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那姜星尔难不成真的是什么夺人心魄的精怪?
    白芷说着,就站起身来:“我很感谢你信任我,和我说这些,但这些事,很抱歉,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

    “阿芷,你真的就这样将庭月拱手让人了?”

    白芷低头微微苦笑:“寒雪,不是我拱手让人,这些都是庭月自己的选择,我无权干涉。”

    许寒雪见她要走,心下不由慌乱起来,难不成就让这姜星尔一直作威作福下去?

    她受这样的屈辱,被庭月嫌弃至此,她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好,看来是我多想了,阿芷你大约是早就放下过去的情分了,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今日是我打扰你了……”

    许寒雪是或者,缓缓站起身:“只是,我心里还是觉得可惜……”

    她说着,复又摇摇头叹了一声:“那姜星尔一激即怒,粗鲁至极,行事冲动,这样的女人,也能成为萧家的少奶奶,传出去真是

    可笑死了……”

    “寒雪,你是不是误会她了?庭月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

    许寒雪这才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道:“阿芷,你是刚回国不知道,庭月鬼迷了心窍了,完全被她给迷住了,才会这样大的事情

    也遮掩下去……”

    白芷不由得有些好奇:“寒雪,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事啊,这样神秘兮兮的……”

    许寒雪倾身在白芷耳畔低低道:“那个姜星尔,身上还背着一条人命官司呢,只是她运气好,庭月帮她摆平了这一切……”

    白芷脸色大变:“寒雪,你可别胡说,这可不是小事……”

    许寒雪一声冷笑:“我胡说?我可告诉你,当初蓉城传的沸沸扬扬的,谁不知晓?那吃了枪子儿的根本就是个背锅的,庭月本来

    早和我们说过的,他与姜星尔不过是隐婚,连结婚证都没,若不是出了这样的事,庭月也没打算公开,把婚事给坐实……”

    白芷脸上神色几度变化,心底犹如烈油滚沸一般,片刻都无法安宁。

    这姜星尔,怎会是个这样歹毒的女人?她原还以为她当真有什么过人之处,可如今看来,庭月会娶了她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

    根本就是鬼迷心窍了……

    鬼迷心窍……难不成这姜星尔真的是什么精怪,若不然庭月这样一向克制稳重的人,怎会做出这样没有分寸的事情?

    杀人犯啊,又不是什么寻常的事儿……

    “自个儿的亲堂妹,眼都不眨的就能背后捅刀子,我可是知道的清楚的很,她那一刀直接捅到了姜心语的后心窝处,当场就没气

    儿了……”

    白芷觉得心脏突突直跳:“怎会是这样……”

    许寒雪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所以我才找你,我真是不愿庭月再一次再错下去,可有什么法子,他现在完全都被那个狐狸精给

    迷住了……”

    “唉,若不是我是个无神论者,我现在真的都有些怀疑了,要不然怎么会有这样邪门儿的事,庭月原本那样重情重义的人,如今

    竟会如此……”

    许寒雪说到此处,不免有些怅然失神。

    “阿芷,我现在真是怀念从前,从前你和庭月在一起的时候,多快乐啊,我原本一直以为,这世上再不会有第二个女人让他这样

    真心相待,就算有,若是温柔良善如你这样的,也就罢了,偏生是个这样的……”

    “寒雪,多谢你和我说这些,但是……”白芷苦涩一笑:“我怎么比得过她呢,我如今这般模样,那姜星尔正是年轻貌美的时候…

    …”

    “阿芷,我们可以想办法让庭月看到那姜星尔的原貌啊……”

    “有什么办法呢,庭月现在正是与她蜜里调油着,怕是什么都听不进去……”

    “阿芷,只要你有心,只要你愿意……”

    “难道萧家少奶奶的位子,你真的就不想要了?”

    白芷回去的路上,脑子里依旧不停的回荡着许寒雪说的那些话。

    庭月像是中了降头一般,对姜星尔言听计从……

    那姜星尔一激即怒,粗鲁至极,行事冲动……

    阿芷,你这并不是在抢,你这是在救庭月啊,那个姜星尔,那样恶毒的女人,她总有一天会害的庭月身败名裂的。

    庭月身边只能是你这种温柔贤淑的女人,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庭月被毁掉啊……

    白芷忽然脑中激灵一下,若许寒雪说的当真是事实……

    她心头忽地冒出一个让自己都不寒而栗的想法来,她想要把这想法死命的压下去,可越是压,那想法却越是浮现清晰,渐渐将

    她的大脑全都侵占了……

    ……

    白芷再一次见到萧庭月,却是三日后了。

    而更让白芷意外的却是,原本那一日萧庭月话音里的意思,是会将她安排在他的公司,毕竟萧氏集团旗下也有很多出名的建筑

    公司,她本就是这个专业,自然有可以安置她的职位。

    但萧庭月却在见了她之后,将她直接安排在了傅子遇的公司里。

    虽然萧庭月用的理由是,傅家是建筑行业起家的,更专业,也更适合白芷,但白芷心里却很清楚,必定是有什么人在他背后吹

    了耳边风了。

    白芷待他说完,只是淡淡笑了一笑,并未接过傅子遇的名片。

    她站起身,平静的道谢:“庭月,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也谢谢你的一片苦心,我左思右想,我这样的身体,还是不要去傅二

    哥那里了,万一有什么不好,平白给人家添麻烦。”

    “阿芷……”

    她这样说,萧庭月不免心中微微有些愧疚不忍,他听了爷爷的话,心里亦是清楚,他和白芷该保持一定的距离,纵然他心中清

    者自清,但落在别人眼中,大约就是所谓的旧情不断。

    星尔又是这样纯粹的性子,他不想星尔难过,也不想两个人之间再有什么波折,那么他只能远离白芷。

    可他却忘记了,白芷是个异常敏感而又清高的人,他把她安排在傅子遇那里,她几乎是立时就敏感的知晓了他心中最真实的想

    法。

    “庭月,你别多想,我并非是不领情,只是我自己的身子我清楚,如今好不容易暂时安定了下来,我现在也不想出去工作,想要

    四处走走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