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庭月,你别管我了……不要脏了你。
    他以为她过的很好,至少那个男人给了她安稳的承诺和一个家。

    他如今也很好,有了挂在心尖子上的惦念着的那个人。

    所有往事都随风而去,他以为这一生不会再和她有任何交集,就算某一日忽然遇上,他大约也只会很平和的点点头问一声好,

    风轻云淡的告别,水过无痕的继续各自的人生。

    可他怎么都想不到,时隔六年,他会在这样的情境下遇到白芷。

    她被他的丈夫打的快要死了,她满身是伤的躺在地上, 几乎连呼吸都微弱了。

    她那个被打落了几颗牙齿的丈夫滚在地上惨叫着,口里依旧在骂骂咧咧个不停。

    她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

    萧庭月缓缓向她走了一步,却又站定了。

    他看到,被打的面目全非的白芷,瑟缩着,颤栗着,缓缓抬起一双枯瘦的手来,轻轻捂住了自己伤痕累累的那张脸。

    紧闭的指缝之间,有大颗大颗的泪水溢出,她哭的没有声音,没有一丝丝的声音,却更让人心里难受。

    萧氏集团楼下的保安训练有素的将人群驱散,现场隔离开来。

    东子当胸一脚踩在段家振胸口,他本就身手了得,这样一脚踹下去,段家振只觉得肋骨好似都要被踩断一般,偏头沤出一口血

    来,却是连叫都叫不出声了。

    “东子。”

    萧庭月抬手,摘了身上风衣,他声音平淡,可却波云诡谲一般沉沉压来,东子应声:“先生,您尽管吩咐!”

    萧庭月拿了风衣走到白芷身边,他弯腰,用风衣盖在衣衫被撕扯的几乎破烂的白芷身上,然后,将她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

    “我送阿芷去医院,这个人,你好好招呼着……”

    “萧庭月!那个贱人早就里里外外被我睡透了,怎么,现在你是要来捡我穿过的破鞋了……”

    段家振忽然剧烈挣扎着喊出声来,东子一脚踹在他脸上,段家振惨叫一声,直接晕死了过去。

    萧庭月抱着白芷,却忽然顿住了脚步。

    抱在怀中轻的几乎没有分量的那具身子,在段家振忽然喊出这样难听羞辱人至极的话语之后,渐渐剧烈的颤栗起来,她依旧双

    手捂着脸,可那紧闭的手指之间却缓缓有了微微裂开的缝隙。

    他恍惚还能想起他们风华正茂的那些年。

    白芷的眼睛不甚明亮乌黑,瞳仁带着一点淡淡的琥珀色,可是笑起来的样子却总是慵懒里又透着无形的自信。

    那个时候她的眼瞳里还有光,无尽的光芒和希冀。

    再后来,那光渐渐被哀愁和泪光取代,留在他记忆里的,也总是她含着泪转身决绝离开的那一个画面。

    可是现在。

    他透过她的指缝看到了她的眼睛,那里面是死灰一片的孤寂和绝望,连泪都要干涸了。

    眉弓被打的破裂,丝丝缕缕的鲜血沁出来,血珠子就挂在她的睫毛上,她瞠着那一双眼,透过指缝看着他的脸。

    “庭月。”

    他听到她近乎无声的呢喃,她唤他名字的时候,眼中有一道光一闪而逝,而最后,却仍是那一片死灰沉寂。

    “你别管我了……不要脏了你。”

    她的话忽然戛然止住,他看到她微微侧过脸去闭了眼,她再不看他了,可那挂在睫毛上的摇摇欲坠的血珠子,却渐渐被汹涌的

    泪给冲散开,在她雪白的伤痕累累的面颊上,留下了混杂着血色的一道一道湿痕。

    “我先送你去医院,看伤要紧。”

    萧庭月一开口,声音里却透出来了一线暗哑,白芷的睫毛微微动了一动,可她仍是闭着眼,没有睁开。

    萧庭月转过身去,白芷的声音轻轻细细的响起来:“庭月……别管我了……别让你的,你的妻子误会,伤心……”

    萧庭月脚步没有停顿,星尔笑起来眉眼弯弯甜的醉人的样子在眼前浮现,他低头,眉眼里带了柔色,声音也柔了几分:“她不会

    的,别胡思乱想了。”

    白芷只觉得有一根尖锐的针忽然就狠狠的刺入了她的胸房中去。

    那忽然柔和下来的声调,那平淡却又让人嫉妒的发狂的一句,‘她不会的’……

    她的心疼的痉挛起来,她受不了这样的疼,比段家振落在身上的拳头还要疼,比段家振在床上各种折辱她粗暴的对待她,还要

    疼。

    她的手缓缓的滑下来,按在心口那里。

    每一日跳动飞快的心脏,此刻更是让她连呼吸都困难,这么多年了,她适应了每一日比常人都要快许多的心率的折磨,适应了

    这样比地狱中煎熬还要苦痛的人生,她以为她这颗脆弱的心,也算是久经百战再不会疼了,可这一刻,听得他这般说起他的妻

    子,她方才知晓,她曾经经受的所有苦难和痛楚加起来,都比不过他的心里有了别的人还要让她疼。

    萧庭月听着她的呼吸变的艰涩急促起来,他面色不由得微微一凝:“怎么了阿芷,是不是心脏又不舒服?”

    他的步履立时变快,白芷脸色渐渐变的青紫,原本按在心口处的那一只手忽然紧紧攥起来,揪紧了那一团衣服,她面色浮起痛

    苦神色,嘴唇色泽渐渐变成深紫,萧庭月将她抱上车,倾身去寻她身上药物放在何处。

    白芷紧闭了眼,口中‘嗬嗬’不停的倒着气,萧庭月娴熟从她大衣内袋里翻出那个小小药瓶,倒了药丸出来送入白芷口中。

    求生的本能让她连水都不用就急切的吞咽着,药物咽下去,约莫半分钟后药效开始发挥作用,白芷原本急促的呼吸一点点的平

    复下来,涨的青紫的一张脸也渐渐恢复了原本的雪白一片。

    她周身衣衫都湿透了,头发如水洗过一般披散再 肩上胸前,整个人都脱力了,软软靠在车座上,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

    “我送你去医院。”

    萧庭月见她暂时无恙,这才将后座车门关上,绕过车子去了驾驶室。

    他系好安全带,发动引擎,白芷细若游丝的声音传来:“庭月,谢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