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那你乖萧庭月,等你来了我好好奖励你!
    “为什么离不掉?”

    “他说,离婚可以,让我赔他六百多万的聘礼,我拿不出来……”

    白芷似是不愿提起这些让她难堪的事情,她说到最后,声音蚊蝇一样弱小,面上泛了淡淡的红,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萧庭月感觉到她在他怀中隐隐颤栗着,他承认,他对她的遭遇是怜惜的,不管怎样,这是他曾用心喜欢过的女人,除却决绝分

    手一走了之,她从未曾做过对他不起的事。

    “你安心养伤,其他事交给我。”

    “不要庭月!”白芷急急开口:“你没有义务为我做任何事,这些麻烦更不需要牵累你,庭月,我会自己想办法解决的……”

    “阿芷,我说了,这件事,我来解决!”

    萧庭月将她抱入病房,轻轻放在病床上,医生和护士已经准备就绪,等着给她处理伤口。

    白芷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有在外人面前说什么,沉默的看着他转身出去了。

    护士把她身上的衣裳褪掉,贴身的衣服上沾了血渍,要用剪刀剪开,护士小声的安抚着她,说会有点疼。

    白芷却自始至终都没觉察出那疼,这点疼算什么呢?

    如果可以回到他的身边去,她愿意再承受比这更重十倍的痛楚来。

    身上衣衫尽数被褪掉了,她身上累累伤痕新伤旧伤都横亘在医生护士眼前,众人看着她 的眼神也不免有些微微怜悯。

    白芷偏过脸去,轻轻闭了眼。

    隔着门上小小的一块玻璃,能隐约看到他高大的身影立在外面。

    他就在外面守着她,像是丈夫守着妻子一样。

    她知道,她成功了,她成功的换取了他的怜惜。

    一个男人,只要还肯怜惜一个女人,那么,以后他和她之间就会有无数种的可能。

    而她会耐心的,等着那些可能一点一点的生根发芽,到最后,枝繁叶茂,再无可撼动。

    ……

    周五中午,回来宿舍,星尔就给萧庭月打了电话。

    彼时,白芷刚刚输完液,沉静的睡了。

    萧庭月本打算通知白家人,但想到白忠林那让人作呕的嘴脸,若知晓今日之事,怕是又要借着白芷缠上来。

    他实在厌烦和这样人再有任何接触,就叫了宅子里的佣人来医院照顾白芷。

    看到星尔打来电话,萧庭月这才忽然想起,原本和她说好了的,要让东子今日去接她回来。

    可现在看看时间,在她放学之前,却是赶不上了。

    转过身去接了电话。

    正想着怎样和这小东西解释,星尔却在电话通了之后,一股脑的说了一大堆。

    她说莘柑周六要和程然订婚,她和苏苏要一起过去参加,她这周就不能回去蓉城了。

    萧庭月听着她最初电话里还一派欢喜的样子,到后来却又有些失落的抱怨:“可是我也好想你啊……这样一来,我就又要等好几

    天才能见你了……”

    萧庭月不知为何,听得星尔这样说,竟是忽然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星尔的脾气实在太烈了一些,上次因为于可的事,她就能闹的天翻地覆,如今若是再要她知晓白芷,不定又要怎样吵闹的不可

    开交。

    小孩子心性单纯难得可贵,可这孩子气的爱冲动又行事毫无章法,也实在让人头疼。

    而自上次两人敞开心扉沟通之后,他也决定今后任何事都不再瞒着她,但白芷的事,他一时还未想好到底该怎么和她开口。

    毕竟白芷和于可又不一样,他从前不喜欢于可,可他从前却是爱过白芷的。

    星尔这周回不来,他倒也好趁此机会将事情理清头绪,白芷的婚姻需要尽快解决,白家人是指望不上的,而他,也不能袖手旁

    观,眼睁睁看着段家振再将白芷带回美国要她日夜生活在家暴之中。

    总归是一条人命,更何况,白芷是这样善良柔软的好女人。

    听得她对他又是撒娇又是抱怨的嘀咕了好半天,萧庭月只得耐着性子哄小姑娘开心,毕竟,他离开将近一周,也着实是想她的

    ,而她想他,自然比他更深更重。

    “好了,我都知道……我下周就回去了,你在学校好好念书……”

    “对了,去莘柑那里,需要什么礼物准备了吗?还有礼金……”

    他怕她年记小,还不知道这些人情往来,事无巨细一一叮嘱,星尔到最后都不耐烦起来:“萧叔叔你现在怎么像唐僧一样啊,我

    改口叫你萧爷爷好了……”

    萧庭月佯怒:“没大没小!”

    星尔趴在床上嘻嘻笑:“你这些日子都在忙公司的事吗?有没有背着我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萧庭月若不是知晓她的性子,还以为她千里眼呢能看到他现在在做什么。

    “怎么敢?家里那位小老虎比威尔斯还厉害,天都能掀翻了,我还想安安生生过日子呢。”

    星尔这才心满意足:“那你乖,等你来了我好好奖励你。”

    “奖励我什么?”萧庭月眉眼间染了淡淡的柔色,想到她娇媚可口的样子,倒是忍不住的有些心头火起。

    “你到时候就知道啦,我挂了,该上课了!”

    星尔嘻嘻笑着挂了电话,萧庭月不由得很恨磨了磨牙,这个小东西,小妖精,他真是太惯她了一点。

    萧庭月挂了电话,转过身来,却看到白芷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她安静躺在那里,目光寂寂,眉宇轻蹙,一片清愁掩盖不住。

    他一怔,旋即却是温声问道:“我把你吵醒了?”

    白芷轻轻摇了摇头:“庭月,你和你太太感情真好……”

    萧庭月看了她一眼,收了手机,把她的床升高,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我见过她的照片,她长的很漂亮,年纪也很小,你该是很喜欢她的吧。”白芷轻轻的询问着,她的神色很平和,就像是旧友重

    逢,互问一句对方的近况似的。

    “她现在还在念大一,确实是个小孩子。”

    他说起他的那位妻子的时候,眉眼里不自禁的就带了淡淡的欢喜和柔色,他不知晓,她却看的很清楚。

    白芷也笑了笑:“我没想到你最后娶的竟是个这样的妻子,当然我不是说她不好,她很好,只是,我以为你会娶一个温柔贤淑的

    太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