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他说,对不起
    带了星尔转过身去,刚走了一步,天旋地转般的眩晕袭来,星尔双腿一软,整个人直接往地上栽去,幸而萧庭月眼疾手快,将

    她牢牢护住拥紧。

    “星尔……”

    她快要晕倒摔在地上那一瞬,像是自己整颗心脏都被 一只手给攥紧了一般,直到她再一次回到他的怀中,安然无恙,萧庭月方

    才觉得一颗心落在了实处。

    “东子,先回蓉城。”

    她发烧这么严重,赶回京城显然要耽误了病情,更何况她还想要回外婆家住一段时间,因此萧庭月还是决定了先回蓉城。

    方晋南看着直升机飞走,螺旋桨卷起巨大的气流,将山崖上飞雪吹落,有人惊叫起来,他却不动如山。

    飞雪染白他身上头发,肩头散落厚厚一层,身后有人低声轻唤:“南哥,我们走吧。”

    方晋南看着那直升机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他知道,如果明刀明枪的干一仗,结果未必会是萧庭月占上风,可他舍不得看到她

    为难,哪怕是眉毛微微皱一皱。

    他转过身去:“走。”

    ……

    星尔是在傍晚的时候睁开眼的,她不知自己怎么回到了萧庭月在蓉城那一栋占地面积大的惊人的宅子里。

    只是睁开眼,她就发现自己躺在柔软温暖的被窝里,空气不再是污浊的让人作呕的,浮动着淡淡的甜香,是她喜欢的,闻惯的

    。

    她刚要试着坐起来,卧室的门却就被人轻轻推开了,赵妈端了香气扑鼻的汤进来,轻快走到她的床边:“太太,醒了?先喝点汤

    吧……”

    她瞧着星尔还有些憔悴的小脸,不由得心疼无比:“看看,这本来就瘦的让赵妈心疼,现在脸上又没肉了……”

    一边说着,又像是变戏法似的,忽然又变出来一只小碟子,装着两块色相上佳的酱排骨,赵妈先瞄了瞄四周,又压低声音道:“

    宋先生说您醒来只能吃清淡的,先生千叮咛万嘱咐不能给您做你爱吃的那些菜,只能先喝点粥啊汤啊的补补身子,养养胃,赵

    妈这是偷偷给您藏了两块,太太您赶紧吃了,我好清理干净,不让先生知道……”

    星尔是真的饿坏了,现在退了烧,身体舒服了一些,立时就胃口大开,好几天没吃到赵妈做的饭菜了,星尔闻到香味肚子里立

    刻咕噜噜叫了起来。

    赵妈慈爱一笑,扶她做好,这才将筷子递给她:“太太吃吧,赵妈给您盯着外面,不会让先生知道的……”

    “什么不会让我知道?”

    萧庭月推门而入,声音轻缓涌进,星尔握了筷子,垂眸看着碟子里的排骨,面容平静的夹起,直接送到了 嘴边。

    萧庭月张嘴想要制止,可却又叹了一声摇摇头,赵妈慌忙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先生,我是看太太瘦了,怕她吃粥没胃口……

    ”

    “行了,你先出去吧,我来照顾她。”

    赵妈赶紧收拾了一下出去,萧庭月走到她床边,坐下来,看她将两块排骨吃完,这才开口:“不能再吃了,你病刚好转,要吃清

    淡一点,不然胃受不了。”

    星尔没有说话,搁下筷子,伸手要端起粥碗,萧庭月却先一步将粥端了起来:“我来喂你吧。”

    星尔抬起眼帘,平静看了他一眼:“我不吃了。”

    萧庭月握着勺子的手指顿了顿,随即,他将粥碗递过去给她:“好,那你自己吃。”

    星尔却忽然间没了胃口:“我不想吃了,先放着吧。”

    她半靠在那里,眸光漠漠的望着窗子外。

    脸上的伤涂了药,没那么疼了,可她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

    “萧庭月,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你出去吧。”

    “星尔,那天的事……”

    “对不起。”

    萧庭月生在萧家,一出生就是萧家的嫡长子嫡长孙,板上钉钉的未来继承人,他骨子里多么骄傲清高,身边人谁又不知道。

    活到三十岁,他从未曾开口对任何人说过对不起。

    哪怕白芷,他也从未对她说过这三个字。

    星尔微微颤了一下,长睫翕动着垂下来,遮住她眼底的情绪:“你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 自己很讨人厌。”

    萧庭月摇摇头,伸出手轻轻握住她的手,星尔怔了一下,却还是把手抽了出来。

    “我知道,我打你,让你彻底伤了心,但是你说的那些话,又伤没伤我的心?”

    “什么是男盗女娼?你这样说我,将我们之间的情分又置于何处了?”

    “情分……我们之间的情分算什么?”

    星尔轻笑了一声:“谁打我,骂我,怎样欺负我折磨我,我都可以忍,但是就是你不行……”

    她的声音忽然哽住了,眼泪打着转就要落下来,可她却倔强的丝丝忍住:“什么委屈都能受,就是你给的委屈我受不住,萧庭月

    ,你让我静一静吧,我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他站起身来,自高处沉默的看着她,她咬着嘴唇,在强忍着那泪意,他心口微微的泛着疼,想要抱一抱她,却到底还是没有动

    ,静默的站了一会儿,他才转过身走出了卧室。

    星尔一个人靠在那里坐了一会儿,药效让她很快又困倦睡去。

    再醒来时,窗外已经全然黑了。

    却隐约听到几声虎啸从楼下传来,是威尔斯?

    她连忙掀被下床,好久没见到它了,还真是有点想这个小东西。

    星尔披了衣服推开门出去,楼下客厅里传来威尔斯有些烦躁的啸声,还有男人清越低沉的声音。

    “威尔斯,妈妈生气了,不愿意理爸爸了怎么办呢?”

    “威尔斯知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妈妈不生爸爸的气呢?”

    “爸爸没控制住脾气打了妈妈,爸爸知道错了,以后,爸爸如果再欺负妈妈一次,威尔斯帮妈妈报仇好不好?”

    星尔站在楼梯上,男人背对着她,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威尔斯雪白的皮毛,星尔的泪,忽然就夺眶而出了。

    威尔斯却是忽然看到了星尔,小东西立刻亢奋的从萧庭月手下挣出,就要向星尔身边冲过来。

    萧庭月赶紧拽住了它的项圈:“威尔斯,妈妈身体不舒服,你可不能扑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