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我姜星尔,只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
    “可是现在都这么晚了,哪里还有车了,等天亮,天亮了我让程然哥送你回去好不好?”

    程然也毫不犹豫点头:“莘柑说的是,现在深更半夜的你怎么回去?等天亮了我送你。”

    星尔却摇头,她回了房间,胡乱套上衣服,拿了自己的包就向外走。

    莘柑急的不行,跟着也要追出去,程然知道她们俩感情极深,并未阻拦,只是快速去拿了莘柑的外套追出来,给她披在了身上

    。

    “莘柑,算了,我们就算强留住她,她心也早就飞了,这样吧,你留在家里,我开车送她回去。”

    “不行,你晚上都没睡觉,这样开车不安全,我和你们一起吧,我也放心不下星尔……”

    程然看着她纤细婉转的眉眼里满是关切,不管这关切是否全都是给他程然的,他也觉得欢喜。

    “好,那你坐副驾驶盯着我,我要是打瞌睡了,你赶紧叫醒我。”

    莘柑点了点头。

    程然将披在她身上的外套拢了拢,莘柑下意识的躲避了一下,程然手上动作微微一滞,莘柑却已经自己套好衣服,快步去追姜

    星尔了。

    这一路上星尔都没有开口说话,车子到达蓉城的时候,天色早已大亮。

    星尔打开手机,那张照片上并无太多的讯息,要她能确切知道他们在哪一家医院。

    星尔最初心乱如麻,可此时到达蓉城,她却反而冷静了下来。

    想到萧庭月每一次送她去的医院,想到那一夜她从东子那里套出话来追过去的那家医院,想到姜慕生要摘除她一颗肾的医院,

    宋恒就是那里的医生……

    那么,这一次那个女孩儿,大约也是在这一所医院。

    星尔很快做了决定,她给程然报了医院名字,车载导航很快定位好,不过半个小时,星尔就站在了那个医院的大门口。

    莘柑没有下车,她说过不会再在蓉城出现,她就不能食言。

    如果她孤家寡人一个,她什么都不会在意,也会陪着星尔一起,可是现在,她只能眼泪涟涟不停的给星尔说着对不起。

    星尔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力的拥抱了莘柑一下。

    她关上车门的时候,忽然叫了程然的名字:“程然哥。”

    “星尔,你有什么事,只管开口。”

    程然是个斯文俊秀的男人,文质彬彬,却极有担当。

    他对莘柑的情意,星尔看的很清楚明白,莘柑如今这般,脸上还有伤,可程然从不曾有过嫌弃,更多的却是怜惜。

    “程然哥,如果你对莘柑是真心的,那么拜托你,今后好好保护她,对她好一些。”

    程然面上神色一点一点肃穆认真了起来:“星尔,你放心吧,就算舍弃我的性命,我也会护着她。”

    星尔忽然灿烂一笑:“那我就不用担心了,程然哥,莘柑,再会了!”

    她洒脱的挥挥手,转过身快步的向前走去。

    那一刻,阳光从云层中穿破,万道金光从天际落下,将她倔强身影染上了一片金色。

    那个女孩儿,她有着这世上最美丽的容颜,也有着这世上最倔强坚韧的一颗心,所以,今后,无数个孤寂岁月,万水千山的寂

    寞,她将自己锻造成传奇一样的姜星尔,她再不是那个患得患失的,失去了自己的姜星尔。

    莘柑许久都没有说话,直到星尔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了,程然低声唤她名字:“莘柑,累不累,饿不饿?”

    莘柑轻轻摇摇头。

    程然发动车子:“我们现在回去?”

    “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

    程然眉眼里染上温柔:“莘柑,你是在关心我吗?”

    莘柑将脸埋的更低了一些,声音低弱:“程然哥,对不起,你的心意我很清楚,但是,我不能接受……”

    “为什么?”

    程然的声音依旧温柔,可这温柔却更让莘柑难过。

    “程然哥,如你所见,我的脸毁了……”

    “莘柑,我不在乎,你知道的,你知道你程然哥是什么样的人……”

    “可是程然,我的身子也不干净了。”

    她用着那样平静的口吻说出这句话,她抬起脸,亦是平静的看着他。

    乌黑的瞳仁里,没有眼泪,没有任何波动的情绪,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平静,麻木。

    像是一只手,忽然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那一块地方疼的很,疼的他眼眶都跟着胀痛起来。

    她不哭,却比哭更让他心疼。

    她这样平静,却比歇斯底里还要让人怜惜。

    莘柑看了他 许久,他一直都不曾再开口。

    她知道的,这世上的男人,没有人不在意这些。

    一个女人,毁了脸,没了清白,凭什么让一个好男人心无嫌隙的接受她,对她好?

    莘柑的嘴唇弯了弯,卷翘的长睫垂下来,覆住了她眼底的情绪:“程然哥,你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儿……”

    程然忽然张开手臂紧紧抱住了她:“莘柑,我已经遇到最好的女孩儿了……”

    ……

    星尔刚走到住院部的楼下,东子就看到了她。

    看到她那一刻,东子有着很明显的短暂失态,转而却是一如从前那样毕恭毕敬的迎过来:“太太,您怎么来了?”

    星尔抬起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瞳,安静看向东子:“徐问东,萧庭月现在在哪。”

    “太太……您别动怒,先生是在上面,但是……”

    “让开!”

    星尔忽然拔高了声调,那一双总是含着几分狡黠和少女灵动的眼瞳,此刻却是锐利如开锋的刀剑一般,让东子不寒而栗。

    这么多年,他唯一怕的也不过是萧庭月一个,可星尔,虽然他唤她太太,可也未满二十岁,说句不敬的话,东子伸伸手指就能

    把她打趴下,可此刻,东子看着这样的姜星尔,竟然心头微微生悸。

    “太太,您不要冲动,先生稍后会和您说清楚的……”

    “说清楚?我不会相信任何人说的,我只相信我自己亲眼看到的!”

    星尔抬手,直接将东子推到 一边,她眸光静静落在东子脸上:“谁敢再拦我,动刀子见血的事情,我姜星尔也不是没有做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