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我太太刚回蓉城,我去接她
    程然想要给星尔打一个电话问一问,可电话都要拨通了,他却还是挂断了。

    莘柑如果真有什么难言之隐,他又何必去亲手戳穿?

    事到如今,他遭遇这样当头一棒,心里却还想着她会不会在朋友面前为难。

    程然摇头笑了笑,怔然坐在床上,伸手抚了抚那一条雪白长裙,她穿上这裙子,真是漂亮。

    也许从小时候,她追在他身后怯怯的喊着程然哥哥的时候,也许在他牵着她的手,她乖乖的走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这一辈子无

    论如何,都无法恨她了。

    ……

    车厢外的青山渐渐清晰了轮廓,莘柑是在黎明将至的时候抵达京城的。

    姜心恋的人看到她那一刻,就打了一通电话,片刻后,莘柑亲耳在电话里听到了程然沙哑低沉的声音。

    他无恙了,她安心了。

    从此以后,山长水远,她怕是连站在他面前,说一声对不起的机会,都没有了。

    “莘小姐,跟我走吧。”

    为首的那个男人身量矮小,精瘦无比,一双眼睛昏昏沉沉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却让人心头发寒。

    莘柑不过稍稍慢了一步,那人的脸色就蓦地一沉,眸中神色阴鹫下来,抚了下巴声音粗嘎的开口:“莘小姐,磨磨蹭蹭的,误了

    咱们小姐的事,你可得吃不了兜着走!”

    莘柑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她下意识的定定看了这男人一眼,那男人却像是打量着猎物一样的神色审视着她,莘柑紧紧攥

    了攥手包的带子,垂了眼眸,没有再说什么,低头跟了几人,向前走去。

    ……

    星尔回到蓉城的时候,已经快要晚上九点钟。

    她想要给萧庭月一个惊喜,一路忍着都没有给他打电话,直到将苏苏送回家,星尔方才拨通了萧庭月的电话。

    “星尔。”

    他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立时将所有的不安和疲惫全都抹去。

    “萧庭月,你觉不觉得今晚的月光很美?”

    萧庭月听得她脆铮铮的声音传来,不由得唇角含了笑,这小丫头今日怎么忽然浪漫了起来。

    萧庭月握了手机走到窗边,窗子外哪有什么很美的月光,今日月亮不过美人眉一样弯弯一牙,云层那样厚,层层遮盖之下,乌

    压压的,哪有什么月光。

    难不成,是 莘柑的那座城市月亮很大?

    “是你心情好的缘故吧?”

    “是啊,我心情特别好,看到程然那样真心实意的求婚,对莘柑体贴入微,我心里特别安慰……”

    星尔说着说着,声调却忽然低落了下来:“可你却没有向我求过婚……”

    萧庭月倒是一怔,求婚……

    他这一生,倒不是没有求过婚,当年与白芷,甚至不顾家人的反对,执意订了婚,可最后,两人却还是分道扬镳。

    萧庭月此时忆起这些,也不过只是心中些许唏嘘而已,他对白芷的感情,早已不复存在,而如今,也不过是怜惜和同情的成分

    居多。

    “那等你回来……等我这周回京……”

    “萧庭月,我不要等,我就要现在!”

    萧庭月不由失笑:“胡闹,现在难不成我飞过去?”

    他是知道她今晚要住在自己的好闺蜜莘柑那里的。

    “你飞不过来,我可以飞过去啊!”星尔再忍不住,电话里嘻嘻笑起来:“老公,我回来了,我现在在蓉城,你快来接我,我想死

    你了!”

    女孩子欢快撒娇的声音瞬间涌入耳膜,萧庭月恍惚间竟是有些莫名的晕眩,好似这是不真实的一场梦似的。

    可他却已经转过身去直接向病房外走:“你在哪里,我现在就过去!”

    星尔报了她的地址,萧庭月又叮嘱她千万不能乱跑,就乖乖站在原地等他,这才挂了电话。

    他拉开病房门,直接向外走,却全然忘却了白芷还在病床上躺着。

    “庭月……”

    直到白芷气若游丝的声音缓缓响起,萧庭月这才倏然停了脚步,他回过身,眉宇却微蹙了蹙:“阿芷,你先好好休息,佣人就在

    隔壁,我有事现在就要走了。”

    白芷苍白无力的一笑:“我都听到了,是你太太吧。”

    萧庭月轻轻点头,“是,我太太刚刚回来蓉城,我去接她。”

    他自己都不晓得,他提起星尔的时候,眉宇之间那样的柔和而又宠溺。

    白芷嫉妒的心都疼了,她的手藏在被子下,紧紧的攥着,攥的掌心里一片血肉模糊,可她面上笑容却越发柔软脆弱:“那你快些

    去吧,晚上天冷,别让她冻着了。”

    “你早点休息。”

    萧庭月转过身去,直接出了病房。

    白芷看着他关门离开,没有任何的留恋,只是步履匆匆,很快就听不到他的脚步声了。

    白芷偏过脸去,泪缓缓滑了下来,却又随即死死忍住。

    没关系,没关系的白芷。

    如今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端,接下来,她只要再耐心一点,再耐心一点就好了。

    萧庭月的车子在马路对面停下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对面翘首盼着的星尔。

    她也看到了他的车子,立时兴奋的冲他这边拼命的摆手。

    星尔穿了一件毛绒绒的羊羔毛机车款外套,黑色的铅笔裤马丁靴,长发依旧扎了马尾,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

    街边广告牌上的灯光五彩斑斓的落在她的脸上身上,她像个孩子一样蹦着跳着,欢快无比的等着他过来。

    她的快乐总是能无形的就把人感染,看着她笑,好似你也会忍不住的跟着笑起来。

    可谁又能知道,就是这样坚韧的,鲜活的,灵动的姜星尔,却在不久的后来,被折磨的面目全非。

    萧庭月下了车,东子去前面调转车头。

    他穿过马路向她走去,她忍不住的从路基上跳下来就要冲到他的身边去,萧庭月快走几步过去,星尔扑过来抱住他,像是从前

    十六七岁时那样活泼可爱的小姑娘一般,抱住他的脖子,挂在他的身上,两条纤细的长腿紧紧夹住了他的腰。

    小姑娘在他怀中撒娇,幼嫩的嘴唇贴在他脖子上轻轻的蹭着,咬他的下巴,又咬他的耳朵:“萧庭月,我好想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