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萧叔叔,别骗我了好吗
    星尔一点点的睁开眼,出事到现在,她是第一次看他。

    第一次,与他 对视。

    萧庭月忽然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

    他还记得十六岁那一年的她,他第一次在蓉城的慈善宴上看到她。

    她脸上的妆容浓烈而又粗俗,可却依旧压不住那一双野性却又灼灼的眼瞳。

    他其实并不是喜欢管闲事打抱不平的性子,也许是被她这样的一双眼睛给吸引了,他身不由己的向她走了那一步。

    走出那一步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未来会和她有这样多的牵扯,毕竟他从来喜欢的,都不是她这样的女孩子。

    她身上的一切,都与他的喜好相差甚远,格格不入。

    甚至,当年的他,还曾经十分厌弃她身上的那些拙劣的毛病。

    出手狠,心又冷。

    可如今看来,比之白芷对白忠林和白家的纵容,无条件的忍受和付出,倒是她这样爱恨分明的性子更让人喜欢。

    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圣母,圣母过分了,却是让人生厌的。

    明知那人是错的,行事是恶劣的没有人性的,却要一次一次原谅,此时想来,倒让人怀疑她的秉性是不是真的这样纯善无比了

    。

    善良的本质不是对恶的一次一次容忍和退让,善良的本质该是善待这世上良善之人,控诉这世上卑鄙之徒。

    还不若像她这般,待我好的,我必定涌泉相报,待我不好的,如草芥的,我也划清界限,再不来往。

    萧庭月望着他的小姑娘,在决定要她做自己妻子的那一刻,在公诸于世的那一刻,他就没有想过再去伤她。

    可一次一次给了她伤害的人,却仍旧是他。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眼瞳不再如昔日那样无忧无虑而又璀璨灼灼,从什么时候,他让她的眼瞳里蒙上了一层阴霾哀愁,再也

    融化不开。

    萧庭月抚着她眉心的手指轻轻顿住,微微粗砺的手指指腹拂过她的眼角眉梢,他唤她名字,星尔,星尔。

    她定定看着他,那瞳仁深处却是一片空寂。

    “萧叔叔。”

    她忽然这样唤他,却是让他整个人蓦地一惊。

    他记不清楚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唤他的,更多的时候,她之所以这样喊他,却是撒娇的意味更浓一些。

    但这一次,他清楚的知道,她不是在对他撒娇。

    星尔的眼珠微微动了动,她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脸容上浮出恍惚的一抹笑来:“我听人说,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是幸福的事情

    ……”

    “可为什么,我喜欢你,我爱你,我的心却总是这么疼?”

    她的目光从他的脸上一点一点的收回去,“萧叔叔,让我学建筑是因为她吧,对不对?”

    萧庭月没有开口。

    他抬起手,将眼镜摘下来,手指按了按生痛的眉心,此一时彼一时,他不能否认,最初的最初,他让她去念建筑,确实有白芷

    的诱因在,可是后来,他早已没有了这样的心思。

    在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在确定了他心里有了这个小东西之后,在去岁的生日她和他一起去寺庙祈福在情人树上挂上他们的

    小牌子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过这样的心思了。

    “于可……你之所以和于可在一起,也是因为她生的有些像白芷对不对?”

    她的口吻这样的平静,平静的丝毫都不像是她的性子。

    她该是抓着他狠狠和他吵一架,闹一场,再摔门离开的,可是此时,她平静的让他心悸。

    “星尔,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过去了,我和你在一起……”

    “你和我在一起,从不是因为喜欢我,而是因为我的死缠烂打,因为我把第一次给了你,你只得要我,是也不是?”

    萧庭月摇头,星尔却一点一点笑了出来:“萧叔叔,别骗我了好吗?”

    “星尔,你说的这些,我不能否认,但是,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与你在一起之后,我并没有其他的心思,我的心里……”

    “你的心里,一直都在惦念着你的初恋情人,所以,她未竞的心愿,你未竞的心愿,都自然而然的要我来为你们完成,是不是?

    ”

    “星尔……”

    “萧叔叔,是我错了,是我错的离谱……我知道我错了,都是我不好,是我太恶毒,是我太贪心,所以我连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

    ,所以我才会宫外孕就算知道自己怀孕了也必须要杀死他,所以……毫无知觉的就失去了我和你的孩子,这就是我的报应对不

    对?”

    “星尔,不许胡说,这不怪你……”

    “那么怪谁?”

    星尔依旧在笑着,可泪却在眼瞳里闪烁:“该怪你吗?不……萧叔叔,不该怪你,你只是不爱我而已,你不爱我,怎么是你的错

    ……”

    “星尔……”

    萧庭月紧紧将她的手攥住,星尔却闭了眼,用力将手抽了回来:“我累了,萧庭月,我想睡一会儿,不管什么事,都等我睡醒了

    再说吧……”

    “好,你睡一会儿,我守着你……”

    “不用了……你回去吧,让阿慈或者简然守着我就行,你也累了,一夜都没睡了吧,回去吧,别在这儿,让我安静一会儿……”

    “星尔……”

    “求你了萧庭月,让我静一静。”

    她面上浮出痛苦的神色,那一张苍白的脸越发的苍白了起来,似是小腹内伤口又疼了起来,她不自禁的蜷缩起来,额上冷汗涔

    涔。

    萧庭月闻到了空气里浮动着淡淡的血腥味道,他的手竟是有些哆嗦,抑制不住的一阵一阵哆嗦。

    他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稍稍掀开一些,却看到她身下的纸质褥垫上,有血缓缓的溢出,那样刺目的血红,犹如针扎眼瞳一般,

    萧庭月倏然收回视线,忽地站起身来冲到门口,疾声大喊:“医生,医生!”

    医生和护士闻声匆匆赶来,见到萧庭月这般脸色,众人不由得一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是不是病人有什么不好……”

    萧庭月脸色煞白,声音都不稳了:“她流了很多血,她一定很疼,医生,怎样才能让她不再流血,不再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