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萧庭月将她拥入怀中:“过去是我不好……”
    星尔却忍了眼泪,对威尔斯招招手:“威尔斯,过来。”

    小白虎立刻挣脱萧庭月的手,哒哒哒跑到了楼下,短短的尾巴摇晃着,冲着星尔不停的低啸。

    星尔扶了栏杆走下楼,在威尔斯身前蹲下身子,对它伸出手来,威尔斯立刻低头用舌头舔她手心,又把大大的脑袋埋在她手掌

    心蹭来蹭去。

    小东西呜呜呜的低声叫着,好像是委屈她很久都不来看它。

    “有没有好好吃东西?”

    星尔询问,威尔斯毛茸茸的大脑袋往她怀里拱去,星尔冷不丁被它撞的往后跌坐在了楼梯上,萧庭月几步过来,拉了她手臂把

    她扶起来,又低斥了威尔斯一声。

    孰料威尔斯根本不在意的样子,鼻息里一声轻哼,继续在星尔的身上蹭。

    萧庭月无奈摇摇头,也不知道是谁把谁给养大的,真是白眼狼。

    “你别骂它了,我带他吃东西去。”

    星尔还记得东子说,她去京城念书之后,威尔斯就不高兴,常常不愿吃饭。

    “京城宅子已经块收拾妥当了,年后暖和了我们就搬过去,威尔斯也到京城去,跟我们在一起。”

    星尔一怔,听出他话中意思,不由得舌尖发苦,她未曾说过原谅他的话,现在也未有原谅他的打算,可他却好似很笃定她会跟

    他一起回去。

    他拿捏清楚了她的一切想法,认定了姜星尔非萧庭月不可,所以他才可以这样气定神闲的为所欲为。

    “京城就一个分公司,你工作重心应该还是在蓉城的吧,并不用这样大费周章。”

    “但你在京城,我们总要有个家。”

    星尔低了头,抚着威尔斯脑袋上光滑的皮毛,她神色静谧,却又倔强的让人爱恨不得。

    “我开学之后住校就可以,也不能一直这样搞特殊。”

    她说完,萧庭月没有再开口,好一会儿,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身边:“我们好好谈一谈。”

    “东子,把威尔斯带回去。”

    萧庭月吩咐一声,东子立时来牵了威尔斯出去,威尔斯却不肯,前掌撑在地上低啸着,虎目圆睁,不肯离开。

    还是星尔安抚它道:“威尔斯你乖,我一会儿就去看你,保证!”

    威尔斯像是真的能听懂她说话,虽还有些不情愿,却还是跟着东子出去了。

    萧庭月攥了她的手将她一路带到书房,星尔却不肯进去:“我还是不进去了,有什么话,在外面说也是一样的。”

    萧庭月这样聪慧的人,怎会听不出她话里那一层意思。

    当日,他曾因她擅自闯进书房对她疾言厉色,而自那之后,她确实不曾再私自踏入他的书房一步。

    萧庭月沉沉叹了一声,将她拉入怀中拥紧:“过去是我不好,今后,再不会这样了。”

    星尔却全然无法开心起来,他年过三十,他曾经经历的,人,事,她从未曾参与过其中,她凭借着一腔孤勇闯进他的世界里来

    ,她把自己烧成了灰,也烧的他心生厌倦。

    她不知该如何面对,如果她有个体贴明理的母亲活着,会有人告诉她,这个时候该做什么,是原谅,安心的过日子,还是就此

    决裂,再不相见。

    她茫然的四处碰壁,撞的自己头破血流,她把自己的世界变的渺小的只有他一个,所以,才会受不住任何的委屈,他赋予的委

    屈。

    “于可,我确实和她曾经有过关系,但是只有不到半个月,我就和她分手,再也不曾见过面,我数年前不喜欢她,数年后也不会

    喜欢她,而至于为什么不管怎样都要把她救回来,是因为她做的事。”

    萧庭月拉了她的手,要她在沙发上坐下来,他握着她的手,却没有放开。

    从周长坤学校里的那些龌龊,到萧庭安这些年禽兽不如的为所欲为,再到于可为了自己的学生去查这些事,卷进周长坤的阴谋

    中差点丢掉一条性命……

    星尔渐渐听的呆住了,她从来不曾想到,这世上还会有这样的人,还会有这样肮脏的事!

    周长坤身为校长,竟然组织自己学校的女学生成为他谋利的工具,那些孩子,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啊……

    那个于可,竟然会有这样的胆量,这样的魄力,哪怕她因为女人的敏感隐约能感觉到她做这些有为了萧庭月的成分在,可她却

    还是心生佩服。

    她不该凭借一张照片,就嫉妒的失去理智直接闯进去骂他,她也不该,用男盗女娼这样过分的词语来侮辱他和她。

    “我不能让于可死,这样一个女孩子,该好好的活着,医生说,她没有求生的意愿,必须要激起她求生的本能,要不然,就算是

    治好了她的伤,她还是会郁郁而终,所以,你才看到我陪着她的一幕……”

    星尔想到于可被人打的几乎半死,又被那么多男人糟蹋,更是懊悔自己的冲动,可若是萧庭月提前告诉她这一切,她又怎会胡

    思乱想,若不是那一张照片让她先入为主的以为萧庭月这些日子都在和外面的女人鬼混在一起,她又怎么会失去理智?

    “我收到了一条简讯,是你陪着于可的照片,我以为你这些天忽略我,就是在陪别的女人,我被嫉妒冲昏头了,失去了所有理智

    ,萧庭月,如果我知道于可经历的这一切,做的这一切,我不会这样做,这样说的……”

    “简讯?谁给你的简讯?”

    萧庭月的脸色却突兀的一沉,若不是有照片让星尔乱了阵脚,她其实也并不是这样不懂事口无遮拦的人。

    那背地里做手脚的人,实在是居心叵测。

    星尔慌忙翻出手机,“是个陌生号码,我不认识……”

    萧庭月把号码调出来,发给了肖城,让他立刻去查。

    片刻后肖城回话,这个号码是网上购入的,所有讯息都是虚假的,而且现在已经注销了。

    萧庭月脸色阴鹫难看,他向来自负,在蓉城萧家独尊的地界,他想不到还有人敢这样算计他萧庭月。

    查出来那个人谁,他绝不会心慈手软半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