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脱身回国
    舅妈见老人家哭起来,赶紧过来劝,星尔也忍了眼泪抱着外婆苦劝。

    外婆哭了一场,心里才好受一点:“你那个同父的妹妹姜心安,在外面和那些公子哥儿混在一起,不知怎么的大了肚子,她非咬

    死了肚子里孩子是那个市长家的公子的,现如今硬拖着已经三个月大了,人家还是不肯松口让她进门,或者给她一个交代,秦

    家现在乱成了一团,你那个表姨秦冉哭的死去活来,病了好几场,你妈妈和你弟弟在天上看到他们被这样磋磨,也能安息了…

    …”

    外婆说到这些,忽然又摩挲着星尔的鬓发:“星尔,你记住外婆的话,你如今年纪还小,和庭月的感情再好,也不是做妈妈的好

    时机,你如今还是要专心的念书学习……”

    星尔知道,外婆是因为姜心安的事,才心中不安,生怕她小小年纪,自己心智尚且不成熟的时候,就做了妈妈……

    “您放心吧外婆,我会听您的话的……”

    星尔偎入外婆怀中,她如今还不到二十岁,她也确实从来都未曾考虑过现在去做一个妈妈,至少,也要等到大学念完。

    “你和你妈妈一样,都是爱念书的好孩子,外婆不担心你的学习,就是怕你在感情上吃苦……”

    外婆抚着外孙女乌黑的长发,恨不得一辈子将这小姑娘呵护在身边,可她总是在一天一天长大,总会有她自己的生活。

    “女孩子还是要多念一点书,多明白一些道理,你那个妹妹,就是吃亏在从小生病没有好好上过学,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来,我

    劝了她们,赶紧把孩子打了,心安年纪还小,总不好十七岁就做妈妈……”

    外婆碎碎念着,星尔想要告诉她老人家,不要去管秦冉一家的闲事,可若说出实情,又怕老人家气急伤了身子。

    斟酌半天,这才委婉劝道:“外婆,您想想,她们和咱们家过去有着这样深的嫌隙,您就算是一片好心,她们也不会认为您是好

    意啊,所以,这些事儿,您就别操心了,您就每日里养养花种种草开开心心的就行了……”

    “星尔说的有道理,我们也是这个意思。”舅妈心直口快说道:“她们心术不正,儿孙才会是非不断,妈您就别管她们的闲事了,

    人家指不定就想借着肚子里的孩子攀上高枝儿呢……”

    毕竟姜心安不过是个私生女,姜慕生疼爱她又怎样,门当户对的那些人家,都不会看上姜心安的。

    秦冉心气儿这么高,得知女儿肚子里怀上的是市长家公子的孩子,还不咬死了要抱紧这个大腿让女儿母凭子贵的嫁进去做市长

    家的儿媳妇?

    外婆也点了头:“是我年纪大了,总是看不得小辈儿有什么不好,算了,别人家的事儿,我们也管不着,以后就不提她们了,时

    候也不早了,星尔快去睡吧,庭月明儿一大早就要来接你了……”

    星尔乖乖的应声,回了房间,洗了澡躺在床上,萧庭月的电话就适时打了过来。

    星尔心中一暖,听到他的声音在耳边沉沉响起,好像一颗心就落在了实处。

    “明天一早我就来接你。”

    “嗯。”星尔轻轻应了一声,萧庭月听得她乖乖应声,不由得唇角泛出轻笑:“怎么这么乖?”

    “我想你了……萧庭月。”

    星尔翻身趴在床上,手机贴在耳边,女孩子娇软濡濡的嗓音传入耳边,萧庭月只觉得心窝里也溢满了软。

    “我也想你。”

    像是回到了最青涩澄澈的时光里,只是这样最简单的情话,就让人的心跳动飞快。

    星尔握着手机,许久都没有再说话,萧庭月亦是沉默无声,只有两人的呼吸纠缠缭绕在一起,好似这一刻,已然是地老天荒。

    ……

    美国。

    半夜宿醉归家,又抓了她床上浴室折腾了半宿,天快亮的时候,段家振终是睡死了过去。

    这些日子他渐渐对她放松警惕,偶尔也允许她一个人开车出门,而每每她总会在规定时间之前老老实实的回家来。

    段家振得意洋洋认为她白芷已经彻底的被他打的怕了,不敢再有其他心思,这些时日,已经将家中的监视也撤去了。

    白芷从喝的烂醉的段家振口中套出话来,知晓她的一应证件都被他锁在了什么地方。

    瞧着他睡死过去,白芷立刻从他身上解下了钥匙,一把一把的试过去,终于开了那个藏在储藏柜里的小小保险盒,她的护照,

    身份证,银行卡,等等等等,所有她回国需要的一切,都藏在其中。

    一个多月的死死隐忍,在自己厌恶至极的男人面前还要忍辱负重的出卖色相讨好他,蒙骗她,白芷几乎是掰着手指头一日一日

    的熬到了现在。

    她飞快的将所有的证件都收在自己的手袋之中,出了储藏室,段家政依旧睡的鼾声震天。

    白芷轻手轻脚的从他身上摸出了他的钱夹,将里面所有的现金都取走,但显然这些钱并不够她接下来住宿吃饭和买机票回国。

    白芷握着钱夹定定想了想,到底还是把段家振的一张银行卡也拿了出来。

    在美国她不会动用他的卡,这卡,是留到她回蓉城之后再用的。

    段家振可以凭借刷卡记录,很容易的找到她。

    白芷要的,就是这个目的。

    临出门前,白芷在卧室的佛龛里点了一把香,那香里增添了催眠和安神的成分。

    至少黑夜之前,段家振是不会醒过来了。

    白芷拿了车钥匙和自己的手包,款款的走下楼来。

    楼下佣人见到她,连忙停了手中的活儿问好。

    白芷对他们和煦一笑:“我去婆婆家一趟,先生刚睡熟,中午不要叫他起来吃饭了,我晚上回来陪他用晚餐。”

    段家振这些日子日常都是如此,佣人早已见怪不怪了,送了白芷出去,又目送她的车子开出别墅,这才又折转回去,继续忙碌

    了起来。

    可一直到天色微微擦黑,还不见白芷回来,而惯常这个时候,先生也该醒了,楼上却仍是没有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