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他从不知道,原来他的心会疼成这样
    都说血缘关系是斩不断的,难道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若不然……

    兰儿好端端的怎么忽然说起那个她早已不记得的‘女儿’起来……

    甚至,还在梦中清晰的唤出了那个女儿的名字。

    赵正勋静默望着妻子沉睡的容颜,是不是,他自己其实也钻了牛角尖,其实不该这样一直任由她蒙在鼓中?

    若是将事情揭穿开来,也许她的心结就此打开,她也不会这样一直郁郁病着了。

    但赵正勋却实在不敢冒这个风险,当初的盛若兰,是存了死志的,她受不住丧子之痛,也受不住那样的屈辱根本就不想活下去

    了……

    他将她带走之后,她失去了那一段惨痛记忆,方才得以一日一日煎熬着活了下来。

    赵正勋不敢想,他若是戳破了那一段往事,再让她想起那一段晦暗无比的人生,她又能否经受得住这样的一场刺激呢?

    罢了……

    赵正勋轻轻叹了一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切,全都看天意吧。

    ……

    星尔被从手术中推出来送到普通病房,赵靖慈和简然都慌忙跟了上去。

    麻药的效用还未去完全褪去,星尔整个人昏昏沉沉睡的并不是很熟,只是昏睡中,她的眼瞳里不停的往外涌着泪,简然瞧的心

    酸,小姑娘紧紧握了星尔的手,眼圈跟着红了,唤了一声她的名字,跟着眼泪就淌了下来。

    赵靖慈站在那里,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

    他还记得新年时第一次见到姜星尔的情景,她穿一身红衣,烈烈似火一般生机勃勃,让人看了就觉得心中舒服。

    可是此时,她面色如雪惨白,躺在病床上,乌发散乱,唇色黯然,像是浑然变了一个人一般。

    她该是无忧无虑的活着,她的脸上该一直带着那样灿烂的笑意,而不是此刻这样,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一样的苍白,憔悴

    。

    “星尔,要不要喝点水?”简然轻轻的问着,只觉得掌心里的那一只手冰凉无比。

    就在昨天,她们还在一起说说笑笑热闹 无比,星尔和大家混熟了之后,简直就是一只小活宝,谁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生的漂亮却又丝毫都不傲气,也从来不会仗着自己的相貌和背景趾高气昂的为所欲为,性子爽朗大方又讨喜,不拘小节亦不会

    小肚鸡肠,简然很喜欢她,可却又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她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

    而她,又不是那种性子外放的女生,从来都是默默坐在一边笑着,听着她们说话,看着她们嬉闹。

    简然很想和她成为朋友,却又不敢,她出身寒微,别人只会以为她是巴结逢迎,想为自己谋一个将来。

    简然低了头,轻轻搓了搓星尔的手,想要将她的手暖热,病房的门却忽然被人从外推开了……

    赵靖慈倏然回身,简然也吓了一大跳,一抬头就看到病房入口处立着的那个身材颀长气势非凡的高大男人。

    简然认出来他是谁,慌地站了起来避到了一边去。

    赵靖慈却红了眼,攥了拳头直接挡住了萧庭月的路:“你还有脸来这里……你给我滚出去,滚!”

    萧庭月的目光沉沉从赵靖慈脸上掠过,复又落在星尔惨白的脸容上。

    “赵三公子,我今日不和你一般见识,让开!”

    赵靖慈却不肯退让:“萧庭月,我不可能让你再去伤害星尔……”

    萧庭月微一侧首,东子直接一步上前拦了赵靖慈:“三公子,还请留步。”

    赵靖慈狠狠盯着萧庭月,忽然将那一直攥在手中的剪报扔了过去在他脸上:“萧庭月,睁大你的眼好好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这

    些东西怎么出现在星尔面前的!”

    萧庭月伸手攥住那剪报,只一眼,他眸中瞳仁倏然一紧,旋即将那薄薄纸片攥成一团狠狠丢在地上。

    心内怒火猎猎燃烧,可此时却不是发怒的时候。

    他的星尔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他的星尔……

    萧庭月只觉得心口发紧,那是从未有过的疼像是风暴一样狂卷袭来,他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触,他从不知道,他的心会疼成这样

    。

    她蹙一蹙眉,她眼中落下一颗泪,他的心脏就像是被烫伤了一样,痉挛一次。

    “星尔。”

    萧庭月走到她的床边,缓缓的弯下身子,将她垂在床侧的雪白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握住了。

    她似是昏沉中听到了他的喊,随即眼泪滚滚而落,可那被他攥住的手指却在轻微的颤着,想要挣开。

    萧庭月握的更紧,眼瞳深处一片红一点一点的晕开,他低头,深吸了一口气,复又缓缓抬起头来,哑声轻唤她的名字:“星尔乖

    ,没事儿了……”

    “萧庭月,怎么没事儿了,她宫外孕,宫外孕你知道什么意思吗!如果发现的晚或者抢救不及时,她会死,萧庭月你配做她的丈

    夫吗,你配吗!”

    赵靖慈失控的大吼,萧庭月脊背蓦地重重一颤,宫外孕……

    这三个字,像是万千根锋利银针蓦地刺入了他的心脏,萧庭月只觉全身的血液瞬间冰凉,他耳边嗡声不断,什么都听不到了,

    什么都听不清了。

    恍惚中,似是小姑娘脆铮铮的声音在极远的地方响起,然后一点点的清晰浮现。

    “萧庭月……我妈当年都曾宫外孕过一次……你说我会不会这样?”

    “萧庭月……如果我现在有了你的孩子,你会让我堕胎还是让我生下来?”

    “萧庭月……你爱我吗?”

    萧庭月……你爱我吗?你爱,姜星尔吗?

    他忽然低下头来,将掌心中她冰凉的手紧紧贴在了脸上,对不起,星尔,对不起。

    可他就算说千遍万遍的对不起又有什么用,让她吃了数次避孕药的是他,让她怀孕的也是他,在她最无助最需要他的时候,也

    是他,再一次的缺席。

    说什么都没有用,他曾对她承诺的,却都未曾做到,赵靖慈说的很对,他萧庭月,不配做她的丈夫,不配她这样的倾心相待。

    麻药的药效一点点的褪去,星尔从那混混沌沌的梦境之中渐渐的苏醒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