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萧庭月,我们分手
    那一巴掌还未收回来,就那样僵硬在半空中。

    星尔的脸飞快的肿了起来,五个指印,清晰浮现。

    她呆呆的站在那里,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黑的犹如死寂的夜一样的眼睛,望着萧庭月,一瞬不瞬的望着他,动也不动。

    “星尔。”

    萧庭月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缓缓上前了一步,想要把她紧紧抱在怀中。

    他这辈子从未对女人动过手,他死都未曾想到,这一辈子他第一个动手的女人,竟然会是星尔。

    他那样纵着她,宠着她,连别人说一句贬低羞辱她的话,都会忍不住直接翻脸。

    可他却动手打了她。

    他亲自动手,打了那个他舍不得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的小姑娘。

    他亲自动手,打了他萧庭月心甘情愿娶回来的太太。

    “星尔……”

    萧庭月缓缓放下手,又向她走了一步,他眸中翻搅着疼惜,翻搅着自责和愧疚,翻搅着无数的复杂的情绪。

    她知道,他后悔了,自责了,可是,那又有什么意思?

    他动手打她了,他其实该早一点动手的,在十六岁的慈善晚宴上,她纠缠着问他姓名的时候,在她骑着单车不管不问的追着他

    跑的时候,在她差一点被人凌辱的时候,在她第一次勾缠着他要了她的 时候。

    如果他对她动手,如果他打了她。

    那么她一定会逼着自己彻底了断,彻底死心,再也不这样没脸没皮的纠缠下去。

    那时候她爱他,并未如后来这样深入骨髓,那时候她爱他,只是少女追着一场梦的孤勇,而不是如今,今生非你不可的执拗和

    决绝。

    她哭不出来,她甚至连眼泪都没有。

    那个先天心脏不好的白芷,那个在他的书房里永远被珍藏着的白芷,他舍得这样动手吗?

    那个骄纵目中无人到了极致的许寒雪,她再怎样的出言不逊,他也没有对她动过手。

    那个躺在病床上快要死了的女人的于可,他只会温柔款款的握着她的手,喊着她的名字,他又怎会舍得对她动手?

    她姜星尔算什么?

    她这个无父无母无家族依附,浑身是刺粗鲁野蛮心狠手辣毫无教养的姜星尔,她到底算什么?

    幸好盛若兰早早死了,幸好啊。

    若非如此,她是不是能活活气死自己骄傲清高,性情高洁无比的母亲?

    星尔忽然抬起手来,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用了比他刚才还要狠的一个耳光,搧在了自己另外半边脸上。

    “星尔……”

    萧庭月只觉得心肝俱颤,他一步上前握住她的双肩,她没有挣,没有躲。

    她只是平静至极,淡漠至极的抬起一双眼睛安静的看着他。

    “萧庭月,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分手。”

    “星尔……”

    萧庭月还未开口,身后病床上昏沉不醒的于可忽然剧烈的挣扎起来,她半梦半醒之中,又回到了那一日,那些男人轮着侵占她

    ,折辱她,周长坤让人一拳打断了她的鼻子,她同时被几个男人摁在身下……

    她‘嗬嗬’的倒喘着气,像是濒死的鱼一样扭动着,挣扎着,缝合好的伤口再一次破裂,鲜血不停的涌出,涌出……

    雪白的床单湿透,空气里粘稠的都是鲜血的味道。

    萧庭月松开她的手,厉声唤了医生进来。

    一行人步履匆匆的奔进来,星尔被人撞到了一边去,萧庭月神色凝重的站在于可床前,星尔听到他对那些医生说,不管怎样,

    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于可抢救回来!

    星尔站在那纷乱的人群之后,医生连声吩咐人将于可挪到担架床上,必须立刻输血准备手术。

    病房里挤满了人,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只有她一个人站在那里,是最多余的一个。

    萧庭月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于可的身上。

    他再没有看她一眼。

    星尔悄无声息的转过身,将背后所有的嘈杂都抛开。

    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和她再无任何关系了。

    ……

    星尔离开医院,没有再回萧庭月的宅子,也没有去萧家老宅,她找苏苏借了一点钱,直接坐车回了京城。

    回京城那一夜,下了很大很大的一场雪。

    客车在中途无法前行,所有乘客都惶惶不安,有丈夫将胆小害怕的妻子搂在怀中轻声安抚,有小孩子在黑暗的车厢里害怕烦躁

    的哇哇大哭起来。

    行程中的人,好似都有同伴,唯有她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平静的望着外面黑黢黢的一片,远山有微光,淡淡的白在山尖

    上。

    星尔却觉得自己的人生,好似就此完全变成了一片黑暗。

    一只干瘦的手,忽然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星尔的腿上,黑暗之中,她像是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想也不想,反手一巴掌搧在了

    那个人的脸上。

    那只手飞快的缩了回去,此后再也没有伸过来,星尔却整个人都戒备起来,一整夜都不敢闭一闭眼。

    天色微亮,外面渐渐能瞧得清楚了,大雪封了路,所有的车辆都困在路上不得前行。

    车厢里的味道难闻起来,又混杂着泡面或者各种卤菜的味道,星尔渐渐觉得饥肠辘辘。

    邻座的人把自己的食物分给她,星尔却不敢接受。

    昨晚伸过来的那一只手,此刻却仍是像噩梦一样缠绕着她。

    身上衣衫穿的单薄,车厢里还算暖和,可空气污浊厉害,司机开了窗子透气,凉气扑进来吹在身上脸上,星尔立时打了寒颤。

    又过片刻,她开始觉得不舒服,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渐渐热烫了起来,发烧让身体里的水分流失的更快,一夜加上半个白

    天水米未进,星尔渐渐熬不住了。

    可她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她若是再病的严重一点,怕是连别人的侵犯都无能为力了。

    一直关机的手机打开,无数的简讯和来电提醒涌进来。

    他的电话不断的打过来,星尔怔怔望着他的名字在屏幕上闪动,她一直流不出来的眼泪,此刻方才真的缓缓落了下来。

    可她不会接的,她再也不会每次看到他打来电话就欢喜雀跃第一时间接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