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庭月,我不想妨碍你的名声,我也不愿她知晓我的不...
    “所以,我接受了他的求婚,我想,我变心了,我跟了别的男人了,你会厌弃我,忘了我,你就可以开始你新的人生了……”

    “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就算白忠林把两千万挥霍一空,你告诉我,我也会知晓和你毫无关系,白芷,我当年对你的感情是真的

    ,亦是用心的,但你若当真用心对待我们的感情,又怎会做出这样草率的决定?”

    “我若不用心,我自会想尽一切办法抱紧你这棵摇钱树,我又怎会用这样的办法放开你?庭月,我若是健全女子,我若可以给你

    生儿育女,做一个贤妻良母,我又怎会选择这样一条路?我知你如今厌我恨我,我本从来不曾想过再打扰你……”

    白芷低低哽咽一声,偏过脸去:“我明日就 回去,你放心,我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也不会再给你造成什么困扰……”

    “回去?你回哪里去?”

    白芷强忍了呜咽:“左不过再回到白家去,若父母仁慈,还能给我一口饭一个栖息之地,若不幸,大不了再被卖一次……”

    萧庭月知晓白忠林的嘴脸,白芷如今这般模样回去,在白家又怎能安生度日,白忠林若当真不知廉耻再卖一次女儿,这样的事

    ,他又不是做不出来。

    “好好养伤吧,一切,都等你出院了再说。”

    萧庭月转过身去,白芷却忽然抬手,缝了针裹了纱布的那一只手腕,绵软无力,伤口火烫揪心,可她拼尽了全力,轻轻拽住了

    他的衣袖。

    萧庭月下意识的想要挣开,却看到了她手腕上厚厚的纱布上沁出的血渍。

    想要抽出去的手,就这样顿住了。

    “庭月……”

    白芷微微扬起一张素白尖瘦的脸,曾经的她笑起来,自信明媚,骄矜而又骨子里透出清高,可如今的她,零落成泥,任人践踏

    ,早已不知清高自尊为何物。

    萧庭月曾是她的心,她的魂,可如今,更多的却是救她出脱苦海的浮木,稻草。

    她依然爱他,爱他深入骨髓,只是这爱,比起六年前,却终究还是多了算计的成分。

    谁愿意去算计自己心爱的人,谁又愿意,从单纯澄澈的女孩儿,变成这般满手脏污?

    “你有什么需要我帮的,尽管开口。”

    “有你这些话,我死都心满意足了。”

    白芷轻轻一笑,却又虚弱的轻轻放开他的衣袖,半靠在了床上:“庭月,你已经帮了我太多,我原本以为我要死在他的手底下了

    ,幸好,遇到了你……”

    “你如今已经结婚娶妻,总要顾及你太太的感受,我,毕竟曾和你有过那样一段过往,她若是知道了,总会心里不舒服,所以,

    庭月……离婚的事情既然解决了,那么,余下的,我自己可以慢慢解决,我也想好了,去其他地方,再找一份工作,总能养活

    自己……”

    萧庭月听得她这样说,不由心中微软,白芷向来都是心底良善,又待人宽和,昔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霍霆琛傅子遇,甚至许

    寒雪,都与白芷处的极好,他更是从不曾听任何人说过白芷一句不好。

    而如今,不管她被生活磋磨成了什么样子,她却还是保持着这样一颗善良宽厚的心,亦是难得。

    既然他遇上了,就算是普通朋友一场,也总要伸出援手,更何况,她如今这般境况,身子不好,家中人又依靠不上。

    萧庭月斟酌了一番,到底开了口:“你身子这样不好,出去找工作,怕也是不长久,你若愿意,不如就去我的公司,萧氏旗下亦

    是有建筑公司,正与你的专业对口……”

    “庭月……”白芷眼眸微红,眸子里有水光微微闪烁:“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是瓜田李下……终究还是有碍你的名声。”

    “你知道我自来不在意这些……”

    “你不在意,但是旁人呢,你太太呢?她年纪尚小,又怎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少不得将来你和她之间又要因为我起了龌龊,

    庭月,若当真如此,我怎能心安?”

    萧庭月微微蹙眉:“星尔年纪虽小,却不是混不懂事的性子,我与她说清楚,她知晓你的遭遇,只会更同情于你……”

    白芷的脸色却一点点的苍白了起来:“庭月,我可否求你一件事。”

    “你说。”

    “不要将我的过往说与你的妻子知晓好不好?”

    白芷凄然一笑:“我到底是个女人,到底还是在意,我不愿你妻子知晓我如今这般不堪,我也不愿你的妻子,打从心底里看轻我

    ,瞧不起我,同情我,庭月,你知道的,我受不了这样。”

    这毕竟是白芷的私事,她不愿说出去给人知道,那么他自然也就没有说出去的道理。

    “好,你放心吧,你既然不愿说出去,那我自然也不会说给她知道。”

    白芷抬眸,定定的看着萧庭月,时光将这个男人锻造的越发魅力非凡,他就像是一块美玉,日益增添了耀眼的光辉。

    可曾经这块玉是完整属于她的,可如今,却落入了别人的掌心。

    白芷有多少个不甘啊,可又如何,每条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怨不得别人。

    萧庭月离开医院的时候,星尔已经下了飞机,正由肖城开车送她回学校去。

    明日上午前两节都是最重要的专业课,她不想缺课,只能连夜赶回去。

    没能等到他回来,星尔却乖乖的没有打电话打扰他,只是发了一条简讯。

    萧庭月坐在车子上,打开手机翻开星尔发来的那一条简讯,小姑娘大约还是不高兴了,短短的几行字里,似能看到她怏怏不快

    的模样。

    萧庭月轻叹一声,调了星尔的号码出来,拨通了她的电话。

    小姑娘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按了接听。

    “萧庭月……”原本并未觉得怎么委屈的,只是萧庭月的电话打来那一刻,小姑娘忽然委屈的嘴巴瘪着,眼泪豆子扑簌簌的就落

    了下来。

    “好好儿的,怎么又哭了?”萧庭月听到小姑娘强忍着的呜咽声,一颗心腾时就软了,早知道,就该提前安排好一切,大不了请

    几日假,过几天他和她一起回京城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