轻轻唤了一声。

    看到星尔,韩铮不自禁的就想起远在澳门的大小姐,他离开这么久,也不知她在那边怎么样。

    “都是因着我的缘故,那一日方才耽搁了四哥去医院……”

    萧庭月听得他这样说,立时开了口:“我们兄弟一场,你别说这种话。”

    韩铮却苦笑一声:“四哥,你不让我说出来,我心中愧疚,嫂子出了这样的事,你却因为我的缘故,没能第一时间陪着她……”

    星尔还不知何故,韩铮却已经将那一日情状简略说了出来。

    当时他父母遗骨散乱一地,霍霆琛震怒,他情绪几乎失控,当场要去找韩家人拼命,是萧庭月着人死死拦住了他,他失控之下

    ,还曾一拳打在了萧庭月的肩上。

    星尔年幼之时母亲早逝,有父亲和没有也没什么区别,因此,她自然对韩铮的遭遇感同身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