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就想骗我回去生孩子
    肖城一边开车一边忍了笑,太太往日里看着张牙舞爪的厉害的不得了,可到了先生跟前,撒娇卖痴无一不精……

    就是一点,平日里这撒娇卖痴的手段极其了得,但当真遇到什么事的时候,却犟的像头小毛驴一样。

    这两个人啊,唉。

    肖城忍不住轻叹了一声,总觉得先生和太太之间,还未曾到全然安定下来让人无忧的地步。

    “感觉像是牛郎织女一样……别人谈个恋爱,一起上课一起放学一起去食堂,我每天都见不到你……”

    萧庭月不由得抚额:“难道你让我回去和你一起再读个博士?”

    星尔皱了皱鼻子:“你一个白天都不在家,我可无聊了,威尔斯都看出我不高兴了,特别乖。”

    “我要是日日在家,怎么养家糊口?”

    “我又不爱花钱,很好养活的,你少挣点钱我也不会不高兴呀。”

    “那,将来咱们有了孩子,难道你不想给他最好的生活?”

    “谁要给你生孩子,不要脸……”

    萧庭月勾唇一笑:“你确定不要?唔,星尔若是不要,怕是会有很多人争先恐后……”

    “萧庭月,你敢!”星尔气鼓鼓的开口:“我还没二十呢,你就想把我骗回去给你生孩子……”

    “唉,再耽搁下去,怕是宫泽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我还没有个一儿半女……”

    “你就庆幸吧,娶了个鲜嫩嫩的小妻子,心里偷着笑吧。”

    “这会儿心情好一点了吗?”

    萧庭月的声音温柔传来,星尔心头一暖,知晓他其实自来都不是这种油腔滑调的与人说笑的性子,他是怕她心情一直不好,才

    会这样想尽了法子逗她开心。

    “好多了,你别担心我了,安心工作,我会乖乖等你回来的。”

    小姑娘一旦哄好,简直是天使一般懂事可爱。

    萧庭月这才放下心来:“回去早点睡觉,明日还要上课,我这周若无意外,周四就回去了”

    “嗯,你也早点休息,别累着了。”

    星尔依依不舍挂了电话,可 所有的不快和颓丧,却已经全然消弭无踪了。

    他的一个电话,就能让她彻底的开心起来,想来,也是没救了,这辈子大抵都栽在了萧庭月的手中。

    ……

    白芷出院的时候,萧庭月人在京城,只是吩咐了东子代他去了医院一趟。

    白芷虽心中失落,却并未表露在面上,白忠林和妻子来接长女回家,白芷亦是神色淡淡的,只是在收拾妥当离开的时候,白芷

    开口拜托了东子送她回去她从前在蓉城所住的那一套公寓。

    白忠林的脸色当即就难看了起来,白母眼中淌下泪来,拉了白芷的手不肯放开。

    东子没有作声,心中却知晓,白芷大约还是会选择妥协。

    果不其然,白芷面上神色几番变化之后,却到底还是轻叹了一声:“我过几日要离开蓉城,这几天就暂时住在家中好了。”

    又向东子致歉,东子倒无所谓的摆摆手。

    他对白芷的印象很不错,这样温柔知礼而又识大体的女人,没有人会讨厌。

    白芷跟随父母下楼,刚上车,白忠林就忍不住连声询问:“你和萧公子怎么又联络上的?这次萧公子出头为你摆平了离婚的事情

    ,你感谢人家了没有?我瞧着,他是不是心里还有你,阿芷啊,你可要抓着机会……”

    白芷轻轻冷笑了一声:“抓什么机会,庭月已经结婚了,您的意思是让我去做不知廉耻的小三?”

    白忠林啧了一声:“什么小三不小三的,只要萧公子心里有你,谁是小三还不一定呢!”

    萧庭月摆明了态度厌弃白家之后,白忠林在整个蓉城就像是落水狗一样,他本就嘴脸贪婪为人自私狠毒,从前看在萧庭月面子

    上,众人还给他几分薄面,如今谁又将他放在眼里?

    白家早就今不如昔,白忠林如今的日子极其难熬,本来还指望着白若能一步登天,孰料又发生了那样的事。

    白忠林想用二女儿去攀高枝,可白若身体有病,白家又潦倒落魄,哪里能攀得上?

    正郁郁不得志之时,却瞌睡就有人送了枕头过来,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若不死死抓住,那岂不是傻子?

    “庭月的妻子年轻貌美,又聪慧可人,您老人家倒是哪里来的自信,庭月放着娇滴滴的新欢不疼,去吃这不甚美味的回头草?”

    白忠林瞪了大女儿一眼:“哪有人这样妄自菲薄的?我可是男人,男人的心思我最是清楚,你俩当年那样好过一场,他心里怎么

    可能轻易放下?你虽然是旧人,可如今时隔多年,旧人也就成了新人。”

    白芷咬了嘴唇,心中却一片凄楚。

    若不是有这样的家庭和父母双亲拖累,她又何至于此?

    当年若白忠林不贪图那两千万,她怎会和庭月分手?

    后来嫁给段家振,白忠林若不曾吞了那六百多万的聘礼,她又怎会几次三番的被段家振打的死去活来,连婚都离不掉,还要被

    庭月听到段家振那样的羞辱于她……

    她当时真恨不得一头撞死好了,段家振那个人渣,用那样的污言秽语羞辱她,庭月心中又怎会当真没有芥蒂?

    “你不要脸,我可还要,当年吞了人家两千万,如今怎地,还要再卖一次女儿?”

    白芷这样直截了当的讽刺,白忠林却根本是面不改色厚颜无耻至极,他一边开车,一边讪讪笑了一声:“两千万对萧公子来说算

    什么,不过抬抬手指头的事儿,阿芷啊,你看看家中如今这样的境况,你回来也要跟着我们过苦日子,你这病又要钱养着,说

    不得遇到机会换一颗心脏,你就健健康康的了……”

    白芷听得这里,忽地心头一动,她血型罕见,要遇到合适的配型实在太难,若非如此,凭借萧庭月的财力,随便换一颗心脏还

    不是简单至极。

    但若是当真让她等到了这一日,她的身子彻底的好了,她就能如常人一样正常的生活,她会健健康康的,她会顺利的生儿育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