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莘柑,你挺能耐啊,我的男人你都勾搭上了……
    星尔挂了电话,转身回来宴会厅,众人正折腾的热闹无比,莘柑和程然被程然的朋友簇拥着,起哄着让他们亲一个,亲一个。

    莘柑脸皮薄,早羞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程然脸上的欢喜根本都遮掩不住,却还不忘顾忌着莘柑怕羞,只在她额上轻轻吻了一下。

    “真好。”

    苏苏亦是哭的红了眼睛:“看得出来程然哥对莘柑是真心的,莘柑以后一定会幸福了……”

    “我们都会幸福啊。”星尔揽住了苏苏的肩,苏苏一笑,嘴角酒窝浮现:“当然是我们的星尔最幸福了,毕竟萧叔叔对你那么好。

    ”

    星尔抱了苏苏摇晃:“也不知道将来我们苏苏便宜了哪个臭男人……”

    “怎么轮到我就是臭男人了?”苏苏佯怒,星尔赶紧哄她:“那我不是舍不得吗,怕你们一个个结婚了,就把我忘了……”

    “你以为都像你这么小没良心呀?整天挂在心上挂在嘴边的都是萧叔叔这萧叔叔那……”

    两个小姑娘闹成一团,莘柑在台上看着她最好的两个朋友这样笑着闹着,她也终是忍不住笑了。

    程然看着她笑,这颗心方才一点一点的落定。

    他能感觉出来,莘柑满腹心事,莘柑对他,并无什么感情,可他相信,他待她好,就如小时候的程然哥哥对莘柑妹妹那样的好

    ,她一定会对他敞开心扉,也一定会逐渐的喜欢上他。

    他有百倍的耐心和包容,他一定会等到那一日。

    第二日是苏苏家中长辈寿诞,因此原定的就是周六订婚礼后苏苏先回蓉城,星尔留下过一夜,陪伴莘柑。

    可苏苏临行时,星尔却又改了主意,也许是赵靖慈电话里的那几句无心 的问询,让她整个人整颗心都乱了。

    她想要回去见萧庭月,她还有一肚子的话想要和他说。

    莘柑看出她有心事,就没有过多的挽留,依依不舍的送走了二人,程然握了她的手扶她回房间去:“外面冷,别冻着了。”

    莘柑点点头,任程然将她扶进屋去。

    “等过段时间,五一放假了,你再叫星尔和苏苏来玩,我们好好尽一尽地主之谊,怎么样?”

    程然轻轻拥住莘柑,她那么小小的一个儿,此刻却在他的身边怀中。

    他没有想到还会和她这样遇上,也没有想到,她竟是成了他的准妻子。

    莘柑点头,程然见她乖乖的坐在这里,心都软了,他俯身轻轻吻了她一下,见她似是害怕的样子缩了缩身子,程然又轻轻抱了

    她一下:“你在房间里休息一会儿,等我把几个朋友送走就回来陪你。”

    “那你路上慢一点。”

    “放心吧,我喝了酒,不开车,专门让我们宿舍老五开车送,别担心我,躺下来休息一会儿,你也累了一天了。”

    莘柑送了他出去,看他和朋友一起上了车,程然似还有些依依不舍的样子,冲立在窗边的她摆了摆手。

    他的朋友好似在起哄 笑他,莘柑羞赧的缩回头,转过身掀开被子躺在了床上。

    她就要成为程然的妻子了,这一切好似都超过了她的所有想象,她原本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结婚了……

    她为什么会这样突兀的忽然要和程然在一起,也许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一日忽然出现的裴昭吧。

    裴昭……

    莘柑轻轻闭上眼,面前却又浮现出那一日的画面。

    漫天飞雪之后,他深邃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几乎下一瞬,就能把她整个人完全穿透。

    她从不曾那样的怕过,那一瞬间的寒意几乎袭遍全身,她不知如何是好,程然好似成为了她的救命浮木,要她不管不顾的想要

    抓紧。

    好似这样做,就能把过往的一切全都了断,彻底的了断。

    现在,她和程然订婚了,很快他们就会择好日子结婚,这样,姜心恋会彻底的放下心来了吧……

    她也不会再为难她的父母和弟弟了,她安心做她的姜家少奶奶,她莘柑,老老实实做她的程然妻子,这一页,终是可以彻底的

    掀过去了吧……

    莘柑迷迷瞪瞪的闭了眼,倦意袭来,一整日忙的脚不沾地,虽然程然事事都安排妥当,但她身为订婚礼的女主角,又怎能真的

    闲适无比?

    莘柑不知怎地就睡着了,待再睁开眼,却从半开的窗帘那里看到外面天色全都黑了下来,万家灯火明亮璀璨,可程然却还是没

    有回来。

    莘柑一下睡意全无,坐起身拿了枕边的手机,手机上提示,半小时前程然曾给她发了简讯。

    说是已经将朋友安然送到家,他很快就会回来了。

    估摸着时间,这会儿程然怎么也该回来了,莘柑只觉得心绪不宁,赶紧拨了程然的电话,可那边却已经提示了关机。

    莘柑只觉得整颗心骤然的提了起来,无数种不祥的念头齐齐涌上心头来,她心脏里冰雪覆盖浇注一样的寒凉,手指颤抖不停打

    绊,翻开通讯录找到仅存的几个号码,里面就有那个老五的,莘柑慌忙拨了过去。

    老五接了电话,却说帮程然把朋友送到家之后,他就开车直接回了自己家,因为程然遇到了外地来的亲戚,想要去家里坐坐,

    所以就不用他再送程然回去,而由程然的亲戚开了程然的车,他还以为程然早就到了,怎么这会儿还没回来?

    莘柑越听越是慌神,挂了电话,正想着打给程然的爸妈,手机却又响了。

    那一串数字在手机上跳动的时候,莘柑只觉得她的全部世界都是一阵天旋地转。

    姜心恋。

    莘柑疯了一样按了接听:“你把程然弄到哪里去了,姜心恋我和他就要结婚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们?你到底要怎样,是不是

    只有我死了你才肯罢手?你放了程然,他是无辜的,你放了他,我去偿命好不好……”

    “哟,这么快就爱的这么死心塌地了?”

    姜心恋讥诮一笑,声音却含量刺骨:“莘柑,你挺能耐啊,从蓉城跑了,却还能勾搭上我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