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星尔看得出来,照片上的女人和萧庭月是恋人关系
    萧庭月闻言倒是颔首:“这样也好,你去散散心也是好事,只是阿芷,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白芷却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庭月,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络了。”

    她说完,竟是直接转过身去,未再停留一秒就离开了萧庭月的办公室。

    白芷这般模样,萧庭月倒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堪,白芷的性子他很清楚,她骨子里颇有几分的清高,她又怎会做出破坏别人

    家庭的事情来。

    萧庭月记得很清楚,从前彼此都年轻的时候,白芷又是怎样一个嫉恶如仇的人,他都很清楚。

    虽然时光无情,所有人都变了,可一个人的本质,终究还是不会改变。

    萧庭月一个人坐了许久,方才拿了手机拨了霍霆琛的号码:“大哥,我有件事想让你帮忙。”

    白芷的身体这样糟糕,他想让霍霆琛也出面,帮忙寻求合适的心脏好做移植,如果白芷换了一颗心脏,就会如常人一样去过正

    常的生活,也能再嫁一个好男人,他心中对她的亏欠,也算能彻底的抹去了……

    ……

    于可病愈出院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萧庭月的太太,姜星尔。

    从前只在电视上惊鸿一瞥的见过,只是后来萧庭月将所有的消息全都压了下来,有关姜星尔的一切,也就全都不再可闻。

    于可伤愈之后,做了一系列的整形修复手术,倒也勉强恢复了七八分的原貌。

    星尔见到于可的时候,整个人还有些略微的不自在,毕竟上一次,她颇是吃了一次大飞醋,闹腾的一圈人都跟着不安生。

    于可却在看到星尔那一刻,将心底最后的一丝丝细微的不甘全都压了下来。

    她从未曾见过这样漂亮,这样灵的小姑娘,也怨不得,萧庭月这样的男人,都愿意不顾一切的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

    于可心服口服,倒是彻底将心里的结子给打开了。

    年少时遇到的人太惊艳,所以才会这样久久难忘。

    而在他们分开数年后,他亦是肯对她伸出援手,关心她,救她出牢笼,她还有什么可求的?

    萧庭月自始至终都不曾亏欠过她,当年好聚好散,如今,倒可以像是普通朋友一样,淡如水的面对彼此。

    “萧先生,您的太太真漂亮,我从来没有见过比她还要好看的女孩儿……”

    星尔听得出来她是由衷的赞美,她向来不是不拘小节的人,既然于可这般坦荡,过去自然是水过无痕,更何况,她本就是心存

    侠义的人,自然也会欣赏于可这样的女人。

    “于小姐,你也很漂亮。”

    于可闻言,不由得就微微笑了一笑,她笑起来的样子,倒是让星尔微有些吃惊。

    有些人生的不过中上之资,但笑起来却能平添几分的颜色,星尔不能否认,于可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美。

    “多谢你来看我。”于可微笑着走到星尔身边,对她伸出手来:“我能叫你星尔吗?”

    星尔点点头:“当然可以。”

    于可笑容更深了几分:“如果不是我要离开这里,我想,我一定能和你成为很好的朋友。”

    “你要走了吗?”

    于可轻轻点头:“我想去远处走走看看,我想,一些很贫困封闭的地方,肯定还有很多留守的小孩子,不知正在遭遇着什么,我

    想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她们,能帮一个就帮一个吧。”

    星尔看着这个年轻的女人,她的年纪比她大不了几岁,但她心里所想的,所装的,却不知比她姜星尔高尚了多少。

    “不管到了哪里,只要你需要帮忙,只管对我开口。”萧庭月接过话去:“我们夫妻,也愿意尽一尽自己的心力。”

    于可坦诚一笑:“萧先生您放心吧,我是定然会向您张这个口的,凭我自己,不过是杯水车薪,就是要你们这样的成功人士都加

    入进来,才能把这件事做好。”

    “随时待命。”

    星尔重重握了一下于可的手:“只要你开口,我们一定会努力去做的,于可,我真佩服你。”

    她说的都是真心话,一个女人,一个单薄的女人,却愿意用自己残破的身躯去帮助更多弱小的人,她是真的很佩服于可。

    上次的遭遇,让于可失去了子.宫,她再也不能做母亲了。

    但是,星尔想,心中有大爱的女人,她将来收获的,定然会比成为一个母亲的收获还要巨大。

    与于可告别之后,星尔好似受了极大的触动,回学校后她就开始查阅资料往上四处搜寻相关的新闻,后又与志同道合的同学们

    一起成立了关注留守儿童的民间公益组织,这些都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在春末的四月,星尔收到了一封匿名寄来的包裹。

    包裹中没有只言片语的文字,却都是一些很旧的剪报和几年前的一些杂志照片。

    那上面的一对儿男女,星尔对那男人尤其熟悉无比。

    那是她姜星尔的老公,当然,那是她的老公数年前的风采了。

    而那时,她大约才十来岁,而陪在那时的萧庭月身边的却是一个眼睛熠熠生辉,笑起来很漂亮的女孩儿。

    而更让她觉得纳罕的却是,那上面的女孩儿笑起来,怎么看着都有些说不出的熟悉,好像和于可很像的样子。

    但星尔笃定那人不会是于可。

    可从这些剪报上的旧照片看起来,她和萧庭月的关系很明显就是年轻恋人,那么,寄来这些东西的人又是谁,目的是什么?

    星尔并不愿因为这些事影响她的思绪,她向来都是有事必须要立时说清楚的性子,因此,几乎当下就决定要给萧庭月打电话问

    个清楚。

    可最后一张照片掉出来的时候,星尔拨号的手指,却是一点一点的顿住了。

    那张照片上,那一对芝兰玉树一般品貌的年轻男女,紧紧依偎在一起,对着镜头笑的满目璀璨,幸福无比。

    而更让星尔震惊的却是,那照片上的一行小字。

    携阿芷重游母校故地——萧庭月。

    母校,故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