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从前很好,只是如今,更添风情了……
    “嗯?”

    “我心里在想,吾家有女初长成了呢……”

    男人低低醇厚的笑声在耳边逐渐的清晰,星尔一张脸红透了,长睫垂下来不敢回头去看他:“萧庭月……你是说我从前不好看吗

    ?”

    “从前很好,只是如今……”

    萧庭月的双手握住她纤细腰肢,又一点点的游移上去落在那一处上,嗓音暗哑:“只是如今,更添风情了……”

    浴室里一片狼藉,浴缸里的水几乎都溅出去了大半,他抱她出去时,将她放在妆台上给她吹头发,她看到镜子里映出来自己那

    一张脸,只是看了一眼,就让人羞的想要捂住脸。

    一看就是被男人狠狠疼爱过的样子,眉眼之间都含着春水,潋滟生情。

    她头发长而浓密,自己向来都没那个耐心等着头发全然吹干,他却自始至终都耐心十足。

    暖风在耳边嗡嗡,可更暖的却是他温柔的手指,穿插在乌黑温热的发丝之间,间或拂过她的头皮,那轻柔的触感,更是让人心

    里渐渐柔软一片。

    星尔被他抱回床上时,好似每一寸骨头都酥软了,窗子外天色昏昏黑着,却有月光浮动。

    “肚子饿不饿?”萧庭月俯身询问,星尔点点头,却撒娇的拽着他手臂,眸色软软含了水娇嗔开口:“我要在卧室吃,不要下楼去

    ……我还要你喂我……”

    萧庭月唇间含了一缕笑,无奈摇头:“要不要我干脆替你吃了?”

    “老公……”

    这样娇软的撒娇,萧庭月自来只有缴械投降的份儿。

    随意套了浴袍下楼去,楼下佣人几乎不敢看他,萧庭月却还镇定自若,吩咐了厨房准备饭菜,稍后再送上来。

    赵妈掩了嘴偷笑,轰了众人各自去忙碌,亲自下厨去准备。

    萧庭月回来房间,星尔却眼尖的看到他双耳微红,不由‘咦’了一声:“怎么耳朵红红的?是冻着了?”

    萧庭月‘唔’了一声,若无其事的样子转过话题:“我后日要回蓉城去,你是住学校宿舍,还是回来住?”

    星尔趴在床上,单手撑了额头:“嗯……我还是住宿舍吧,你不在家,我来回跑也没意思。”

    “嗯,那我回来就去接你。”

    ……

    白芷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六年了,她离开这座城市时,蓉城已经繁华无比,可是如今,她站在这繁华街头,却仍是觉得心中

    感慨无比。

    蓉城cbd寸土寸金的商圈中,地标建筑就是萧氏集团煊赫无比的银色大楼。

    白芷定定望着那里,心脏犹在隐隐生疼,他如今在里面办公吗?

    还是在陪着她的小妻子?

    她若是走过去,能不能遇到他?

    他又能不能认出如今这样憔悴狼狈的她?

    黑超遮住了她脸上遗留的那些淡淡的伤,衣衫也遮住了她周身的青紫,可她的肤色这样黯淡,她的眼角甚至生了细纹,她的眼

    睛,也不再明亮如昔了。

    他能认出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瘦弱憔悴的女人,就是他曾经深深爱恋过的阿芷吗?

    白芷只觉眼眶刺痛无比,他如今仍是蓉城最神秘尊贵的那个人,时光甚至会把他锻造的比昔日年少飞扬的青年才俊还要沉稳俊

    逸,物是人非,物是人非……

    白芷的眼中终是缓缓的淌下泪来。

    如果她早一点回来,如果他还未结婚的时候她就回来……

    那么现在,她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像一道影子一样,不敢去见人,也不敢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

    白芷悄然的转过身去,她明白,萧庭月那样的男人,他如果愿意娶一个女人,那么,他对那个女人,就绝不是全无情意的。

    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摸清楚萧庭月的心中,到底是旧爱更重要,还是新欢更得他心。

    他可以为她守身五年,这足以说明他对那一份感情的看重。

    她自然也明白,新人年轻貌美,来势汹汹,可那又如何,男人会因为女人的美色而迷恋上,最终却还是要找心灵投契的那个人

    。

    只有她才是,只有她,才是和庭月心意相通,心有灵犀的那一个。

    她永远忘不了国外求学的那一段时光,她和他泡在图书馆里,繁重的课业学习间隙,彼此会默契的看向对方,淡淡的一个笑,

    就像是最温暖有力的抚慰。

    她多么怀念那一段时光啊,只有她和他相依为命一般整日腻在一起。

    全校女生都瞩目爱慕的那个男人啊,他的世界里他的眼里只有她白芷一个。

    无数次他站在她的公寓楼下等着她下来的时候,女孩子们羡慕嫉妒的眼光她如今还历历在目,也不乏漂亮美艳的女生向他告白

    ,可他从来都视而不见,只是将她的手握的更紧。

    那时候的阳光明媚,微风是柔软的,暴雨飞雪都是浪漫,他们无数次一起描绘过他们的未来,幻想过他们将来的家是什么样子

    ,他们都以为,他们不会分开……

    后来,她的病越发严重起来,他的家人逼着他和她分手。

    他闹过,抗争过,离家出走过,甚至与家人闹的最凶的时候,他说过和萧家断绝关系的话语,只是最后……

    白芷的泪,早已不知不觉的淌满了整张脸。

    过往有多美好,后来就有多么的伤人。

    萧家长辈私底下找她,两千万的支票摆在她的面前,让她离开萧庭月。

    她执意不肯答应,可一转眼,父亲却接受了萧家的那一张巨额支票。

    她气的病发,和白忠林大吵一架,但又有什么用,钱到了白忠林手中,他怎么可能吐出来?

    她无颜面对庭月,更是舍不得看到他心力交瘁愁眉不展的模样,她的病情特殊,说不得什么时候就直接一命呜呼了,她不想再

    耽误他,回美国后遇到段家振,他苦苦追求,她松口点头答应,然后就是订婚……

    白芷心如刀绞,如果当初她选择把一切都告诉庭月,选择与他一起坚持下去,是不是现在,她已经是他的太太了?

    可世上从来不曾有如果,从来不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