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确实,萧庭月从来没有向她求过婚……
    “她还年纪小,行事是有些莽撞,慢慢教着就好了。”

    “嗯,我瞧着她漂亮又聪慧,看了就让人心里喜欢,也只有她这样相貌的,才配得上你。”

    白芷从他回应中很容易就听出,他不喜欢别人说姜星尔的不好。

    她不露痕迹的换了口风:“庭月,刚才,是你太太找你吗?”

    她说着,复又轻轻蹙了蹙眉:“若是她有什么误会,我可以亲自向她解释的,千万别因为我这样的人,闹的你们不愉快,庭月,

    你知道的,这样我无法安心……”

    “你安心养伤吧,星尔不是这样的人,她如今在京城念书,我改天再带她来看你。”

    “她在京城念书?哪一所大学?”

    “b大。”萧庭月说完,颇是与有荣焉的加了一句:“她是去年蓉城的高考状元。”

    白芷不由得赞叹了一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成绩还这么厉害,真是了不起,说起来,我也是功课极好的,但却从未拿过状元

    ……对了,她在b大读的什么?”

    萧庭月的脸色却忽然凝了一凝,片刻后,他方才淡淡道:“她读的建筑。”

    “建筑?这不是和我一样……”话说了一半,白芷忽地又掩住了口,满面愧色:“我不是这个意思,庭月……”

    萧庭月看了她一眼,站起身来:“不关你事,是星尔自己喜欢。”

    他抬腕看了看表:“我先去公司,这边有佣人照应你,有什么事,你打东子电话。”

    白芷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他,却没有开口挽留,“嗯,你只管去忙吧,不用理会我,我身上的伤也没什么大碍的。”

    萧庭月微微颔首:“我已经联系了律师,不日就开始处理你和你丈夫的离婚事宜,你安心等消息就行。”

    白芷眼圈微微一红:“庭月,又要麻烦你为我做这些……我心里很不安,很愧疚。”

    “别胡思乱想,安心养伤吧。”萧庭月转身出了病房。

    白芷躺在那里,一颗心突突的跳着,再也难安。

    姜星尔读的建筑系,竟然也读的建筑系……

    她想到萧庭月刚才那一瞬间的表情变幻,她跟他这么久,怎么会不了解他的习惯。

    姜星尔读建筑,绝不是他所说的因为她喜欢,这里面,一定还有什么姜星尔不知道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很有可能和她有关。

    白芷觉得心跳的越来越快,如果姜星尔知道这些……如果这个小姑娘哭闹起来,如果……

    庭月……

    白芷轻轻长叹了一声,缓缓向后靠在了枕头上,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我是真的无路可走了,庭月,庭月。

    如果在美国的日子还能过下去,还能忍下去,她绝不会回国来,她曾是多么心高气傲的女子?又怎么会让自己做这样为自己不

    耻的事?

    可她快要活不下去了,白家拿不出那一笔聘礼,她离不掉婚,她只有被段家振活活打死。

    她奢求的并不多,她如今也并无有破坏庭月家庭的想法,但若是庭月还念着旧情,这些却不是她可以掌控的。

    她只是想过平静安稳的生活,她并没有那么贪婪。

    如果庭月对她全无情意,冷漠到底,不管不问,她也会不再纠缠下去。

    可今日,他看到她伤痕累累的样子,很明显的心疼了。

    白芷躺在床上,轻轻闭了眼。

    他们的过去实在太美好,太让人回味了,男人都是这样的动物,捧在手心里的就不稀罕了,曾经拥有又再度失去的,才让他们

    最是恋恋不忘。

    而忘不了,就是最好的回应。

    ……

    星尔和苏苏两人,一人送了莘柑一套漂亮的首饰,又包了一个厚厚的大红包。

    莘柑原本不愿收,但又怎能拗得过两人。

    订婚礼办的并不怎么盛大,但贵在温馨而又用心,程然的家人不多,朋友同学倒是来了不少。

    莘柑本来还自卑脸上这一道伤,想要遮掩一番,程然却不许,莘柑也就作罢了。

    订婚礼服莘柑本想随便去租一件即可,毕竟程然还想买房子,可他手中积蓄也只够首付。

    但程然却执意去买了一件几千块的白色长裙,他自己穿的,却还是去年买的那一套黑色西装。

    订婚的戒指,程然只是给自己挑了一枚指环,要给未婚妻的,却是镶了钻,虽然钻石并不大,戒指也不到一万块钱,可程然这

    样的一片心意,还是让人感动。

    星尔和苏苏站在台下,看着程然把戒指套在莘柑的手指上,看着莘柑夺眶而出的眼泪,两个小姑娘也不由得泪流满面。

    星尔拍了很多视频,还把自己哭的像是小兔子一样双眼红红的照片发给了萧庭月看。

    他大约是正在忙碌的缘故,并没有回她的信息。

    星尔也顾不上理会这些,订婚礼来的都是同龄人,大家很快笑闹成了一团。

    赵靖慈一个劲儿催着星尔给她发视频过来,这小少爷原本也想一起来参加订婚礼呢,还是赵靖之不肯松口,怕他又跑去惹事,

    更何况赵靖之腾不出时间送他,总不好再麻烦裴昭。

    如今开了春,裴昭已经开始逐渐接手裴家事务,日益忙碌起来,哪里好再麻烦别人。

    赵靖慈看到星尔发来的照片和视频,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忍不住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姜星尔,人家订婚你哭什么啊,难道你

    老公那时候没向你求婚吗?”

    星尔本来还想反击,可赵靖慈这话却是一下子就把她炸醒了。

    萧庭月确实从来没有向她求过婚,虽然,那一次从警察局出来,他在世人面前宣布她是他的太太。

    可是私底下,或者任何一个正式的场合,他都没有开口问过,星尔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他们连订婚仪式都没有,结婚证书也是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她丝毫不知情就拿到手了。

    更不要提婚礼。

    星尔的心情忽然低落了下来,她很想见萧庭月,很想现在就见到他。

    “怎么不说话了啊,我不会刺中你的痛处了吧?”赵靖慈讨人嫌的声音传来,星尔‘呸’他一声:“我懒得搭理你,忙着呢,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