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让人毫无办法的小妖精,又能怎么办,人是他自己选...
    也许他并不用多说 什么,只要抱紧她就好了。

    “星尔乖。”萧庭月将她紧紧圈入怀中:“以后,你想要怎样就怎样,想要什么就告诉我,只要我能做到,我都会答应你。”

    星尔一点都不懂什么是见好就收,听得他这般说,立时道:“那我不许你以后和任何女人接触,不许你对任何女人好,不许对她

    们笑,和她们多说话,更不许有任何的肢体接触……”

    萧庭月瞧着她那一双猫儿一样圆滚滚的大眼睛,却为她这样稚气的孩子话而失笑出声:“好,我们星尔这小醋缸又开始发威了,

    都听你的,行了吧?”

    星尔就喜欢他宠着她纵容着她无理取闹的样子,哪怕知晓他是哄小孩子开心的话语,却也心里喝了蜜一样甜。

    她自然不会真的就做那种让人恨的牙根痒痒的妒妇,但是他事事都宠着她依着她,这样的感觉也实在是太好了一些。

    “睡吧。”萧庭月轻轻抚着她的后背,星尔喜欢腻在他怀里睡,两条小细腿也要他结实的小腿紧紧夹着,然后要他的手臂环抱着

    她的细腰,而她就摸着他硬硬的腹肌,呼吸清浅撩动在他胸前,她倒是很快睡着了,萧庭月却辗转了许久,困意重重袭来,熬

    不住了方才合上眼。

    真是个让人毫无办法的小妖精,软着磨硬着缠,他连招架的功夫都没有。

    可人是自己选的,又是自己喜欢的,宠着她纵着她,他自己心里也一百个乐意,又有什么好说的?

    ……

    清晨星尔是被手机震动的声音吵醒的,她迷迷瞪瞪睁开眼,萧庭月已经拿了手机走到了露台上去。

    星尔还觉得困倦,强撑着半坐起来,片刻后萧庭月挂了电话折转回来,面上神色却阴郁难看至极。

    他动作利索的穿好衣服,星尔瞧出他是要出门,不由有些不舍,却又怕耽误了他的事,可怜兮兮的下床走过去抱了他的腰:“老

    公……你去哪?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我一定乖乖的不捣乱……”

    萧庭月扣着衬衫扣子的手指一顿,想到那乌七八糟的一团,段家振那个人渣口不择言的污言秽语,若带她去了,万一伤到她,

    或者让她听到一些不干不净的话语,小东西怕是又要胡思乱想。

    还是等回来再细细和她说白芷的事,他也没有想过要隐瞒自己的妻子。

    经历了上一次于可的事情之后,两人是说好了的,再不能有隐瞒。

    “这次不行,一个朋友出了点事,现在还在医院里,我必须马上过去一趟,等事情解决了,我再带你去医院探望她。”

    星尔一听,不由得有些欲言又止:“萧庭月,你那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萧庭月扣好衬衫扣子,取了外套出来,一边穿一边看了星尔一眼,见她咬着嘴唇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心里不免又疼惜她这般

    的患得患失。

    “是女的……”

    萧庭月刚说了三个字,小姑娘不善掩饰自己的情绪,当即一张脸就拉了下来,垂了眼眸不肯看他,小嘴却高高撅了起来。

    “她几年前都结婚了,这样的醋也要吃?”

    萧庭月将小姑娘拉到怀中,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乖乖在家,陪威尔斯玩一会儿,无聊了让司机送你出去逛逛街,我会尽快回

    来,别胡思乱想,知道吗?”

    星尔听得他说那朋友几年前都结婚了,立时心里就舒坦多了。

    又见他这样耐着性子哄她,早就心里一丁点怨气都没有了。

    倒像是个贤惠的小妻子一样,叮嘱着他开车注意安全,记得早点回来,她就在家等着他,一路送到楼下,又看他开车出门,车

    子早就看不到了,星尔方才有些怅然的转过身回了楼上。

    他一走,好像把自己的精气神都带走了一样。

    明明知道这样的状态不对,但她却又无能为力,这辈子第一次这样掏心掏肺的爱上一个人,恨不得将他当成太阳围着他转,自

    然早已把‘自己’给抛在了脑后去。

    ……

    萧庭月的车子一路疾驰到医院,白芷所住的那一间病房,却已经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她身上穿着病号服,瑟缩着坐在地板角落里,谁都不让碰,谁也不许靠近。

    段家振和跟他一起来的两人已经被医院的保安制服,等着警察稍后过来自会有结果。

    白芷一头长发蓬乱着,病号服撕裂了,露出她瘦的几乎干枯的身子和斑驳的伤痕。

    萧庭月到医院的时候,萧家的佣人颇有些同情可怜的小声对他说道:“……那个男人带了人冲进来就反锁了房门,把东西全砸了

    不说,还把白小姐打的犯了病,又砸了药瓶子……”

    “要不是医院的保安把房门砸开,白小姐怕是一口气上不来,都要……”

    佣人隐晦的没有说出口,萧庭月也知道结果会怎样。

    这个段家振竟是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他原本还打算将白芷的离婚事宜平和解决就此掀过去这一页,可如今看来,像这样猪狗

    不如的男人,他就该一分钱都不便宜他。

    段家振看到萧庭月过来,立时死命挣扎起来,保安队长拿了警棍戳在他身上,段家振一声惨叫,蜷缩在地上抽搐着,挣扎倒是

    不再挣扎,却抬起一张脸,阴恻恻的望着萧庭月:“萧庭月,怎么,我段家振睡过的不要的破鞋,你倒是挺稀罕呢?你知不知道

    结婚以来我睡了她多少次?我告诉你,她身上所有的洞我……”

    萧庭月眸色隐隐赤红,在段家振说出这些最污秽字眼的时候,他再忍不住,重重一脚踹在他面门上,这一次,段家振哼都没哼

    一声,就昏死了过去。

    周遭是死一样的静寂,东子匆匆赶来,立时驱散人群。

    可方才段家振说的那些话,众人却听的清清楚楚。

    这男人,原来就是蓉城最神秘尊贵的萧家嫡长子萧庭月……

    听说他已经结婚了啊,太太还挺年轻漂亮的,这现在里面那女的又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