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一巴掌换来萧太太的合法身份,这生意好像是我赚了...
    “什么是家,哪里是家?”

    星尔垂着长长睫毛,唇角微微弯起:“萧庭月,是我错了,我不该对你死缠烂打,所以,这一巴掌,是我的报应。”

    萧庭月看着她依旧微肿的脸颊,那上面指印不再清晰突兀,可红痕依旧,那是他留下的,他错的离谱,如今说什么都无用,只

    能先将她带回去,将前因后果一一给她解释清楚,该做的,一样一样去做,该道歉的,他诚挚向她道歉,就算她决定一生一世

    都不原谅他,他也要把她的余生安排好。

    她这样的性子,将来总还是要吃亏,这世上的人,不会每一个都像他这样,把她当孩子一样哄着纵着。

    “你和我怄气,我知道,有什么话,想怎样解决,先和我回家,星尔,你在生病……”

    萧庭月复又上前一步,星尔却站立不动:“萧先生你再上前一步,我今日就不下这个车。”

    萧庭月看着她,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沉默的走下车子。

    风大,雪更大,星尔下车,冷风卷着飞雪扑在她的脸上身上,她摇晃着站立不住,方晋南上前扶住她,萧庭月也伸手扶住了她

    。

    这两个男人,都不说话,俱是沉默,可空气却仿似胶着了一般,凝滞粘稠的让人快要窒息。

    “星尔,有什么事,我们回去慢慢解决,现在不是使性子的时候,你在发烧!”

    萧庭月声色沉沉,星尔却勾唇轻笑:“萧庭月,我自来都是使性子的人,你今天才知道?”

    她把手从萧庭月掌心抽出来:“我这样的人,配不上光风霁月的萧大公子,以后,我也就不再碍萧公子的眼了。”

    “你是决定要跟他走了?”

    萧庭月的声音忽然沉了下来,那样平静的语调,甚至略带着一线柔和,却莫名的让人觉得心头悸动。

    星尔脑袋昏沉的厉害,身上忽而一阵滚烫,忽而一阵冰凉,她什么都不想再想,什么都不想再说,她只想躺下来安心的睡一觉

    。

    睡一觉就什么都好了,对,外婆总是这样说……

    外婆说,天大的 事,也要吃饭睡觉,吃饱饭,睡好觉,再精神抖擞的去面对该面对的一切。

    “方晋南,我想我外婆了,你送我去找我外婆好不好?”

    星尔没有回答萧庭月的话,只是转过身去,望向方晋南,声音低沉暗哑。

    “好,星尔,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方晋南将她的手握的更紧,那样绵软柔嫩的小手,冰凉颤栗贴在他的手掌心里,像是拥有了全世界一样的安心。

    “方先生要带走我萧庭月的太太,总得问过我的意思吧。”

    “据我所知,萧先生和星尔并未领证……”

    萧庭月淡淡一笑,风雪遮不住他沉黑寂寥的瞳仁,他立在那里,犹如玉山将倾一样的风姿,却又给人压抑逼迫之感。

    “方先生对我们夫妻的事情知之甚祥呐,只是,领未领证方先生不是我萧庭月,又怎会知晓?”

    萧庭月看一眼东子,东子会意,收了手里把玩的匕首,探入怀中,直接拿出了两个红本本。

    那一抹红涌入严重,方晋南只觉得瞳仁似都被刺痛了,他一直都知晓,星尔年纪未到,他和她尚未正式领证,但……

    此时想来,年纪未到又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萧庭月在蓉城可谓一手遮天,他想要领个证,简直是易如反掌。

    “太太,先生临行前,特意办妥了此事……您如今和先生,可是法律意义上认定的夫妻了……”

    星尔却笑了一声,眸中水光微闪:“一巴掌换来萧太太的合法身份?这生意好像是我赚了。”

    “星尔,没有这些事,我原本也是预备在你生日那一天和你领证的,如今,不过是提前罢了,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中式,西式

    ,还是我们出去旅行结婚?”

    他声音平缓,却像是充斥着无尽的蛊惑,这是她的梦啊,可如今这梦就要变成现实了,她却为什么笑不出来?

    “萧庭月……我的心太疼了……我看到你就会疼,听到你说话就会疼,甚至想到你的名字也会疼,一个人疼的久了,会不会有一

    天活活的疼死了……”

    星尔抬手,将那溢出眼窝的一滴泪擦去:“让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萧庭月……”

    萧庭月未料到她性子竟会这般刚烈,他一直以为,姜星尔爱他入骨,哪怕天塌地陷,她爱他的心思也绝不会变,他太过自信,

    也太过低估了她对自己的影响。

    萧庭月瞧着她眉宇之间病态,摇摇欲坠站在那里的模样,她如今发着烧,若再继续逼迫,她身子怕是也吃不消,为今之计,也

    只能慢慢哄她消气。

    “好,我答应,但是,你如果要去外婆那里,我送你过去,免得外婆她老人家还要担心。”

    星尔还预摇头,萧庭月却道:“外婆她老人家已经认定我是外孙女婿,你若让他送你去,老人家心中怎么想?星尔,你要让外婆

    日夜为你担心?”

    星尔最舍不得的就是外婆,闻言不由得沉默 下来。

    方晋南望着她,她的为难,担忧,他都看在眼里。

    萧庭月步步为营,将星尔所有心思都掌控手心,星尔年纪太小,心思终究单纯,又何尝会是萧庭月的对手。

    他若能一心一意待她,那么自然再无任何后顾之忧,但如今瞧来,星尔在萧庭月心中,怕是永远排不到第一位。

    只是此时,星尔病成这样,方晋南实在不忍她再心中困扰,他从不妥协之人,此刻却毫不犹豫妥协了。

    “星尔,就按他说的做吧,外婆年纪大了,别让她再为小辈操心了。”

    方晋南抬起手,轻轻拂掉她头上落血,他眉眼中温柔之色浮现,将那嗜血阴霾尽数掩去,在天下人面前,他是手染鲜血的魔,

    可这魔,却愿在她的面前,将他最柔软温柔的一面展露。

    萧庭月深深看了方晋南一眼,上前一步,将星尔揽入怀中,他身上大衣厚重温暖,裹了小小的她入怀,方晋南衣袖下双手紧攥

    ,面色在飞雪之后,已经渐渐森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