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庭月,你真的把我们的过去全都忘了吗
    生怕段家振酒醉熟睡万一睡梦中呕吐被呕吐物堵塞气管窒息,因此也顾不得害怕,连忙结伴上了楼,敲了卧室门许久,却还没

    有人应声,众人干脆大胆的直接开了门进去。

    室内浮动着馥郁的香气,段家振仰面躺在床上,鼾声依旧很响,众人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瞧他睡的很沉,众人也就未再叫醒他,折身退出了卧室,院子里却传来车声,众人不由得更松一口气,大约是少奶奶白芷回来

    了。

    孰料车子停稳,却是雍容华贵的段太太从车子上走了下来。

    “家振呢,你们少奶奶在哪?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没有摆饭?”

    段太太这一连串的问,却是让佣人们都懵了:“少奶奶不是去您那里了吗?上午就过去了……”

    段太太脸色一沉:“胡扯,我今日约了几个姐妹在唐人街打牌,我根本没有在家!”

    众人不觉得心口一沉,段太太也察觉出不对劲儿来,连声的问:“家振呢?”

    “少爷还在楼上睡着。”

    “还不赶紧把人叫起来,还有,立刻着人去找那个贱人!”

    段太太面色沉郁难看起来,当初家振执意要娶她的时候,她心里就十万个不满意,可家振执意要娶,她也无奈,只得妥协松了

    口,可婚礼她都没有去参加。

    果不其然,婚后没多久,家振和她之间就问题不断。

    这贱人嫁了家振,心中却仍是惦念着旧情人,家振怎么能受这样的羞辱,将她打个半死也是人之常情。

    她还敢提离婚?收了段家这么多的聘礼,婚后无所事事靠家振养着,现在想一拍两散,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她好端端的一个儿子,被折磨的现在醉心于酒精和大麻,人不人鬼不鬼,公司都不去了,她还没和她白芷好好算账呢!

    佣人好一会儿才把段家振喊醒,他双眼浮肿蓬头垢面下楼来,看到母亲在楼下作者,倒还知道打声招呼。

    段太太瞧着他的样子,不由得 又是生气又是心疼:“让你少喝一点酒,你偏偏不听,当真以为是什么好东西?你看看你现在成

    什么样子了!你媳妇去哪了你知不知道,睡到现在,是不是饭都没吃?”

    段家振整个人还有些浑浑噩噩的不清醒,听到段太太提起媳妇,倒是四处看了看:“白芷呢?”

    佣人们吓的噤声,好一会儿,才有人大着胆子道:“少奶奶上午开车出去了,说是去太太那里……”

    段家振笑嘻嘻看向段太太:“这不是去妈那里了吗?怎么,你们俩不是一起过来的?”

    段太太脸色阴沉:“我今日根本不在家!”

    段家振脸上的笑倏然就消失无踪了,片刻后,他忽然站起身摸了摸身上,钥匙,钱夹,都不在身上……

    “这个贱人!”

    段家振酒劲儿立时全醒了,折身冲回楼上,片刻后,卧房里传来重物倒地的巨响,段家振双眸赤红冲下楼来:“贱人,贱人!找

    到她我一定亲手剥了她的皮!”

    “你给我冷静一点!”

    段太太重重拍了拍桌案,讥讽一笑:“她能跑哪去?定然是回国去了,你如今没头苍蝇一样着急有什么用,你们可是合法夫妻,

    她跑到天边去又怎样,逃得了你的手心?”

    段家振脸上肌肉狰狞跳着,咬死了牙关眸中凶光毕露:“贱人真是打的好算盘,这些天把我蒙在鼓里,原来是为了这个……”

    段太太冷笑:“当初不让你娶,你寻死觅活的非要娶,如今可是看透了?花了小一千万,养的不过是个白眼狼,人家心里一直惦

    记着旧情人呢!”

    不提起旧情人还好,提起旧情人段家振只觉得气血上涌,暗恨自己之前怎么就心慈手软,就该将那贱人打去半条命,哪里还有

    今日,让她得以逃回去!

    “行了,人要是能抓回来,自然千好万好,抓不回来,你也该想想下一步怎么办,我可听说白家早就一败涂地了,她娘家指望不

    上,大约会去找旧情人帮忙,那萧家可不是好惹的……”

    “萧家再不好惹,也轮不到他来管我们夫妻的事,我倒是要看看那个被我睡了无数次的贱货,萧家的男人还要不要她!”

    段家振此时却反而冷静了下来,白芷这些天恬不知耻的勾搭他,他早就里里外外把她睡透了,这样的贱人,就算是个普通男人

    也不会吃回头草了,更何况萧家?

    白芷以为逃回国就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他这一次定然要把她彻底整的服服帖帖,敢算计他,敢这样骗他戏弄他,她白芷绝对是活腻歪了!

    ……

    过了安检,一直到了登机口,坐在长椅上,确定身后不会有人追来,白芷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开车离开别墅不久,她就弃车,拦了出租车去了离这里最近的城市,订好了航班,白芷不敢多逗留,连夜就去了机场。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段家振会追来,他和她如今尚且是合法的夫妻,怎么都说不清。

    直到这一刻,白芷看着起飞的时间越来越近,一颗心在胸膛里扑腾着,像是跌入了沸水之中一般,怎样都无法安生。

    不敢开手机,不敢放松警惕闭上眼休息一会儿,整个人像是绷紧的一根皮绳,随时都可能绷断。

    飞机降落,广播中在通知马上就要登机了,白芷站起来,缓缓的排入队伍之中。

    一直到上了飞机,一应的起飞程序都准备妥当,空姐甜美的嗓音在机舱里响起,提示关掉手机,系好安全带,机舱门关闭,飞

    机开始在平坦的道路上缓缓滑行,白芷的一颗心这才彻底的落回肚中去。

    时隔近六年,她终于要回来了,终于要回来中国,回来蓉城,回到他的身边了……

    白芷从前想到他,心中总还有着小小的期盼,可是如今,她却看不到自己的前路到底是什么光景,混沌的一片迷雾中,她唯一

    的光芒被 云层遮盖了,她再也看不到他的存在。

    庭月,你真的,把我们的过去全都忘的干干净净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