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萧庭月动了雷霆之怒,要与她彻底划清界限了!
    赵靖慈一副扎心的表情捂住胸口:“裴昭哥,您能别这样虐单身狗吗?”

    裴昭笑意更深了几分:“走吧阿慈,去哪?”

    赵靖慈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若裴昭送她去蓉城再回京城,又要耽搁很久,星尔既然有事回去了,他也就不要去打扰了。

    更何况,他也有点想大哥了,走的时候大哥千叮咛万嘱咐的,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赵靖慈想,他要是乖乖的跟着裴昭哥回去

    了,大哥看到他一定会很高兴。

    “我跟你一起回京城吧,不过,裴昭哥,我们要给家人带点礼物回去吗?”

    赵靖慈记得,赵靖之不管去哪,都会给他带当地的礼物回来。

    现在老宅还专门有一间储藏室,存放的全都是这些年赵靖之给他送的各色礼物。

    什么桃核小米上的微雕啊,什么泥人儿啊福娃啊,甚至还有团扇,手办,洋洋洒洒,应有尽有,可他却很少给赵靖之买东西。

    “好啊,我一会儿查一下,这里什么特产最出名。”

    裴昭一边开车一边想,心恋好像最喜欢漂亮的首饰,这座小城濒临海边,约莫会盛产珍珠,他不如好好挑一些上等的,回去送

    给她。

    心恋定然会欢喜无比。

    ……

    银灰色宾利在薄雪上留下深深的车辙,车子离开之后,不远处一辆极其不起眼的黑色车子也缓缓的调转车头驶走了。

    屋子里暖气开的极足,姜心恋在家中不过穿薄薄的居家服,姜家老宅的厨房里冬日总会煲各种养身的汤。

    姜心恋口味偏重,为此,厨房还专门给她熬了她喜欢的口味的汤水。

    此刻,姜心恋正捧了炖蛊,一边惬意的喝着,一边望着窗外纷扬的雪。

    裴昭说,约莫下午就会回来,能赶上陪她一起吃晚饭。

    电话里他的声音较之往日格外的温柔一些,姜心恋被他那样磁性好听的声音弄的这一会儿脸上还有些发烫。

    婆婆和爷爷又让厨房准备了燕窝虫草雪蛤给她补身子,还让姜家的住家医生每周都来给她把脉,姜心恋知道,婆婆他们是盼着

    她赶紧怀孕呢。

    鲜甜的汤,忽然就索然无味起来,姜心恋目光也渐渐怔住了,可裴昭如今这样,她怎样才能有孕?

    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姜心恋伸手拿过来,是心腹发来的简讯。

    她保养得宜的手指滑动屏幕,打开简讯,几张照片清晰涌入。

    大雪飞扬的背景之下,她看到了他的丈夫裴昭,昂然站立在飞雪之下,而距离他几步之外的,却是一个娇小瘦弱的女孩儿。

    仿似什么东西忽然戳进了她的眼瞳中去,刺的她双眼骤然缩紧,握着手机的手指根根攥起,指甲上精致华贵的钻石熠熠生辉,

    却又冰冷无比。

    那个女人,化成灰她也认得出来。

    姜心恋滑动屏幕,下一张,裴昭好像离她更近了一步,心腹拍到了莘柑的正脸,那个贱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定定望着她的

    丈夫,姜心恋只觉得心脏突突跳动不停,若莘柑此时在她面前,她大约会一刀捅死她!

    他们并未有太多的接触,赵靖慈也在一边,那贱人身侧还有另外一个陌生男人,裴昭很快就转身上车了,他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而那贱人,也并未敢声张隐情。

    可,这样也不行,她存在于这个世界,能和她一样呼吸着空气,都是原罪!

    既然上天安排了她得到拥有这一切,那么莘柑就不能成为她的威胁。

    姜心恋缓缓的坐直身子,她一点点的将下颌高高抬起,莘柑,我原本还信了你,以为这辈子你就安分守己不来碍我的眼了,所

    以我也没再理会你。

    可如今看来,你这样的贱人,又怎么会安分?

    想到她瞧着裴昭的那一双眼睛,姜心恋就恨不得能将她的眼珠子给抠出来。

    裴昭是她的,是她姜心恋的,谁都别想,也绝无可能抢走!

    姜心恋拨了心腹的号码:“你先别回来,盯着她,等我的下一步吩咐。”

    她要再试一试,如果裴昭可以和她行房,她立时就会要了那贱人的性命。

    ……

    许寒雪拖着行李箱,缓步的走入国际机场候机厅。

    身后忽有纷沓脚步声匆匆而来,许寒雪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却是东子带了几人,正快步向她这边走来。

    东子的视线和她对上,毫无波澜,许寒雪却知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许寒雪只觉得心跳突地涌到了嗓子处,她抬手摘了墨镜,面色却依旧沉稳,看向东子:“徐问东,是庭月让你来找我的?”

    东子痞痞一笑:“许小姐想多了,先生那样日理万机的人,没工夫理会这些小事。”

    许寒雪面色微白,却依旧保持着最后一线镇定:“你找我什么事。”

    “许小姐从此以后不用再去国外的分公司了。”

    东子冷笑一声,瞧着她傲慢的神色渐渐挂不住,“不,确切的说,许小姐从此以后不是萧氏集团的人了,萧家的任何子公司分公

    司,许小姐都不用去了。”

    许寒雪手心蓦地出了一层冷汗,她紧紧攥着箱子的拉杆,整个人已经有些抑制不住的摇摇欲坠,却仍是咬牙问道:“这是庭月的

    意思?我要亲自见他,为什么这样做!”

    东子伸手拦住她,神情冷漠:“许小姐,先生说了,从此以后,和许小姐再无任何关系,先生不会见你,也没时间见你。”

    许寒雪眼圈突兀的一红,她嘴角肌肉剧烈抽搐了几下,再开口,声音已经隐隐颤栗:“这些年我为他兢兢业业做了那么多,如今

    不明不白将我逐出公司?我要去找大哥二哥,让他们主持公道!”

    “许小姐,您偷偷跟踪先生,让人拍了照片传给我们太太,害的先生太太大吵一架,太太又病了一场,您以为先生能饶过你?您

    又以为,霍先生傅先生会为你主持所谓的公道?”

    许寒雪闻言不由得咬紧了牙关,她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萧庭月,所以她才会行色匆忙去国外分公司,她以为萧庭月就算再怎样

    的生气,也不过骂她一顿,可她怎么都没想到,他竟是动了雷霆之怒,要彻底与她划清界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