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那是白芷,那是他曾用心爱过的女人白芷。
    星尔怏怏的点点头,本来还以为马上就能见到他了,谁知道还要再等一周……

    萧庭月听出来小姑娘话音里的失落,心中也不由得微软,“要不然,等周五我让东子接你回来?”

    星尔本来还怏怏的抠着枕头,听得他这样说,忽地眼睛就亮了起来:“那你不要嫌我烦你!”

    “反正你烦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萧庭月!”星尔气恼的直哼哼。

    “星尔,我有时候忙起来,可能会稍稍忽略你,你记着不要胡思乱想,听见没有?”

    “嗯,我不会胡思乱想的,但是你遇到什么事都要记得和我说,至少我心里清楚了,我就能安心一点,要不然你总让我一个人去

    猜,我会越来越烦躁,越来越失控的……”

    “我知道,你放心吧。”

    “那周五你让东子来接我……”

    “好,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是不是?”

    “嗯,你也早点休息。”

    “记得在学校不许搭理那些苍蝇!”

    “那你也不许和任何女人走的近。”

    “公司里秘书都快换成男人了,家里有个小醋缸,谁敢拈花惹草?”

    “你知道就好,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星尔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想到周五就能回去见他,不由得更是心中满溢甜蜜。

    一觉好睡到天亮,星尔却忽然接到了莘柑的电话。

    “你……要和程然哥订婚了?”

    星尔被这个消息炸的整个人都要懵了:“真的吗莘柑?程然哥求婚了吗?太好了……我早看出来程然哥喜欢你了……”

    莘柑的声音里却听不出太多的欢喜,只是一如既往的柔柔细细:“这个周六是我们的订婚礼,星尔,我想请你和苏苏都来参加,

    你们能来吗?如果有事不能来,也没有关系的……”

    “能来,肯定能来,就算天上下刀子我也要去啊,我会告诉苏苏的,我们俩一起去!”

    星尔挂了电话,心中还是激动喜悦无比,她对程然的印象极好,一个温柔内敛而又心胸宽广能包容莘柑过去的男人,真是再也

    找不出来第二个了。

    只是,星尔却有些疑惑,她还记得那时候她问了莘柑,和程然是什么关系,莘柑还说只是小时候的邻居,并无其他任何瓜葛。

    可这才几天时间,竟然 就要订婚了……

    可总归星尔还是认为这是一件好事,程然看得出来是个可靠的男人,他喜欢莘柑,一定会对莘柑很好的,莘柑若能过的幸福,

    她心中才是最大的安慰。

    ……

    段家振追来蓉城,直接去了白家找白芷。

    白芷回国之后只是和父母联络了一次,并未住在家中,段家振扑空之后,怏怏离开,白母立刻给长女打了电话,白芷闻听段家

    振追来,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那一日是三月初一,冬日转身离去,暖春即将到来。

    冰雪消融,江上冰层渐渐破开,白芷穿一件长及脚踝的黑色大衣,一条驼色的羊绒围巾,长发散乱在肩上,未施粉黛,面容楚

    楚。

    她用段家振的银行卡在蓉城cbd商圈紧邻萧家集团大楼的提款机那里取了一笔钱。

    段家振收到短信,查清楚她的提款位置之后,立时就驱车赶来。

    白芷并未离开,一直到段家振的身影远远出现,她方才转过身去向着不远处的广场走去。

    萧庭月的车子从地下车库缓缓驶出,坐在副驾驶的东子却敏锐的发现了不远处的骚乱。

    萧氏集团大偻前是蓉城出名的星耀广场,而此时的广场上,人群渐渐围拢向那一男一女。

    男人高大魁梧,女人身材娇小,那男人一拳将女人打倒在地,女人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又再度被男人打倒在地。

    “艹!”东子忍不住咒骂一声,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萧庭月却淡淡睨了那不远处两人一眼:“东子,让公司保安过去制止,然后

    报警。”

    东子磨了磨牙:“我他妈最见不得男人打女人,算什么男人!”

    车子渐渐加速,就要从旁驶过,那被男人踹翻在地的女人,忽然不知怎地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向着路边奔来,只是刚跑出去

    几步,却被那男人自后紧紧拽住长发,直接摔在了地上……

    “卧槽!”

    东子整个人都呆住了,而萧庭月的眸光也一点一点凛然的倏紧,凝滞。

    方才匆匆一瞥,那头发散乱的女人一张素白的小脸上满是伤痕,可饶是如此,东子却也认出来了那个人那张脸。

    他都认出来了,萧庭月又怎会认不出。

    “停车。”

    萧庭月缓缓开口。

    “快他妈停车!”东子直接解了安全带,车子还未停稳,他就拉开车门跳下车去。

    东子对白芷的印象其实挺好的,但是说实在的,又有几人不喜欢白芷这样的女人呢?

    聪慧,懂事,识大体,温柔却又有自己的坚持,待人彬彬有礼如沐春风,善良而又美丽。

    “东子!”

    萧庭月却扬声唤住他。

    三月暖阳里,那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却周身满布凛冽寒意,渐渐聚拢了更多人的广场上,女人的哭喊已经一点一点的弱了下来

    。

    段家振骑坐在白芷的身上,硕大的拳头再一次落下来,他面容扭曲狰狞,中国话蹩脚:“听说在你们中国,家暴不算犯法?”

    “看清楚了,这贱人是我的老婆,我今天就是打死他……”

    他话还未说完,那高大健硕身躯忽然像是破布口袋一样重重摔在地上。

    众人眼睁睁看着那一张原本还嚣张无比的嘴脸,此时却狼狈的伏在地上,吐出一口血和几颗断裂的牙齿来。

    人群不由得后退了几步,众人惊惧看向来人。

    而那被段家振打的几乎没气的女人,雪白的面容红肿青紫,嘴角满是淤血,一只眼高高肿了起来,长发被撕扯的一地都是,头

    皮上渗着血,她蜷缩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那是白芷。

    那是他曾用心爱过的女人白芷。

    他曾把她捧在手心里去疼着宠着,他曾以为他会娶她为妻。

    可是后来他们还是分手了,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彼此。

    她订婚,嫁人,他也有了心中的牵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