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萧叔叔,你每次都只想着那些不可描述之事!
    “有多想?”

    他就这样抱着她,不顾这街上路人的眼光,眉目柔和的看着他的小姑娘。

    “很想很想很想……超级无敌的想……想你想的都快死了……”

    “萧庭月……”

    “嗯。”

    “你想我吗?”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嗯?”

    萧庭月低头,轻轻吻在她柔嫩娇软的唇上:“想不想你,待会儿自会告诉你……”

    星尔忽地明白过来,不由得一阵羞赧,随即却坏心眼起来,苦着脸抱怨:“我都忘了和你说了,我大姨妈来了……”

    男人步履一顿,旋即却依旧气定神闲的往前走:“来了就来了,反正你不是还有其他擅长的么。”

    “萧庭月!”星尔气恼的捏了小拳头揍他,这样公然在大街上说这样的话,真是衣冠禽兽……

    那一夜的月色真的很美。

    记忆里,好像也有过很多个晚上,会有这样的美丽的月光。

    可后来回想起来,总觉得还是那一晚的最美。

    那一晚的萧庭月,只是心无旁骛爱着姜星尔的萧庭月。

    那一晚的姜星尔,是后来再也寻不到的执着爱着一个人的姜星尔。

    萧庭月将星尔压在身下,男人声音此时最是性感撩人,带着浓浓**的味道,却又偏生磨着人的心:“不是说大姨妈来了吗?”

    他低头,薄唇含了她的唇瓣,忽然又轻轻一咬:“骗子……”

    星尔吃疼,嗲嗲的撅了嘴不依他:“萧庭月你总是欺负我……你都把我咬疼了……”

    萧庭月低声轻笑,俯身自她唇间吻下一直到那羸弱锁骨,再一路下去,撩人心魂。

    …………

    星尔如水一样软在他身下,连轻哼都没有力气的时候,萧庭月忽然咬了她的耳,轻声呢喃:“姜星尔小姐,你愿意嫁给我为妻吗

    ?”

    星尔整个人还有些浑浑噩噩的,他微哑嗓音拂过她耳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待他又重复一遍,星尔

    倏然睁大眼,像是万千星辉都落入了她眼瞳一般,暗色的夜里,她的眸子这般的亮,摄人的灼烫。

    “萧庭月……”

    “星尔,你不愿意吗?”萧庭月低头,复又轻轻吻她眉心。

    “萧庭月……”

    星尔眼中有泪迸溅而出,她开口,嗓子却仿佛被黏住了,好一会儿,才听得她哽咽一句:“我愿意……”

    萧庭月低头将她脸上斑驳泪痕吮去 :“怎么这么爱哭……”

    星尔抱紧他,湿漉漉的脸贴在他胸口:“我也不知道,在你身边,我好像都不是我了……”

    云收雨霁。

    萧庭月抱了她去洗澡,星尔洗的香喷喷被他抱回被窝里,舒舒服服腻在他怀中。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说的就是他,星尔最喜欢摸他的腹肌,一块一块排列整齐,宽肩瘦腰,身材简直好的不得了。

    小姑娘软绵绵又暖烘烘的小手抚上去,萧庭月不消片刻又有些意动,星尔却卷了被子只露出一双大眼睛娇娇的看着他:“我明天

    还要回学校呢……你再折腾我,我就要散架了……”

    “那你今晚别和我睡一个被窝。”省的她又是摸又是抱的,他根本把控不住。

    “不要……”星尔立刻扑过去,手脚并用的缠在他身上,手指头戳着男人**的胸口肌肉,嗲嗲的开口:“萧叔叔,你就不能柏

    拉图一点吗?每次就只想着那些不可描述之事……”

    萧庭月抬手,双臂枕在颈下,唇角噙了一丝笑看着她:“你脱成这样腻在我身上,又是摸又是抱,你真当我是柳下惠?”

    星尔小嘴巴翘起来:“我就知道,你爱的只是我年轻鲜嫩的身体!哼!”

    萧庭月不由失笑:“比你身材更好的我又不是没见过……”

    “哈?”星尔忽然瞪大了眼,腾时从他身上支起身子来:“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和多少女人 睡过?”

    萧庭月暗暗叫苦不迭,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进去。

    他认识她时,她不过十六岁,而他已经二十八岁,二十八岁的男人,要说没有任何的性经验,也实在是太可笑了一些。

    他自然也有过一些不可对她描述的过去,但那毕竟也都是过去了。

    他初恋是白芷,而白芷身体孱弱,他与她在一起时,也根本从未想过那些事。

    后来白芷哭着求他想要一个孩子,他们第一次发生了关系,但如今回忆起来,却十分不美妙。

    而那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甚至不能算作一次。

    白芷连正常的男女欢爱都承受不住,又怎能生孩子,因此,无论她后来怎样哭求,他还是拒绝了她的那个提议。

    再后来,他们分手,他也有过一小段颓废的时光,只是男女情事上,他尚且是有些洁癖的,因此,那半年虽然身边走马灯似的

    女人都没有断过,但真正更进一步关系的,却几乎没有。

    身前的小姑娘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咬了嘴唇看着他,质问着。

    萧庭月伸手捏了捏她鼓囔囔的腮帮子:“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走?”

    身材好的女人他确实见过不少,但也仅限于见过而已。

    “不许看!”

    星尔把他的手拍开,气鼓鼓瞪着他:“你再敢看别的身材好的女人,我也去看别的身材好的男人去!”

    “你敢!”

    “你敢我就敢!”

    小姑娘不知怎么的,忽然又委屈起来,“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我爱你,才这样欺负我!”

    “我怎么又欺负你了?”

    萧庭月轻轻揉了揉她雪白的耳:“我难道还不够疼你?”

    “不疼!就是不疼!”星尔扑到他怀里,滚烫的泪又落下来滴在她心口:“我就是觉得不够,不够,萧庭月你说我是不是太贪婪了

    ,我想要好多好多的爱,你给我的爱……”

    萧庭月虽捉摸不透小姑娘的喜怒无常,但却也隐约猜得到,打小跟着外婆长大的孩子,大抵都是极度缺爱缺安全感的。

    也许他并不用多说 什么,只要抱紧她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