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所有后果,由我一人一力承担!
    对于刚上大一的女孩子来说,这个词实在是有些遥远且让人惊惧。

    “病人家属通知到了吗?”

    一阵沉默。

    “怎么现在还不见病人家属过来?出了这样大的事,没人签字怎么做手术?”

    “我们,我们现在再打电话,立刻就打……”

    几个小姑娘中最安静沉默的那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儿简然,忽然开了口:“我们别给他打了,星尔应该还有其他亲人。”

    “对对对,既然联系不上她老公,那我们先找她的其他家人好了……”

    简然重又将星尔的手机通讯录打开,她的电话薄里存的号码并不多,简然看到了里面储存的外婆,舅舅的电话,但是……

    往日大家宿舍里夜谈的时候,听星尔说起过,外婆身子不好,前年才大病了一场,如今外婆住在舅舅那里,离京城很远……

    简然的手指忽然顿在了赵靖慈这个名字上。

    星尔给赵靖慈的名字后面加了一个备注(京城一哥)。

    京城……既然在京城,那么肯定能尽快赶过来,她们都是普通的同学关系,不敢做这样的主,现在事情紧急,实在没有别的办

    法,只能冒然的试一试。

    赵靖慈接到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炸了。

    这小爷原本正在上课,看到星尔的电话打来,竟是直接二话不说就冲出了教室,身后留下一堆懵逼的学生和老师,慕浠白在最

    后排睡的昏天暗地,赵靖慈夺门而出的时候课桌都掀了,慕小爷从睡梦中被惊醒,骂了一声‘卧槽’,还没回过神,赵靖慈又风一

    般折转回来,直接把慕浠白给提溜了出去……

    “卧槽!”

    慕浠白一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他睡的正香,脸上还有压出来的印子呢,发型也没有整理好……

    “慕浠白你丫的赶紧给我清醒一点,开车送我去医院,快!”

    赵靖慈几乎是一路飞奔将慕浠白拎到了他的车子跟前。

    慕浠白喘的心脏都要蹦出来了:“我艹你大爷的赵靖慈,你他吗的是要临产了吗……”

    “闭嘴,开车!”

    赵靖慈回首狠狠瞪了慕浠白一眼,这赵家三公子,往日里 一副毒舌不正经的样子,可发起怒来,却还是有几分摄人。

    慕浠白瞌睡虫彻底吓跑了,“你丫的倒是说清楚啊,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

    赵靖慈跳上车:“我一哥们儿宫外孕,现在在医院抢救……”

    慕浠白差点一口水喷死他:“你一哥们儿?宫外孕?你他吗的逗我呢?”

    赵靖慈扣了安全带:“别他吗废话,赶紧开车,耽误了事,我跟你丫没完!”

    慕浠白发动车子,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赵靖慈,我看你是鬼迷了心窍,春心荡漾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在很久很久后,赵靖慈这个京城一哥就一字不差的将这句话还给了慕浠白。

    “慕浠白,我看你是鬼迷了心窍,春心荡漾了……”

    “是啊,我就是鬼迷了心窍了,春心荡漾了,我他妈的就是爱上她了,她结过婚离过婚有过孩子又怎样我就是爱她就是要和她白

    头偕老过一辈子,我他妈的浪子回头了就想娶个心爱的女人结婚生一大堆孩子过最平常的生活不行吗!”

    那是人间的四月天。

    燕子在梁间呢喃,风是轻的,云也很软。

    可那是姜星尔再也不愿回首的日子,因为那一日有她一生都无法磨去的痛楚。

    那也是慕浠白第一次听到姜星尔这个名字。

    但他并没有见到她。

    也许那一日他见到她,他会更早的结束自己风流倜傥的生涯,成为他苦苦恋慕的那个女人身边最忠诚的骑士。

    但是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他的缘分,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

    慕浠白送了赵靖慈来医院,就临时有事先离开了。

    赵靖慈听得护士说完,没有犹豫就决定签字。

    “你只是病人的朋友,你可想好了,病人或许会需要切掉一条输卵管,你能承担这个责任……”

    “我可以,立刻给她做手术,现在就去!所有后果我赵靖慈一力承担!”

    赵靖慈红了眼,说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几乎面容狰狞。

    护士没有再多说,看他签了字,转过身就进了手术室,五分钟后,开始手术,手术室外亮起红灯。

    赵靖慈就站在那里,目光定定落在那通红的灯上。

    忽而,他转过身来望向那几个面色忐忑不安的女孩儿,少年清俊的脸容此时却阴鹫无比:“萧庭月呢?她老公呢?为什么没来…

    …”

    简然被赵靖慈这般模样吓坏了,鼓足了勇气道:“打,打过电话了,可是没人接,打了好几次呢……”

    赵靖慈看了简然一眼,伸手把星尔的手机拿了过来。

    简然看了看赵靖慈,没有再敢开口说话。

    “当时是怎么回事,你们谁在宿舍?”

    赵靖慈又问,简然和几个女孩儿对视了一眼:“我们,我们当时也刚回来,推开门看到星尔站在阳台上,我们刚要和她打招呼,

    就看到她流血了……然后她就昏过去了,我们就赶紧叫了救护车……”

    简然说着,却又怯怯看了赵靖慈一眼,大着胆子将一样东西从包里拿了出来:“……这是我当时在地上捡的,我看这上面的人很

    像萧先生,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我就捡了一张……”

    赵靖慈劈手夺了过来,那是一张从报纸上剪下来的照片,上面的男的他一眼就能认出是萧庭月,可那个女人……

    赵靖慈眯着眼看了半天,这玩意儿一看就年代久远,也不知道被谁弄到了星尔的跟前来大做文章。

    “你有心了。”赵靖慈复又看了简然一眼,这个面容普通清秀的女孩儿,此刻却让他觉得十分可爱。

    他本来就是和星尔一样的性子,谁待他好,谁待他在意的人好,他亦是会百分百的回报回去。

    “你们都回学校休息吧,这里我看着就行,哦对了。”

    赵靖慈说着,忽地想到了什么,又从钱夹里拿出来一张名片递给简然:“你们几个累了半天也饿了吧,拿着这个去好好吃一顿,

    吃完饭会有人送你们回学校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