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星尔,女孩子不能做莬丝花依附男人……
    “徐问东,我还是那句话,我要亲自和庭月说,就算赶我离开萧氏集团,我也要亲耳听到庭月开口对我说!”

    “许小姐,这机场人来人往的,您也算是 蓉城出了名的名媛,可千万别让我扫了您的面子,这以后,蓉城您可怎么待下去?”

    东子说到这里,又是讥诮一笑:“许小姐,您可是聪明人,若再闹腾的厉害,惹恼了先生,可就不是现在这样简单了……”

    许寒雪一直挺直的脊背,忽然一点点的松垮了下来。

    她死死咬着嘴唇,好大一会儿,她方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好,我现在可以回去,我不闹,但是你告诉庭月,我要见他,我

    要他亲自与我说清楚!”

    东子转过身去,声音冷冷:“许小姐,请吧。”

    许寒雪拉了箱子挺直了脊背向外走去,东子见她乖觉下来,这才微松口气,毕竟许寒雪和先生这么多年的旧相识了,若当真闹

    起来,未免还是落人话柄。

    星尔在外婆那里足足五日,知道她刚病了一场,外婆和舅舅舅妈都变着法的给她补身子。

    小时候和舅舅舅妈来往极少,因为外婆生气舅舅当年没有帮盛若兰讨公道,因此星尔甚少见到舅舅舅妈,如今相处下来才知晓

    ,舅舅舅妈虽然不是多有本事的人,但为人质朴本分,又慈爱心善,还有舅妈,虽然和她无血缘关系,却把她当女儿一样疼爱

    。

    星尔又不傻,真心的疼爱和因为你的身份而恭维逢迎,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短短几日,星尔就舍不得离开他们了,可转眼间就要过完元宵,学校开学,她总是要回去的。

    萧庭月明日会来接她,外婆和舅舅吃了晚饭就开始给她收拾行装。

    恨不得把所有他们认为的好吃的好喝的,都给她带上。

    星尔在一边烤着火,舅妈和表哥一个给她在炭火上烤着栗子花生,一个给她榨了消火的蔬果汁,送到她手里来,她当真像个小

    公主一样,动都不用动一下。

    表哥比她大上几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还未找到合适的工作。

    星尔有意让表哥跟着萧庭月,可舅舅却不肯,说自家孩子笨嘴拙舌的,怎么好出去给萧庭月添麻烦,星尔心里却已经打定了主

    意。

    家人这样疼爱她,她总要回报一些。

    外婆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絮叨起来往事,说到盛若兰活着时喜欢吃什么,用什么,忽然又想到了秦冉那一家子。

    外婆是个善心人,就算秦冉当年再怎样过分,可姜心安出了事,她心里还是难受,孩子并没什么错,大人的过错也不能加诸在

    孩子的身上。

    更何况那孩子打小病怏怏的,也真是让人可怜。

    星尔和萧庭月都没敢告诉外婆姜慕生和秦冉打的那些算盘,外婆若是知道姜心安差点弄走了她亲外孙女一颗肾,老人家怕是怎

    么都承受不住。

    星尔听到她说起姜心安连连唏嘘,不由就问了一句。

    舅妈慈爱看她一眼:“那些肮脏事你小孩子家家的,别听了脏耳朵。”

    外婆却摇头道:“她也不小了,有些事也该知道了,早知道社会险恶,将来才不会吃亏。”

    舅妈就笑了:“萧先生那样护着咱们星尔,怎么舍得让她吃亏。”

    外婆却握了星尔的手,慈爱摩挲着说道:“星尔啊,你别嫌外婆啰嗦 ,我知道庭月对你好,可当年,姜慕生对你妈也好的不得

    了,后来又如何呢?女孩子不能做莬丝花依附男人,就像秦家那个,这辈子仰人鼻息的日子不好过……”

    “外婆,您就放心吧,我记住您的交代了。”

    “你年纪小,庭月比你大了那么多,你们之间不沟通好,很容易出问题的,他事业忙,你要懂事,不好整日缠着他,男人在外面

    拼搏,回来也需要放松一下,你若是整日孩子气,要他哄着你,他 也会累的……”

    星尔不由低了头,外婆年纪大了,什么事没遇到,这一次萧庭月送星尔来,外婆就瞧出两个人不像上次那样亲密无间,必定是

    闹了别扭了。

    外婆最疼的就是她,若她有一丁点不好不愉快,外婆的心都要揪起来。

    “外婆,我知道了,我听您的,我不会再孩子气了……”

    “外婆也是多操心了,庭月待你什么样,外婆看在眼里,外婆很放心,你比你妈妈有福气……”

    外婆想起盛若兰,不由又有些伤神。

    星尔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询问道:“外婆,我们在京城还有什么亲戚吗?”

    外婆摇摇头:“我们亲戚都在这边了。”

    “我之前在京城看到一个人,我们俩一见面,就觉得好像早就认识一样……而且,非但我们长的有些像,性子也很像,对了,他

    和他双胞胎的哥哥,一个叫靖恩,一个叫靖慈,这名字我也觉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外婆却忽然一下抓紧了 星尔的手:“你说……这两个孩子,一个叫靖恩,一个叫靖慈?”

    星尔点头:“是啊,我好像记得你说过,我妈当年……”

    “你妈当年怀着你弟弟的时候,因为姜慕生,心情不好,怀相十分差,受了很多的罪,我还记得她当时和我发脾气说,孩子生下

    来,男孩就叫忆恩,女孩儿就叫忆慈,要他们牢牢记着慈母的生恩,记着她受了多大的罪,我还笑话她,笑她孩子气……”

    外婆的眼圈渐渐红了起来:“可你妈妈后来……”

    后来,弟弟在妈妈肚子里几个月大,妈妈就先兆流产,弟弟死了,妈妈也死了。

    当时她才一岁多,外婆哭的晕死过去,舅舅舅妈得了信赶来的时候,妈妈和弟弟已经被村里人帮着下葬了。

    “外婆,我想去看看妈妈和弟弟……”

    星尔伏在外婆的膝上,眼泪一点点的涌了出来,如果盛若兰还活着多好啊,看到她现在这么幸福,她一定会很开心吧。

    外婆提起女儿和外孙,不由得又是心如刀绞:“……如今看来,秦冉和她的女儿遇到这样的事,也是因果报应,谁让她当初那样

    不知廉耻的欺负若兰,我的若兰是活活被他们给气死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