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萧庭月,她大出血昏迷不醒的时候,你在哪里?
    简然呆呆的接过来,身侧的女孩儿一看,不由得惊叹了一声,那可是京城最出名的六星级米其林餐厅,排号都要提前一周的,

    她们平日里可是想都不敢想……

    简然把名片递给了身侧的女孩儿:“你们几个去吃吧,我还是暂时先留在这里,等会儿星尔醒了,说不得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也

    能帮一下。”

    那几个女孩儿就先离开了,赵靖慈握着星尔的手机沉默站在一边,简然也不敢开口说话,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安静的守在门外。

    直到突兀的手机铃声忽然将这平静给打破。

    赵靖慈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闪动的两个字‘老公’几乎将他眼睛都刺痛了。

    什么老公,她遇到事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又在做什么?

    你若是对她在意,上心,又怎会让她这个年纪就怀了身孕?

    赵靖慈深吸了一口气,却还是平静的按下了接听键。

    萧庭月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温润清和:“星尔,抱歉,我刚看到你的电话……”

    “萧庭月。”

    赵靖慈的声音蓦地传来,萧庭月倒是一怔,旋即却是恢复常态:“赵三公子?”

    赵靖慈一声冷笑:“萧庭月,你做什么恶心的事我不想管,我和哪些女人纠缠不清,也不关我事,但你伤了姜星尔……我和你没

    完!”

    “赵三公子这话什么意思?星尔怎么了,她现在在哪里……”

    “你少装模作样!你倒是说说看,你方才一直不接电话在做什么,星尔这里的这些照片又是怎么回事!”

    “赵靖慈!”萧庭月似是震怒,忽地拔高了声调:“我看在赵老先生和赵大公子的份上,我给你面子,我和星尔之间的事,还轮不

    到你来质问!”

    赵靖慈这一点就炸的炮仗性子当即就失控了;“萧庭月,我也告诉你,如果不是看在姜星尔的面子上,我理都不会理你!质问?

    我质问你怎么了?你此时若在我跟前,我揍你也未尝不可!她大出血昏迷不醒的时候你这个所谓的丈夫在哪里?需要家属签字

    联系不上你的时候,你又在做什么?萧庭月我告诉你,姜星尔要有什么不好,我赵靖慈和你死磕到底……”

    “你说什么,什么大出血昏迷不醒……”

    萧庭月的声音倏然沉了下来,那紧绷的声音隐隐颤栗不停,赵靖慈嗤然冷笑:“萧庭月你装什么装啊,这会儿着急了……”

    “赵靖慈!”

    电话那端的男声骤然威势森森响起,赵靖慈蓦地一愣,正待要说什么,那电话却倏然挂断了。

    “伪君子!”赵靖慈醒过神来,想到星尔那般无助的时候,这萧庭月不知在做什么勾当,心中更是忿忿。

    待星尔醒来,看星尔想要怎样,她若要离婚,他赵靖慈自然给她撑腰,萧庭月再牛逼又怎样,赵家又是好惹的?

    大不了让大哥出面……

    想到大哥,赵靖慈还是心虚了一下,毕竟萧庭月又不是寻常人,得罪了也就得罪了……

    但是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赵靖慈也觉得简直邪了门了,什么事一牵扯到姜星尔身上,他就好像不受控制了一样,必须要挺

    身而出帮她讨回个公道。

    手术中麻醉剂起了效果,星尔昏昏沉沉中并未曾感觉到多么的疼,只是人在虚弱无助的时候,心底最缺的那些东西,就会变的

    格外突兀与厚重。

    她好几次都无意识的喊了妈妈,待到手术结束,她听到护士在轻声唤她的时候,她还在不停的呢喃着妈妈,妈妈。

    如果有妈妈在身边,她也不会走这样的弯路吧,这世上任何一个孩子都需要妈妈,尤其是小小的女孩子。

    没有妈妈的女孩子,就像是没有根的浮萍,总归还是无法得到切切实实的幸福。

    与此同时大洋彼岸的另一端。

    温暖如春的别墅庄园里,正是万籁俱静的深夜。

    雕花繁复精致的大床上,那穿着宫廷风白色长睡袍的女人,睡梦中忽然紧紧蹙了纤细的长眉,那原本就苍白透着几分病弱的脸

    庞痛楚的微微扭曲着,她似是做了噩梦,不停的挣扎着,口中含糊的不知念着什么,忽地从那梦中惊醒来,整个人腾地坐了起

    来,剧烈的喘息着,那美丽的眼瞳中晶莹的泪不停的往下落,她颤栗不停,连连开口:“我的女儿在叫我,我的女儿,我的女儿

    她现在需要我,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现在就要回去……”

    赵正勋被妻子的哭喊惊醒,在她就要掀被下床那一刻,赵正勋赶紧紧紧抱住了妻子,“兰儿……你是作噩梦了,没事儿,没事儿

    了兰儿……”

    那羸弱却依旧不失美丽的女人怔怔睁大了眼睛望着自己的丈夫:“是噩梦吗?可我真的听到了,我听到我女儿在喊我,在哭着喊

    我,她说……妈妈,妈妈,星儿好疼,星儿好疼啊……”

    “兰儿……”

    赵正勋看着妻子眼泪不住的往下落,不由心疼不已,更紧的拥住她:“你是做梦了,你看,现在才凌晨三点钟,你刚才睡的太沉

    了……”

    “我只是做梦吗?是啊……我哪里有女儿啊,我只有两个儿子……正勋,我们只有两个儿子对不对?”

    “对,我们只有两个儿子,我们的靖恩和靖慈,他们是双胞胎……”

    赵正勋怜爱的帮妻子轻轻擦拭着不断落下的眼泪:“兰儿别胡思乱想,睡吧,我哄兰儿睡觉,就像从前一样……”

    赵正勋抱了她,让她窝在自己的怀中,年过四旬的女人,却依旧娇弱脆弱的让人心怜。

    赵正勋曾想找个机会慢慢把星尔的事情说给她,却又怕再唤起她从前不好的记忆因此再发病,她的身子实在太弱了,尤其在拼

    了命为他诞下这一对双胞胎儿子之后,更是大伤了元气。

    赵正勋不敢冒险,不敢再经历一次失去她的痛苦,他只想和她安安生生的度过余下的这几十年时光……

    “兰儿……”

    赵正勋听得耳边妻子浅浅的呼吸声,唤她也没有了任何动静,他这 才轻轻的放下心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