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白芷,你在找死!
    白芷的心情不免又低落了下来。

    她怔怔然在镜子前坐了一会儿,方才站起身走回卧室,打开了一只小小的行李箱。

    箱子的最底层有一个雕镂着奇异花纹的木盒子。

    白芷的手指在那木盒子上轻轻抚了抚,这才缓缓打开。

    内里有一只精致佛牌,还有一仿若铜制一般的小人,面容嬉笑活泼,却莫名让人觉得阴气冲天。

    木盒子里有几样小孩子喜欢的玩具,还有饮料牛奶,白芷抚了抚那小人面容,呢喃唤了他的名字哄了几句,这才又将木盒子盖

    上,妥善收好了。

    白芷将箱子放好,折身出了卧房,刚推开门,却听得外面门铃响,白芷心下纳罕,她明明在门外挂了免打扰的牌子,服务生怎

    会还来敲门?

    白芷将浴袍套好,心下却不免砰砰直跳。

    她从泰国回来,直接降落在京城国际机场,她带的一些小礼物是想要亲自送给姜星尔的,她也想借机见一见她,毕竟,想要看

    一看,是不是真的如许寒雪说的那样,她生的就这般好颜色,蛊惑了庭月。

    她在京城并没有熟人,这家酒店极其高档,她既然挂了免打扰,服务生就绝不可能打扰到她。

    那么,又会是谁会来找她?

    白芷心下想着,走到门边,轻轻询问了一句:“是谁?”

    东子的声音却在门外响起:“白小姐,劳烦您开一下门,我们先生有事找你。”

    白芷一瞬间心如鹿撞,庭月怎会这时候过来?

    庭月又怎会知晓她现在就在京城?

    她回来,还未曾和他有过任何的联络。

    白芷强压下激动的心绪,抬手将浴袍的腰带复又系的更紧一些,然后将反锁的房门打开来,脸上是柔婉却又略带着一线苍白的

    笑意:“庭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她话未说完,劈面却有几张纸张一样的东西重重砸在了她的脸上。

    白芷整个人都懵了。

    她愕然的站在那里,面上被纸张砸中的地方,生疼无比,可更让她觉得疼的,却是他此刻冷漠阴鹫的那一张脸。

    “庭月……”

    白芷的眼瞳里飞快的聚集了眼泪,东子转过身去走到了走廊的尽头,点了一支烟。

    “这些东西,是你寄到星尔那里的吧。”

    萧庭月声音清淡,这一句说完,他忽地冷笑了一声,抬手,一耳光就搧在了白芷的脸上:“白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在找死

    !”

    他声音沉翳,语调也并未怎样的震怒,可那一耳光,却足足用了七八分的力道。

    白芷被这一巴掌打的站立不稳,后背撞在玄关处的衣架上,又是一阵生疼。

    她抬起手,缓缓的捂住脸,挨了一巴掌的那半边脸,显然已经完全肿了起来,火辣辣的疼着。

    “你心里有什么不满,都可以冲着我来……白芷,可你对星尔下手,你该知道,我不会饶过你!”

    “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我刚从泰国回来庭月,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忽然来这里,又给我一耳光……”

    “你不明白的话,就好生看看你寄给星尔的东西。”

    白芷捂了脸低头,看到地上散乱的那些剪报和照片,她弯腰,胡乱的捡了起来,都是昔年她和庭月的一些合照……

    可是,她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是保留着一些他们的合照,可这些陈旧的报纸和杂志,她那里根本没有。

    再者说,她这一段时间都在泰国旅行,她怎么会闲着无事寄这些东西给姜星尔从而落下话柄讨他嫌呢?

    “庭月我没有,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里面几张照片我确实一直保存着,可我没有寄给她……”

    白芷匆匆的辩驳着,可她的辩驳,在此刻萧庭月的眼中,却是无比的让他厌恶而又愤怒。

    “够了白芷!”

    他忽然出声打断她的话,白芷一怔,颤栗着抬头看向萧庭月:“庭月,你不信我?”

    “你之前问过我,她念的什么大学,什么专业,你知道她的名字,知道她的学校和专业,所以,这些东西才能寄到她的手里……

    ”

    白芷连连摇头,泪水涟涟而落:“我没有,庭月,我真的没有,我什么都没做……”

    “也许是我错了,人心易变,时隔六年,你白芷,也大约早不是从前那个单纯善良的白芷了。”

    萧庭月定定看了她一眼,“白芷,收起你的眼泪,从今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若不然,别怪我翻脸无情!”

    白芷看着他决绝的转过身去,她踉跄的就要追上去,可东子却拦住了她:“白小姐,别再激怒先生。”

    做出这样的事,将他们太太刺激成这样,受了这样大一场罪,东子心中都恨的牙痒。

    “庭月,我发誓我没有做这件事,如果是我做的,就让我白芷不得好死……”

    白芷哭喊着开口,萧庭月的步伐只是顿了一顿,旋即却是再没有半分停留,直接进了电梯。

    东子松开手,微用力将白芷推开在一边:“白小姐,你好自为之吧!”

    白芷跌撞靠在墙上,怔怔的看着电梯门合拢,她忽然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缓缓靠在墙壁滑坐在了地上。

    庭月……

    你为什么要这样污蔑我,为什么就不相信我?

    这些东西非我一人所有,有心人谁都可以轻易弄到手。

    你又怎会不知是不是姜星尔故意这般做陷害与我,可你却问都不问清楚,就狠狠给了我一巴掌。

    你从来都不舍得对我动手的,不,你是连一句重话都不舍得对我说的,可你如今却为了这样一点小事对我动手,庭月,你知不

    知道我有多疼?

    你是不是真的如寒雪说的那样,被姜星尔给蛊惑了,你是不是,再不是从前的那个萧庭月了……

    若非如此,你又怎会这样对我?

    白芷不知自己是怎样回去房间的,所有的欢喜都变成了冷冰冰的讽刺。

    仿似在嘲笑着她,多么可笑的在异想天开。

    她失魂落魄的回到卧房,跪坐在地板上,将那行李箱复又打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