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裴昭看着那个单薄至极的女孩儿,视线忽然定住了…...
    星尔瞧他脸色阴沉难看,不由得微微紧张起来:“萧庭月,怎么了?”

    “没事。”萧庭月抬手抚了抚她柔软额发:“这些事交给我,你好好养病。”

    星尔却咬了咬嘴唇,抬眸定定看着他:“萧庭月,我们这一次和解也可以,但是从今往后你什么事都不能瞒着我,两个人之间如

    果没有任何信任,那么我们早晚还要爆发矛盾。”

    萧庭月闻言,倒是蹙眉认真思量了一番,一直将她当作冒失冲动的小孩子,可如今看来,这小孩子也长大了,再不能入从前那

    样待她。

    既然是夫妻,那么夫妻之间,本来就需要心意相通,她说的不无道理。

    “好,我答应你,从今往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萧庭月认真开口,星尔听得出来,这不是哄小孩子的口吻,也许,这是他第一次认识到,他该将她当作一个成年人来看待,将

    他真正的当作他的妻子,而不是一个附属,一个累赘,一个逗着哄着的小孩子。

    “萧庭月,我只相信你这一次,如果以后,你再和你从前交往过的女人有什么不清不楚,你听好了,我会让你这辈子都见不到我

    ,我会嫁给别的男人,和他们生儿育女,我会彻底把你忘记的干干净净……”

    “你敢!”

    萧庭月伸手攥住她的手腕将她带入怀中,眸色深沉,声音强势:“你想都别想姜星尔!”

    “你别以为我说的气话,我什么性子你很清楚的,我眼里揉不下任何沙子,如果你不喜欢我不爱我也就罢了,但你既然说了喜欢

    我,那就只能喜欢我一个,永远只喜欢我一个!”

    “也不知道是谁从前哭哭唧唧的说,萧庭月只要你让我留在你身边我就满足了……嗯?贪心的小东西,你不过就是仗着我宠你,

    越发的得寸进尺了!”

    萧庭月捏了捏她雪白的耳,声音里却含了几分浅淡的笑意。

    “我就是得寸进尺怎么了,从前是从前,从前你不喜欢我,现在我是你的妻子,当然不一样,萧庭月,你知道我有多爱你,但是

    我的心也是心,也是有血有肉的,你伤的次数多了,那颗心死了就是死了!”

    星尔蹙了眉毛,目光灼灼望着他:“你觉得我贪婪也好,得寸进尺也好。反正该说我都和你说清楚了,你如果做不到,大不了我

    们就一拍两散,我知道我和你分开,我会很难过很难过,可是再怎样的难过,大约也好过看着你人在曹营心在汉……”

    “真不知道你天天想的都是什么,姜星尔……”

    萧庭月轻叹一声,低头亲了亲她饱满的额头:“换做别的人,我早就翻脸走人了,可偏偏是你,让我毫无办法,家里有个小醋缸

    ,你倒是说说看,我怎么人在曹营心在汉?”

    “反正我不管,你的心里就只能装着我一个。”

    星尔伸手,轻轻戳着他胸口心房那一处:“你要是敢让别人进去,我真的会让你一辈子找不到我的……”

    ……

    银灰色的宾利欧陆缓缓在一栋新式公寓楼下停住。

    这里距离蓉城近一千公里,正位于京城和蓉城之间,远在京城的赵家三少爷一时心血来潮,决定要给自己颇为投契的‘哥们儿’一

    个大惊喜,就从京城直接杀了过来。

    赵靖慈不过十六七岁年纪,赵家教子严苛,驾照都不许他去考,赵靖之被他软磨硬缠磨的实在没办法,只得应下他出门,原本

    他是要亲自开车与他一起的,却不料临行之时被公司事务绊住,只得托了裴昭走这一趟。

    裴昭身体日益痊愈,裴老爷子已经决定在新年后,将裴家事务一一交付到裴昭手中,因此,元宵节前这十来日,就成了裴昭最

    后一段清闲的日子。

    也是因此,他方才能陪了赵靖慈走这一趟。

    姜心恋向来都是标榜自己贤良淑德的,裴昭要陪赵靖慈出门,她当然没有二话,亲自送了丈夫开车出去,却只觉得心头突突跳

    的厉害,总是莫名的心慌,姜心恋回身进了房间,就让心腹悄悄开车跟上了裴昭。

    裴昭送赵靖慈来到这座小城,因着赵靖慈之前就听星尔说,会在这里陪那个莘柑住上几日,他为了给星尔一个大惊喜,到了楼

    下也未曾打电话,反而是守株待兔一般,定要姜星尔看到他横空出现在她面前,吓的她尖叫出声才好。

    裴昭年长了他十来岁,自然是受不了他这样小孩子心性,原想着将赵靖慈留在这里等人,他去四处逛逛,好给家人和恋恋买一

    些地方特产带回去,终究是来了这里一趟,空手回去也不美。

    但转念一想,赵靖之对这个三弟这般疼爱,赵靖慈又是京城横着走的公子哥儿,他还是在一边盯着点比较好,这小爷脾气这般

    孤傲受不得气,万一吃了亏,他怎么给靖之交代?

    裴昭这边心思已定,刚欲下车,却瞧见一辆白色crv缓缓驶了过来,就在楼前停住了。

    赵靖慈眼睛一亮,抖擞了精神趴在车窗上往外看,裴昭自然也跟着看了一眼。

    那车上下来一男一女,都是极年轻的年纪,男人生的相貌只算清秀,身量中等,那女孩儿半低了头,神色恹恹的样子,只隐约

    瞧到了一个纤细雪白的侧脸。

    裴昭缓缓收回视线,赵靖慈却‘咦’了一声,忽然拉开车门跳下了车:“莘柑!星尔呢,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他等了好一会儿,那男的把车都锁了,也没见星尔下车,赵靖慈这样的性子哪里忍得住,直接就窜了出去。

    莘柑闻声停步回头,晨起开始下起雪来,此时雪下的越来越大,幸好还未拥堵道路,只在地上落了薄薄一层。

    那身量纤瘦至极的女孩儿,比照片上瞧起来还要单薄几分,纤细的眉眼薄薄的覆着一层清愁,飞雪之后,朦胧如梦,怎样都化

    不开一般的让人心疼。

    裴昭的视线忽然就定住了。

    “你是?”莘柑有些讶异的看着赵靖慈,轻轻开口。

    这简短的两个字,细弱游丝一般的声音,却像是平地一声惊雷,忽然就在裴昭耳边炸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