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原来,她当日救下的那个人,就是裴昭……
    “你别管我是谁,姜星尔没和你在一起吗?她不是说要在这里住几天的?”

    赵靖慈四下张望,心里不免失望无比,他奔波近三个小时过来,不就是为了找星尔玩的,可这臭丫头,怎么不声不响的就跑了

    。

    “星尔有点事,昨夜连夜回蓉城了。”

    莘柑轻轻柔柔的说完,赵靖慈气的跺脚,话也不说话,转身就冲到车子边拉开车门跳上去:“裴昭哥,我们现在去蓉城……”

    “裴昭哥?”赵靖慈有些讶异的看着裴昭,他眸光定定穿过车窗落在外面那个叫莘柑的女孩儿身上,连他上车,给他说话都没有

    听到。

    赵靖慈又唤了一声,裴昭却忽然拉开车门下了车。

    莘柑和程然虽然对突然跳出来的赵靖慈这些举动有些讶异,但赵靖慈已经上车要走了,他们也就没有再继续逗留。

    莘柑刚要转身,却看到那辆银灰色的宾利上,又下来了一个男人。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可整个人却忽然僵硬的定住了。

    那张脸……

    那张脸,她记得再清楚不过,她不会记错,她绝不会记错,那是她噩梦的开始,她这一生悲剧的由来,就是因为这张脸。

    “莘柑?”

    程然轻轻碰了碰她的手臂:“你怎么了?这么冷,我们先回去吧……”

    莘柑觉得她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冰冷的躯壳,可那冰冷的躯壳里却有着一颗烫的让她快要焚炙成灰的心。

    飞雪扬扬,他身后是冻的雪白僵硬的枯枝,犹如鬼爪遒劲伸向天空,他穿深驼色的英伦大衣,丰神俊朗,浓眉深目,目光幽深

    却又灼灼。

    他站起来,原来这样的高大,他的眼睛,原来这样的有神。

    “裴昭哥?你怎么下来了……”

    赵靖慈拉开车门,有些摸不着头脑,傻乎乎的询问了一句。

    莘柑清晰听到‘裴昭’两个字入耳,冰凉躯壳里那一颗灼烫滚沸快要化成焦炭的心脏,忽然像是被人摔了一捧雪上去,从最深处缓

    缓的沁出寒凉来。

    裴昭……

    裴昭!

    原来……她那一日在寺庙后山遇到的男人,救了的男人,咬了她一口,喝了她的血的男人,就是裴昭啊……

    姜心恋嫁的那个裴昭,京城煊赫无比的裴家的裴昭。

    她一点一点的明白过来了,明白了为什么姜心恋会这样的折磨她,为什么要采她的血,为什么恨不得置他于死地,为什么,她

    明明已经毁了脸毁了清白,可姜心恋却还是不肯放过她。

    “你叫莘柑。”

    裴昭忽然开了口,他目光锐利如电落定在她削瘦的脸庞上,最后,在触到她脸颊上那一道颜色黯淡略显狰狞的伤疤时,他的眉

    心倏了倏,薄唇紧绷成了一条直线。

    他敏锐的捕捉到,在他开口那一刻,她卷翘浓密的长睫忽然就覆盖下来,遮住了她那漆黑的瞳仁,和所有复杂的情绪。

    莘柑没有开口,她不敢开口,她慌乱无措的转过身去,身侧站着程然,她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忽然就抬手紧紧攥住了程

    然的手臂,她的声音很小,却柔软而又娇媚:“程然我冷死了,我们快上去吧……”

    程然不明所以,可莘柑冰凉的小手正紧紧握着他的手臂,她扬着素白的一张笑脸,用最娇软的嗓音对他说话,他什么都不能思

    考了,只是机械的点头:“好,我们回去……”

    程然转身,莘柑却干脆双手都抱住了他的手臂,像是恋人一样亲密无间的贴过去:“程然我中午想吃火锅,我要你在家里给我做

    ……”

    程然脑子里完全一片空白,莘柑说什么,他都只会傻乎乎的点头,应一声好。

    “莘柑。”

    裴昭忽然又稍稍拔高了声调。

    莘柑的脚步一顿,程然回过身去:“这位先生,您还有什么事吗?”

    裴昭听到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明明最初她开口时,那声音几乎要和那一日入他耳的 声音重叠,可方才她和身侧这个男人说话

    的时候,声音却甜的让人发腻,完全不复最初的娇怯和柔软。

    他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魔障一般,他身边明明已经有了心恋,他不知道自己在发什么疯。

    这个完全陌生的女孩儿,这个脸上有一道伤疤的女孩儿,这个有了心仪的男友,恩恩爱爱的女孩儿,却为什么会让他觉得莫名

    的熟悉?

    “去年八月底,你有没有去过蓉城的寺庙后山?”

    脑子里还混乱着的时候,却已经不受控制的问出口来,那被男友护在身侧的女孩儿,肩膀似乎细微的轻轻颤了一颤,旋即,她

    微微的侧首,飘雪之后的眼瞳透着淡淡的茫然:“你说的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裴昭忽而低头轻轻笑了。

    济源大师说过了,他的良缘在蓉城,寺庙里的小和尚指认过了,当初来报信的人就是心恋,心恋的血救了他的性命,为了他,

    她不知采了多少血,两条手臂满布针眼,她瘦削苍白,无数次的晕倒,她是他的妻子,他裴昭认定的妻子,怎会有假?

    这个世上这么多的人,声音相似又算什么?他因着这莫名的一点相似,这般失态,又怎么对得起心恋?

    想到她早晨倚门送他离开时的依依不舍,裴昭心里终是软软一疼,他亏欠她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程然,我们上楼吧。”

    莘柑见他不说话,也不再逗留,转过身拉了程然上楼去。

    裴昭亦是转身走向车子,赵靖慈还一头雾水:“裴昭哥,你刚才怎么了?好端端的你叫着人家问这样莫名其妙的问题干什么?”

    裴昭摇头一笑:“刚才大约是有些魔症了,现在无事了。”

    “哦……”赵靖慈点点头,跟着上了车。

    “阿慈,我是送你去蓉城,还是你跟我一起回京城去?”

    裴昭系好安全带,发动了车子引擎。

    他下意识的又往那楼下门洞处看了一眼,莘柑的身影早已消失无踪了。

    裴昭收回思绪,询问赵靖慈。

    “裴昭哥你是有事要急着回去吗?”

    裴昭眉眼里有淡淡温柔浮现:“不是,只是有些想你嫂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