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那个耳光落在星尔脸上,萧庭月自己也不敢置信的呆...
    东子看着她脸上那一道浅淡的伤疤,下意识的怔怔向后退了一步。

    星尔站在那一间特护病房外,护士端了托盘轻快走过来,星尔看着她推开那扇病房的门,走进去,她一步上前,也跟着走了进

    去。

    因着东子守在楼下,楼层内就并未再有人看守,毕竟医生说了,于可必须要静养,再受不得任何的惊吓和吵闹了。

    周长坤让人做的那些事,显然让于可整个人都濒临了崩溃,她的精神时刻都在紧绷的边缘,短暂的清醒之后,就是无边无际的

    噩梦不断。

    昨夜她情绪再度失控,缝好的伤口迸裂,又一次引发了大出血,医生急救了三个小时,才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

    但虽然救了她的性命,于可却仍是随时都有陷入危险的可能,医生说,伤者受创过于严重,身体上的伤虽重,可精神上的,却

    更是严重。

    甚至,伤者连求生的本能都微乎其微。

    此时必须要有人将她的求生本能唤醒,要不然,就算是医生医术高超,也救得了人,救不了命。

    萧庭月唤于可名字的时候,她明显的会有很大的情绪波动。

    医生就建议萧庭月多陪一陪她,多喊她的名字,与她说话,好让她尽快恢复神志。

    星尔跟着那护士进去时,正看到萧庭月坐在床边,微微倾身握着床上那女人的手,低声唤着一个名字。

    小可。

    她看不到他的正脸,不知道他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是单凭他温柔的声音和这样的动作,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星尔像是被人钉住了双腿,再也无法动弹。

    心窝里从内往外泛着无边无际的凉意,耳边嗡嗡一片,嘈杂的犹如金戈铁马的撞击,她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血色,整个人站在

    那里,动也不动,却摇摇欲坠。

    “哎你这小姑娘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护士有些讶异的开口,放了托盘预备将星尔拉出去。

    萧庭月却闻声回过头来,他显然未料到她竟会找来这里,那一双深邃墨色的眼瞳忽然亮了一亮,旋即却是松开于可的手站起身

    快步向她走来:“你怎么来了?”

    “萧庭月……”

    星尔忽然开口,她喊出他名字那一刻,她整个人向后微微退了一步。

    “星尔……”萧庭月蹙眉,伸出手,想要握住她的,星尔却忽然连着后退了几步,直到她的身子撞在了门框上,她呜咽了一声,

    旋即却又死死忍住,“萧庭月你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空气,立时就要凝滞了一般的低沉。

    小护士都吓蒙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慌不择路的夺门跑了出去。

    萧庭月眸中的亮色一点一点的消弭无踪,他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他看着她,他的眼睛里又流泻出了那样的神色来。

    像是看着一个不懂事,不识大体,胡闹的小孩子。

    是啊,她姜星尔就是个这样任性妄为的孩子,就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孩子,就是个全心全意投入,也要对方一心一意对待她

    的孩子,就是受不了欺骗,受不了一脚踏两船!

    他选择了这样一个她,就要接受这样的她,他想要把她改变成面目全非的那一个,可她终究不是那些任人拿捏的人!

    “星尔,乖,到我身边来,等到事情告以段落,我会把一切从头至尾和你说清楚……”

    “你不用等到事情告以段落,你现在就可以告诉我萧庭月,床上躺着的这个女人,和你有没有关系!”

    星尔双眸亮的犹如烈烈燃烧的火,这样年轻炙热的爱意,是会让你触动,让你心疼,可有些时候,却更会让人觉得太累。

    他是一个男人,他的身后承载着无数人的期盼,无数人的前途和未来,他不是一个二世祖,随意逍遥自在就可以。

    他和萧庭安之间,总有一场争斗,而如今,在于可做的这些事相助之下,他提前拔去了一颗钉子,萧家自此在他掌心攥的更紧

    ,那些为他卖命的人,他 也总能给了他们一个交代。

    无论如何,他不能不管于可的死活,更何况,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敢于为了自己的学生去做这样的 事,去闯龙潭虎穴,总是值得

    让人敬佩的,他更要把于可的性命救回来。

    这些事,他只是暂时瞒着她,等到一切风平浪静,他自然会风轻云淡的告诉她这些拨云诡谲和惊心动魄。

    因为觉得她孩子心性,下意识的就想要保护着她,把她护在一个简单澄澈的环境中,让她无忧无虑的长大,成熟。

    因为曾经她的生活里太多的勾心斗角,太多的血腥和黑暗,所以不想她再卷进这样的事情中去,想让她变成一个正常的,积极

    乐观的孩子,而不是从前的那个姜星尔,暴戾而又冲动,粗鲁而又野蛮。

    他所想的,所做的,她却永远都不会懂,也不会理解。

    她只会像个歇斯底里的孩子一样,索要她付出的回报。

    可她却永远都看不到,也体会不到他身上的压力和他承担的一切。

    “是,她和我有关系,数年前,我曾和她有过短暂的一段恋情……”

    “嗬!”

    星尔忽然讥诮笑了一声,她扬起脸,将那快要夺眶的泪咽回去:“所以,现在是旧情人**死灰复燃了?”

    “你看不到她伤的快要死了是吗姜星尔!”

    萧庭月脸上神色骤然阴鹫下来,他回身指向昏昏沉沉睡着的于可,眸中怒气再也压制不住:“姜星尔,你马上就要二十岁了,不

    是懵懂无知的小孩,你该学着懂事,该清楚孰重孰轻了!”

    星尔眼圈通红,却唇角含笑轻轻点头:“是啊,我这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却知道感情中要一心一意不能脚踩两船,我这个不懂事

    不知道孰轻孰重的小孩,却至少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的老公都是最重要的那一个,可你这个成熟稳重完美无缺的萧庭月,

    你背着你的妻子你背着那样爱你的姜星尔做的又是 什么男盗女娼的好事……”

    “啪!”

    那一个耳光落下来,非但星尔被打懵了,就连萧庭月,也不敢置信的呆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