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白小姐,我们先生太想念太太,昨天半夜就回京了…...
    要宝宝,自然就不需要什么安全套了……这个男人!

    星尔抬眸瞪他一眼,可这瞪人的样子也是软媚无比的,萧庭月抱她出了浴室,回到卧室却还是不肯罢休,两人这般闹腾完,窗

    子外天色都微亮了。

    交颈鸳鸯一般沉沉睡去,天昏地暗不知今夕何夕。

    星尔迷迷瞪瞪睡着之前还惦记着要请个假,萧庭月将她拉到怀里:“别想这些了,有我呢……”

    星尔听得耳边他醇厚低沉的声音,只觉无比心安,困意袭来,再不想什么,立时阖上眼在他怀中沉沉睡去。

    这样折腾半宿,神仙也撑不住,萧庭月低头吻了吻熟睡的小妻子,她呼吸浅浅均匀的时候,他的呼吸也渐渐平稳了下来。

    一夜好睡。

    可另一人,却是别样的一番心情。

    蓉城地标建筑——萧氏集团的银色大楼,恢宏煊赫。

    时隔六年再一次站在这里,白芷心中不免思绪万千。

    今日天气回暖,白芷穿了浅驼色的长风衣,三寸的高跟鞋,长发整齐绾在脑后,薄薄扫了淡妆,气色看起来已经与初初回国之

    时,判若两人。

    她下来车子,深吸了一口气,方才缓步走入那银色的恢宏建筑内。

    前台小姐年轻漂亮,甜美问好。

    白芷亦是绽出温柔笑意,将那烫金名片递过去:“你好,我来找萧先生,昨儿与他约好了的。”

    前台小姐看到名片,态度立时恭敬了几分,笑容更是甜美:“真是很抱歉,萧董今天还未曾来公司,您看,您是改日再来,还是

    ……”

    白芷神色不由一变,昨日庭月与她说的好好的,让她今儿来公司找她,怎么这会儿了还没来公司?

    白芷哪里肯等改日,立时道:“原是约好了的,怕是有事情耽搁了,我稍等一会儿吧。”

    前台小姐将她请入会客室,又送了茶水过来,白芷捧了热茶,心里却一片乱七八糟的。

    庭月从来不是会食言的人,他既说了今日在公司见她,那么不管多大的事,他都不会误了这个承诺的。

    她就安心的等着好了。

    白芷心里这般想着,却还是有些失落。

    她来的并不早,此时都已经九点半了,他又惯是勤勉的人,往常八点钟都已经到公司了……

    难不成,是姜星尔故意拖住了他?

    白芷一点一点的握紧了杯子,不会的,今日是工作日,姜星尔必定还在京城学校上课,她又怎能绊住庭月?

    庭月自来不会是因为私事耽误工作的人,若不然,萧氏集团也不会这般蒸蒸日上。

    可时间分分秒秒过去,白芷还是未能等到萧庭月。

    前台小姐叩门进来,面上神色略有抱歉:“白小姐您好,我们萧董今儿不来公司了,您不如改日再来?”

    白芷心口一沉,缓缓站了起来,笑容却依旧得体温柔:“怎么好端端的今日不来公司了?”

    前台小姐笑着摇头:“我们也不知道,是徐特助方才说的,萧董今日有事。”

    徐特助,徐问东?那就不会有假了。

    但庭月就算是有事耽搁了,也总会与她说一声吧?

    这样把她晾着,又算什么?

    白芷抿了抿唇,却没说什么,道了谢就告辞离开了。

    阳光明晃晃的落下来,身上的冷却沁入骨髓了一般,怎么都挥之不去。

    她站定,咬了咬牙,到底还是拿出手机,拨了他的号码。

    星尔被手机震动吵醒的时候,还觉得困倦无比,咕哝了一声抱紧萧庭月的腰,不许他去接。

    萧庭月伸手拿了手机,看到是白芷的号码,他迟疑了一下,又看看怀中睡的双腮嫣然的星尔,到底还是将手机关了声音,丢到

    了一边去。

    白芷一直没有等到他接听。

    耳边传来甜美却又机械的女声,白芷缓缓的将手机放下来,双眉紧蹙,心情已经彻底的跌落谷底。

    他为什么会食言,又为什么会不接她的电话?

    他对她,真的全无一丝一毫的感情了吗?

    她是不愿相信的,明明他看着她的时候,目光是怜惜的温柔的,明明他知晓她的遭遇的时候,那样的震怒。

    难道,他真的要眼睁睁看着白忠林将她再卖一次?

    白芷攥紧了手心里烫金的名片,庭月,你不能这样待我,你不能。

    “白小姐?”

    忽然身侧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白芷慌地收了脸上神色望过去,却是东子站在一边。

    东子方才差点都要以为自己认错了人,毕竟,他一直对白芷的印象都是,她是个十分温柔善良的女人,可方才,她脸上的表情

    却有着说不出的狰狞。

    “您……方才怎么了?”

    东子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白芷敛了敛思绪,轻轻摇摇头:“没什么,就是忽然有点不舒服。”

    东子了然的点点头:“那要不要我送您去医院?”

    “不用了东子,谢谢你。”白芷柔声道谢,却又笑着问道:“昨儿庭月明明和我约好了的,怎么让我扑了个空……”

    东子听得她问,倒是笑了起来:“我们家先生昨天半夜临时起意回京了,您看看,我都忘记和您说一声了。”

    “回京了?是出什么事了吗?”这大半夜的怎么回去?机票都订不上,开车也来不及啊……

    东子笑容更盛:“哪有什么事儿,我们先生只是太想太太了,昨夜动用了私人飞机飞回去的,闹腾了半宿,我今天都差点没起来

    。”

    白芷整个人蓦地一晃,耳边嗡地一声是什么东西炸开了的巨响,太阳暖融融的照着,她却觉得冷的彻骨,掌心里是一片湿黏,

    凉沁沁的冷汗。

    萧庭月……昨晚竟然坐私人飞机回京城找姜星尔了……

    该是怎样的想念,该是怎样的浓情蜜意,才会让这样稳重克制的他,做出这样如热恋中的少年一般冲动的事情来?

    那个姜星尔,当真就有这样大的魔力吗?

    就算当年他们感情最深浓的时候,他也未曾为了她做出这样的举动,白芷第一次深深的嫉妒起姜星尔。

    她之前一直都以为,庭月待她再怎样的好,也不会超过当年待她的情分,可是如今瞧来,她白芷,不过是自作多情,真是可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