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萧庭月,我这几天都是安全期……
    白芷靠在座位上,轻轻的闭了眼睛,纤细的手指上,那一枚简单的银色素戒套在上面,他的名字贴着她温暖的皮肉,像是镌刻

    在了她的身体上。

    庭月,你喜欢的,根本不是姜星尔那样孩子气爱闯祸的小姑娘,你亦是不会这样草率的结婚的,对不对?

    庭月,我们那么久的感情,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从未曾红过脸,从未曾吵过嘴,你曾和我说,阿芷,能和你在一起,每天都是

    开心的。

    我不相信,你真的就这样把我给忘记了。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

    ……

    新年过去,所有的一切,都渐渐的开始恢复如常,走上正轨。

    星尔的课业渐渐的忙碌起来,有时候她会干脆住在学校宿舍,尤其是临近考试的时候,更要花费一些时间去泡在自习室和图书

    馆。

    她在b大读的依旧是建筑系。

    最初觉得枯燥无味的课程,到后来,竟然也渐渐的有了浓厚的兴趣。

    更何况,星尔发现萧庭月对建筑方面兴趣浓厚,也颇有造诣,她缠着他问,才得知他在国外留学时,也曾辅修过建筑,因为喜

    欢,却不能从事,毕竟他身上担子太重。

    星尔当时还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瞪他:“所以你这不是和那种望子成龙的父母一样吗?自己没有实现的理想就让自己的孩子去实

    现,也不管人家到底喜欢还是不喜欢……”

    “你要是不喜欢,就转系,想学什么就去学什么好了。”

    当初要她念建筑的想法,今日想来还有些好笑,谁能想到,不过短短一年时间,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星尔却并不愿意转系,她现在已经开始喜欢建筑这一门学科了,更何况,将来若是能成为一个女建筑师,是多么酷的一件事情

    啊!

    “不要了,我不喜欢半途而废,而且,我真的觉得学建筑也挺好的,等将来我学成了,我想亲自设计我们的家,里面的一切,都

    是我们喜欢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果,都要天然童趣,将来我们孩子出生了,长大了,我们头发白了,还住在里面……”

    “我还要给我们的房子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什么呢?我叫星尔,你叫庭月,那就取一个最简单又最有意思的名字的吧,就叫

    星月居好不好?”

    “既然你喜欢,你又有这样的想法,又何必等到将来学成?现在就可以开始着手准备了不是吗?”

    萧庭月看她说起自己喜欢的事情时,眼瞳明亮闪烁的样子,心里也不由得愉悦起来,她既然不知,那就永远都不要她知道好了

    ,就让她以为,是他想要她学的建筑,因为他喜欢。

    “现在就开始着手准备?”

    “你将来想要住在哪里?是蓉城还是京城?还是其他城市?”

    星尔想了很久:“还是蓉城吧,离我姥姥还有妈妈弟弟都近一些。”

    “那就等你放假了,我们回去挑选一块地,就开始着手修建我们未来的家,好不好?”

    “萧庭月!”

    她像是十六七岁时最爱做的那样,扑过来扑到他的身上,紧紧抱着他,挂在他的胸前,像是可爱的小考拉摇晃着。

    “你真好,萧庭月……你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

    她仰脸亲他,他也低头回应她的亲吻。

    那个午后,缠绵悱恻的让人想起来心都跟着酥了。

    她衣衫几乎尽数褪去,凝脂如玉的肌肤在午后的阳光里白瓷一样的耀眼。

    可他因着下午还有一场公事,只是解了领带,散乱了衬衫的扣子,乌黑的额发凌乱下来,眼瞳中情预的光芒细碎浮现,胸膛一

    片蜜色的肌肉入目,她羞赧的偏过脸去,他低头,薄唇贴着她的唇一点一点的往下滑去……

    冰凉的皮带扣贴在她滑腻雪白的小腹上,凉意和滚烫的灼烧触感一同袭来,她像是半边身子浮沉在冰凉的海水中,半边身子在

    经受着烈火的炙烤。

    他其实很讨厌和她中间隔着什么,但她还太小。

    萧庭月额发微湿,一手摁了星尔,一手拿了安全套过来,低首就要撕开,星尔细长的腿却交缠上去,紧紧夹在他的劲腰上,声

    音暗哑发黏却又媚的让人心魂都跟着酥了:“老公……我查了的,我这几天都是安全期……”

    光影渐渐的西斜,床上的男人却还是没有鸣金收兵的意思,星尔早不知道浑浑噩噩晕厥过去了几次,恍惚间像是回到了他中药

    那一日一般,不,甚至比那一次还要持久,让人害怕。

    东子等在楼下的车子边,高管会议的时间早已经过了,可就算现在天塌了,他也不会上去打扰先生。

    要是他是那样不识趣的人,怕是十个徐问东也早就被炒鱿鱼了。

    东子抬腕看看表,时间已经逼近下午四点。

    算了。

    他直接打了电话,通知会议延迟到明日再开。

    瞧这样子,两个人到今日才算是彻底的冰释前嫌了。

    这可是好事儿,尤其是对于他们这些日日跟在先生身边的人来说。

    星尔被他抱着去浴室,一开口,嗓子都哑了:“……不是下午还要去公司吗?”

    他自后拥着她,低头亲吻她微湿的鬓边:“家里有个吸人精血的小妖精,当然是君王从此不早朝了……”

    “呸。”星尔轻轻呸他一声:“你们男人就是喜欢把所有罪名都推在女人身上,我可没有缠着你不放,是你自己个儿非要沉迷在我

    的美色之中的……”

    “好好好,是我自己沉迷在星尔的美色之中不能自拔的,谁让我们星尔非但长的倾国倾城,就连身材……嗯?”

    萧庭月忽然低头往她胸前看去,水波潋滟之下,更让人移不开眼的却是那早已今非昔比的一对儿。

    “怎么如今这般大了?”萧庭月的嗓音忽地暗哑了下来,星尔现在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他这般说了一句,她半日才回过神来,忽

    地俏脸羞的通红,抬手抱紧了双臂,手肘用力撞他:“萧庭月……你就不能正经点!”

    萧庭月环紧她的身子,低头吻她红透的耳:“知道我现在什么心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