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妈妈,妈妈,星尔好疼啊……
    星尔定定的看着那所年代悠远的学校,看着那气势恢宏的校园校门。

    学建筑的学生没有人不知道那一所名校,是全世界最好的五大建筑学专业之一。

    星尔忽地想起,那时候她给萧庭月提的那个条件,她要出国,要彻底的摆脱姜家,萧庭月给她安排好的学校,给她挑选的专业

    。

    建筑学,萧庭月为什么让她一个女孩子去学建筑?

    再到后来,她那一日午睡起来去了他的书房,那几排琳琅满目的建筑学巨著,她随手拿了一本,他当时的震怒,还有那些反应

    。

    星尔感觉她就站在一个巨大的秘密边缘,可那个秘密却像是一个没有底的深渊,如果她再向前一步去探看那秘密,她定然会摔

    死其中,粉身碎骨。

    可却没有人能经受住这样的诱惑,就像是小孩子面对漂亮美味的蛋糕,永远不可能忍得住一样。

    星尔缓缓放下了手机。

    她隐约能猜到寄给她这些照片的人,是什么目的,她也大抵能猜到,那人的心思左不过是想要挑拨离间。

    她知道自己不该上套,不该中计。

    可人的心,有时候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

    这照片上的女人就是白芷吧,秦姒说的那个萧庭月曾经深爱的初恋。

    星尔此时此刻失魂落魄的坐在这里,连生气,愤怒,仰或是吃醋的情绪,都没有了。

    白芷先天体弱,无法生育,两人不得分手,白芷念的是建筑系,却因为身体的原因,大约也无法从事这一行业,萧庭月亦是对

    建筑兴趣浓厚,但他只是辅修的建筑,所以,也是受了白芷的影响吗?

    所以,让她也去念建筑,萧庭月是出于什么心理?

    她姜星尔,在萧庭月的心中,到底又算什么?

    一个补平白芷留下的缺口的工具?

    一个慰藉他心中伤逝的玩物?

    因为是自己争取来的爱情,因为是自己争取来的男人,因为是自己争取来的婚姻,所以,哪怕这些东西全都切切实实落在她的

    掌心之中了,她却还是永远都在患得患失。

    枕边人的过去你一无所知,枕边人也好似从未有过想要告诉你那一切过往的想法。

    如果两个人在一起,他的过去需要你自己一点点的发现,别人来提醒告知,你哭一场闹一场,他哄哄你,揭开一个边角页让你

    窥得冰山一角然后继续一如既往,而你自己,却像是一张白纸,被他看的透彻,被他拿捏的死死,那这样不对等的婚姻和感情

    ,又有什么意思?

    星尔年纪尚小,她不懂得这些,她只知晓,在萧庭月这里,她永远都得不到她想要的安全感和无比的安心。

    一个于可已经让她分寸大乱,再来一个曾经鹣鲽情深的初恋女友,一个离开了五六年却也能让一个男人惦念了五六年影响了五

    六年的初恋情人,她又怎能让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星尔浑浑噩噩的站起身来,四月春暖,阳光从窗子里照进来,室内渐渐暖融融一片。

    她恍惚想起那一夜,他奔波数千里从蓉城回来,来宿舍里找她。

    她一忽儿觉得他仍是爱她的,不然又怎会有这样的浓情蜜意。

    一忽儿却又觉得,他这样成熟内敛的男人内心究竟想了什么藏了什么,她永远都无法窥探得知。

    他的心和她的心不一样,她爱一个人,只能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去爱那一个人,可他的心呢?

    也许有她这个新欢,却也许,依旧还藏着旧爱。

    星尔缓步走到窗前,下腹却隐约有些坠痛,也许是生理期快来了,心里估摸算了算日子,大约也该来了,她的例假总是会晚上

    几日。

    宿舍里的女孩子们回来了,星尔隐约听得外面传来她们的说笑声和脚步声,她转过身去,想把那些剪报杂志和照片都收起来,

    可宿舍的的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推开,门和窗正对着,对流而来的风忽然将那些剪报吹散了一地,她身上薄薄的棉质睡袍衣角扬

    起。

    下腹的坠痛越发重了几分,星尔只觉得像是千万把刀子在戳着她的小腹一般,她咬了牙关,强挤出一抹笑来,想要和她们打声

    招呼,可只是张了张嘴,还未发出一丁点的声音,一股炙热的暖流忽地从身下涌出……

    “星尔,你怎么流这么多血……”

    “星尔……”

    “星尔……”

    星尔的全部意识尽数被抽离,她像是沉浮在虚无的世界里,永远落不到实处去,耳边全是或高或低的喊声,可那些声音却飘的

    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了……

    星尔觉得好累啊,她只想把眼睛闭上,沉沉的睡一觉。

    她什么都不想去想了,那样的痛她尝过一次了就够了。

    他不爱于可,可他爱过白芷啊。

    于可之所以出现在他的身边,还不是因为笑起来三分像白芷?

    可她的 存在又是因为什么?

    她生的和白芷一丁点都不像,她的性子也和白芷天壤之别,她和白芷就像是两种极端,那么,他要她的原因又是什么?

    一个死缠烂打送上门的女人,不睡白不睡吗?

    星尔紧紧闭着的眼瞳里,缓缓的淌下了一行泪来。

    妈妈,妈妈,我好疼啊……

    星儿好疼啊。

    救护车的鸣笛声响彻校园,护士们将她放在担架床上从宿舍里抬出去的时候,整栋宿舍楼的女孩子们将走廊围堵的水泄不通。

    宋暖也在那人群之中,姜星尔被人抬出来时,身下的血将衣服湿透了,大半个身子都泡在那血水之中。

    人群嘈杂热闹,议论纷纷,宋暖不声不响的拍了几张照片,悄无声息的转过身去回了宿舍。

    星尔同宿舍的女孩儿一路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去医院的路上她们用星尔的手机拨萧庭月的号码,可那边却一直都是无人接听

    的状态。

    直到星尔被送到医院推入手术室,一系列检查之后,护士出来询问家属在哪里,宫外孕造成输卵管破裂大出血,需要立刻进行

    手术,几个女孩子都呆住了,宫外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