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她不想看见他,一眼都不想。
    医生倏然松了一口气,掀开被子看了一眼,摇头笑道:“清宫手术肯定要出血的,你方才是不是惹老婆生气了?这时候该让她

    保持一个平和的好心情,若受刺激,加快子.收缩就会造成出血量加大……”

    “放心吧,没什么大问题的。”

    “流了这么多血怎么会没什么大问题!”萧庭月眸色骤然锐利,声音嘶哑低沉,却威势重重。

    医生吓了一跳,慌忙辩解道:“萧先生,这确实是正常现象,她是宫外孕,幸而发现的早,我们及时做了手术,才得以保住了这

    条输卵管,术后会有出血现象是很正常的,而出血量增大,可能是和病人忽然的情绪不稳相关的……”

    医生说着,又试探的看了萧庭月一眼:“您现在该让您太太静养,别惹她生气,别让她的情绪激动,这样慢慢静养着,再多加调

    理,会渐渐好起来的……”

    医生又安慰了他几句,见他神色渐渐松缓下来,这才折身出了病房。

    护士将床榻清理干净,换了干净的褥垫垫在星尔的身下,照顾她的佣人又端来放的温热的开水,帮她清理了一下身子,换了洗

    熨过的内依。

    只是这样简单的一番收拾,星尔都手脚无力浑身几乎被冷汗湿透了。

    她闭了眼睛躺在那里,鬓边的头发被冷汗湿透,鸦翅一样的漆黑和她雪白的肤色对比分明,让人触目惊心。

    萧庭月就站在那里看着她,不知站了多久,直到简然怯怯的敲门进来,萧庭月方才缓缓的转过身去,哑声交代了一句‘好好照顾

    她’,就转身出了病房。

    简然‘哦’了一声,看着他出去了,这才慌忙将煲好的汤水端到星尔的床边来。

    “星尔,喝点汤吧……”

    简然盛了一碗,轻声开口。

    星尔没有胃口,可看着简然这样小心翼翼又满是关切的样子,她终究还是没有拒绝。

    看到简然,好像就看到了当初的莘柑,也是这样小心翼翼的凑过来,生怕她会不高兴。

    莘柑现在一定过的很幸福吧。

    她幸福就好,程大哥那么喜欢她,一定会待她很好很好的。

    她有些想念莘柑,却又不愿因为自己的事情让莘柑的幸福蒙上一层阴影,踌躇了片刻,星尔到底还是没有给莘柑打电话。

    这个丫头,现在只顾着和程大哥恩恩爱爱,连个电话都不知道打,简讯也没有发来一通。

    不过,只要她过的幸福,她就心满意足了。

    星尔强逼着自己喝了一点汤,佣人把床放下来,星尔看了一眼门外,复又收回视线,轻轻闭了眼。

    简然收拾了碗筷,轻手轻脚的走出去,片刻后又折转了回来,趴在星尔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萧先生没有走,就在外面走廊里

    坐着,一直看着病房的门……”

    星尔的心口微微颤了一下,若在往常,她和他怄气的时候,他若这般,她怕是立时就会心软再也不会不理他了。

    可是现在,她也不过是心头微微触动而已。

    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呢,他对她所做的这些,怕是及不上他当年对白芷的万分之一吧。

    星尔没有说话,简然也没有再说话,她本来就是安静的性子,星尔睡着了,她就趴在桌子上给星尔抄笔记,马上就要考试了,

    功课可不能落下。

    能考进b大的自然都是尖子中的尖子,稍一松懈就会落后,更何况星尔可是系里为数不多的能挤进前十的女生。

    建筑系里男生居多,学霸大牛更是被男生霸占了几乎全部名额,简然一向都很佩服星尔功课这般好,大家看起来都是一样的用

    功,可成绩一出来,她随便就把她们给秒杀了。

    星尔原本第三日就可出院回家休养,孰料当日晚上她就忽然发起高烧来,整个人烧的脸色通红,额发尽数汗湿,甚至脸侧颈侧

    生了密密麻麻的一层小疹子,可一量体温,却是正常的三十六度八。

    医生亦是觉得纳罕无比,换了数只体温计,却还是同样的数据。

    采血化验各项数据全是正常,可就是这样莫名高烧起来。

    医生无奈,也不敢贸然用药,只能暂时采取物理降温让她舒服一些。

    萧庭月守了一夜未阖眼,拧了湿毛巾给她擦手脸降温,片刻都不曾松懈。

    早晨赵妈来送补汤时,星尔的身体摸起来才不再那么滚烫,脸上的疹子也退下了一些,只是折腾了一夜未曾睡熟,此刻方才沉

    沉睡了过去。

    赵妈上了年纪,不免有些迷信,待知晓星尔莫名其妙的发起烧来,医生也不知道什么缘故,就口中念念有词的绕着病房转了几

    圈。

    若是往日萧庭月瞧见她这样总是要不悦的,可这次,却没有阻拦赵妈。

    在现代科学和医术无法解释一些事情的时候,人们就会忙中无措的去寻求鬼神以得到心灵寄托。

    他往日从不迷信,就连神佛,他也只是心中存了敬畏,从不肯信奉的。

    但是现在,星尔这样莫名其妙的发起高烧,明明摸着身上滚烫,可量体温却又是一切正常,却是真的让萧庭月心中慌乱起来。

    赵妈念念有词了一番,不知是萧庭月自己心里作用的缘故还是怎样,萧庭月只觉得星尔的呼吸好像真的平稳了一些,原本紧蹙

    着的眉心,也微微的舒展开来了一点。

    “先生,您可别不信这些,你小时候有一次也是高烧不断,先生和太太慌乱的不行,可在医院怎么诊治都没有好转,而且一到黄

    昏时候你就哭个不住,后来太太实在没办法了,才准许先生去找了大师来看,那大师说是家中宅子后面的池塘中曾淹死过人,

    你小孩子眼睛干净,黄昏从那走时看到了,就冲撞上了……”

    赵妈想到当年的事,也有些心中恻然:“……后来你病好了,先生太太就立时让人把那池塘封了,又搬了家,原本那宅子,太太

    特别的喜欢,是前清时的一个郡王留下来的,我老婆子现在还记得,那当真是一步一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