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我答应你,我不跑了,我乖乖听话……
    “我没有,我根本不知道他会来……”

    “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他已经见到你了,你就该死!”

    “好……就算我该死,那和程然有什么关系?”

    “你不乖乖听我的话啊,你连父母弟弟都不管了,我没办法,只能把对你掏心掏肺的男人给弄走喽……”

    “你到底要做什么,姜心恋,你到底想要我怎样……”

    莘柑整个人几乎脱力了一般瘫软在床上,程然……如果程然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她怎么对得起他,对得起他的父母双亲?

    程然是独子,程家父母唯一的儿子啊。

    “我之前说过了,让你跟你弟弟来京城,你却一个人偷偷跑了……啧,莘柑,怎么,你觉得你跑了我就拿你没办法 了?”

    姜心恋轻笑一声:“像你这样妖妖娆娆 最会勾搭男人的贱人,我要是不把你看在眼皮子底下,我怎么安心呢……”

    若不是实在毫无办法,她又怎会让莘柑来碍她的眼?

    可裴昭那一日送了赵靖慈回来之后,待她较之往日愈加的柔情款款,送她的那一副珍珠首饰,她如今正戴在身上呢。

    但又如何,到得晚间夫妻恩爱的时候,她甚至忍着屈辱用了莘柑之前用的种种沐浴品,还特意喷了一点略带催情效果的香氛,

    可结果呢?

    裴昭也确实很亢奋,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薄纱睡衣近乎透明,露出窈窕的身段,裴昭看着她眼睛都微微红了,可又怎样?

    他依然还是做不到最后一步。

    她躺在他的身下,眼泪不断的时候,裴昭却连安慰的话都未曾说一句,就起身离开了他们的卧室。

    她出嫁之前,姜太太曾经千叮咛万嘱咐,女人在婆家立身的根本,就是生一个继承人出来。

    丈夫是靠不住的,因为做妻子的总会人老珠黄。

    唯有儿子,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那一块肉,才是自己后半生的指望和依靠。

    裴昭这样,她怎么生一个儿子出来?

    如果莘柑就是最后的希望,她连这一份羞辱也能咽下去。

    嫁进裴家的她,万众瞩目无数人羡慕,她又怎么能落得一个灰溜溜黯然落幕的结果?

    “莘柑,回京城来,乖乖按照我的吩咐做事,我让你怎样你就怎样,你肯了,程然自然安然无恙的回去,你不肯?很简单……”

    姜心恋微微眯了眯眼,她还记得,当初姜心语找了几个混混儿要凌辱姜星尔,萧庭月抓到那几个人之后,就在姜家宅子外,把

    那些人的手指头一根一根剁了下来。

    姜心语因此还吓的大病了一场。

    “我会让人把程然的手指头一根一根的剁下来,他不是在银行上班吗?啧,这没了手指头,以后怕是连工作都找不到了吧……”

    莘柑的泪似是流干了,她伏在床榻上,听到外面的叩门声,准公婆的声音有些焦灼的在门外响起,他们是看程然还未回来,又

    联系不上,开始担心了吧。

    莘柑强撑着一点点坐直了身子,这是她莘柑自己的孽,和程然有什么关系?她凭什么要去牵累到程然?

    如果程然因为她而毁了这一辈子,她和姜心恋这样的畜生又有什么分别?

    好,她的孽,她来担。

    不过是做提线木偶而已,又有什么不能承受?

    在她被姜心恒糟践的时候,她莘柑早就不是原来的莘柑了!

    “姜心恋,你放了程然,你让他安然无恙的回来,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不跑了,我乖乖听话,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让你死,你会去死吗?”

    莘柑跪坐在床上,最后一行眼泪缓缓淌了下来:“姜心恋,如果你现在说我死了程然才能回来,我现在就从楼上跳下去。”

    “别啊,现在还没到你死的时候呢,你既然肯乖乖听话,那我现在就让人放了你的未婚夫,不过,在我放了你的未婚夫之前,我

    要你连夜回京城来,不许和任何人有任何的联络。”

    “还有,别想着给我翻腾什么幺蛾子,程然的背景,我让人摸的一清二楚,你只要一丁点让我不顺心,我就会让他的日子不消停

    ,莘柑,别想着和我斗,你怎么斗得过我呢,认命吧!”

    莘柑握着手机,很久很久的沉默之后,她哑哑的应了一声:“好。”

    程然是天色将明的时候回到家中的。

    那些人莫名其妙的跑出来,又莫名其妙的把他给放了,若不是身上这点小伤真实存在着,他还以为是自己喝多了做的一场怪梦

    。

    但现在程然无暇顾及这一切,他一夜没回来,手机又被关掉了,也不知道莘柑担心成什么样了,

    开了手机就拨莘柑的电话,却提示关机了,程然更是忧心忡忡。

    给父母报了平安之后,一路疾驰回了他们的家。

    窗子那里还有淡淡的光芒,程然的心头一定,停了车子往楼上奔去,敲门却无人应。

    程然一颗心又突突跳了起来,他拿出钥匙开了门,室内却是一片死寂。

    “莘柑……”

    程然站在玄关处,轻轻唤了一声莘柑的名字,客厅的窗子开着,窗帘拂动,却没有莘柑的回应。

    程然忽然向卧室那里奔去。

    推开门,黎明的晨光熹微落在房间里,他看到他买给莘柑的那一条白色长裙,此刻正静静的躺在他们的新床上。

    白色长裙搭配的白色高跟鞋,亦是安静放在地板上,裙子旁边,是一个暗紫色的首饰盒,程然怔怔的走上前,他给莘柑套在手

    指上的那一枚戒指,此刻就在里面。

    程然只觉得心脏一阵锐痛,他握着那盒子,怔怔然的跌坐在地板上,她走了……

    她终究还是对他毫无任何感情,她终究还是不愿和他在一起,成为他的妻子。

    压在戒指盒下的一张白色便笺纸,程然最后失魂落魄站起身的时候才看到。

    他捡起那张纸,纸上是莘柑留下的字迹。

    她说,程然,你把这个没有心肝的莘柑,彻底的忘记了吧,是她配不上你。

    “莘柑……”

    程然低低的呢喃出声,手上力道渐渐加重,将那薄薄的便笺纸,攥的一片枯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