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三月春暖,春色无边
    “你到阳台上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星尔半信半疑的下床来,轻手轻脚走到阳台上去。

    她拉开窗帘,探头往楼下看,宿舍楼前有一盏灯,灯光是淡淡温暖的橘色,那一束光从高处照下来,正笼罩在他颀长的身躯上

    。

    那是三月末的初春。

    玉兰花在枝头将将绽放了小小的花苞,夜晚的空气里都浮动着淡淡的香。

    待到清晨你下楼来,树下都铺着一层澄澈的白,吸入鼻端的,尽是那馥郁的甜香,春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来了。

    萧庭月站在那灯下,手中握着手机,仰首看向她所站立的露台。

    昏黄的灯晕之中,星尔瞧不清楚他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也看不清楚他的眉眼。

    可她却觉得整颗心都陷在那柔软之中,像是被柔软温暖的水层层叠叠的包覆起来。

    我来看你,哪怕是飞雪漫天,哪怕是寒霜满地。

    我来看你,不管是冰刀霜剑,不管是春风细雨。

    我来看你,只是因为我想你了。

    管他是在一天之中的哪一个时间。

    我想你,我就这样来了。

    星尔僵立不能动弹,萧庭月的声音在耳畔温柔响起:“星尔,下来……”

    星尔忽地转过身就向宿舍外奔去,有人被惊醒,迷迷糊糊喊了一声‘是谁’?

    星尔顾不得答应一声,也顾不得套上衣服,就穿了薄薄的睡衣往楼下奔去。

    宿管的阿姨睡的正沉,星尔竟是直接扑到了走廊的窗子边,从里面拉开了窗子:“萧庭月……”

    萧庭月蹙了眉,正要制止,星尔却已经轻巧的攀到窗台上:“萧庭月,你接着我……”

    窗台有一米多高,外面就是松软的土地,可萧庭月也觉得心都绷了起来,他长腿阔步,几步上前,伸开双臂接住她跳下的小小

    身影,她扑入他怀中就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温热的呼吸撩动在他颈侧,他还能听到她蓬勃的心跳声,伴着小姑娘滚烫摄人的

    爱意:“萧庭月,我爱你……”

    “姜星尔。”

    他将她近乎凉透的身躯裹入他的风衣之中,他低头,她仰首,他的眼瞳里装着小小的她,全部的她。

    “姜星尔……”

    春风送来他轻声的叹,还有这世上最美的情话。

    “我该拿你怎么办?”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他的唇温凉,只是轻柔点水的吻,可她却最是喜欢。

    她喜欢这种满含着疼惜和宠溺的吻,比霸道强势的攻城略地,还要让她心动。

    萧庭月将小姑娘拥的更紧,似要将她揉入自己胸膛里去,星尔扬起脸,眸子灼灼璀璨:“萧庭月,我爱你,我爱你……”

    最简单的三个字,却最能表达她此刻的欢喜,除了说我爱你,她不知道还可以对他说什么。

    她最心爱的人,不远万里在深夜出现在她的面前,比他送什么价值连城的礼物都要让她欢喜。

    “先上车子。”

    她穿的单薄,身上此时还是凉沁沁的,萧庭月怕她再受凉,拥了她往车上走去。

    刚走了一步,星尔却脚步一顿:“老公,脚好疼……”

    萧庭月低头一看,昏昏的光线里,那一只玉雪可爱的小脚丫光溜溜的踩在水泥地面上,脚趾头颗颗圆润小珍珠一样的可爱,一

    会儿蜷缩着一会儿又舒展开,许是地上凉,小姑娘试试摸摸的抬起那个小脚丫,踩到萧庭月的脚背上,扬起脸,冲他甜甜笑了

    。

    萧庭月只觉一颗心都要化了,仿似怎样宠着她纵着她都不够,恨不得将她整个揉入自己的骨血之中去才好。

    “我抱你?”萧庭月看着她笑,唇角笑意也渐渐绽出。

    星尔笑的更深:“要背着……你还没背过我呢。”

    萧庭月眉眼之间溢出柔色,示意她脚抬起来,然后走到她身前蹲下:“上来吧。”

    小姑娘欢呼一声跳上去,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萧庭月将她轻巧的身子托起来,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她柔若无骨的身躯就

    这样紧紧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萧庭月一步一步走的极稳,星尔趴在他肩上,清浅的呼吸在他耳畔撩动着,男人的喉结性感的上下滑动,托住她身子的有力双

    臂,渐渐绷紧了肌肉。

    肖城开车,萧庭月和星尔就坐在后排。

    小姑娘腻歪在萧庭月的怀中,还把自己冰凉的小脚丫也塞在了他的衣襟里,逼他给她暖着。

    她身量在女孩儿中并不算矮了,一米六六的净身高,几乎算是很多女孩子的理想身高了,可偏生这一双小脚丫,估摸着穿鞋子

    最大也就是三十六码,温暖掌心覆盖上去,不消片刻就将她冰凉小脚焐热,星尔腻歪在他怀里不肯起身,下车时也要他抱回去

    。

    肖城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匆匆把车子开到了车库里去。

    回了温暖如春的卧房,星尔舒服的长长叹了一口气,扑在暖烘烘的床上蹭了蹭,不肯再起身。

    萧庭月看到她穿了浅粉色的毛绒绒睡衣,趴在大床上像只小兔子一样滚来滚去,他早在背她回来的一路上就有些按捺不住了,

    这会儿看着自己小妻子就像是在狐狸面前摊开了毛绒绒小肚子的小白兔一样,他岂有不吃的道理?

    萧庭月将小白兔直接拎到了浴室里去,解开睡衣扣子,里面空无一物,男人一双眼当即就红了起来,星尔慌地要掩上衣襟,萧

    庭月却直接将她抱起放入了满是温水的浴缸中……

    “萧庭月不行……现在不是安全期……”

    萧庭月俯身,在她耳边性感低喃了一句:“乖乖等着,我去拿套……”

    浴缸里的水渐渐凉了下来,两人的体温却逐渐的升高,触手之下一片滚烫,萧庭月只觉得怀中滑嫩肌肤快要拥不住,她香甜的

    唇却还在他胸口作乱。

    **的身子从浴缸中被抱起来,反身搁在偌大的洗手台上,星尔凉的身子哆嗦一下,抱他抱的越发紧了起来。

    “真想你赶紧毕业……”

    “为什么?”星尔双瞳迷蒙的望着身上的男人,萧庭月低头噙住她甜润唇瓣:“等你毕业……我们就可以要宝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