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原来这些天,他都在另一个需要他的女人身边
    东子赶紧切断了,还未来得及静音,那电话又打了过来,东子还预挂断,萧庭月却声色平静的开了口:“接电话吧。”

    东子慌忙按了接听,却是医院打来的,于可晚上入睡时又突发大出血,现在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了。

    “先生……于可那边又出事了。”东子挂了电话,粗略的把医生的话复述了一遍。

    萧庭月紧抿了嘴唇,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去医院。”

    东子没有多说,发动车子,调转了车头。

    星尔挂了电话之后,却再也没有了睡意,她看着关掉的手机,他会再给她打来吗?

    还是会觉得她太任性不懂事小孩子气,而生气懒得理会她?

    她望着手机,大约是过了五分钟,还是十分钟?她又将手机打开了。

    很快进来一条来电提醒,星尔只觉得心脏如擂鼓一般跳动起来,是他又打来的,她心口里忍不住一甜,跟着又酸了起来。

    可他只打了一个,也许是知道她关机了,他就再也没有打过来。

    星尔怔怔的望着那一条来电提醒,又想起方才她问他,萧庭月你爱我吗?

    他骂她的那一句神经病。

    是啊,她就是得了神经病,才会这样无法自拔的爱上他。

    如果她还有清醒的理智,也许她早就退步抽身了……

    星尔再也睡不着了,她轻轻的推开门走出卧室,客厅里却也有一人坐在那里抽烟。

    黑暗中,星尔听到那个男人好听的声音响起来:“你也睡不着?”

    是程然的声音,星尔走过去,看着他抽烟,忽然开了口:“程然哥,你也给我一支烟吧。”

    “星尔,女孩子不能抽烟。”

    “不是都说抽烟可以消愁吗?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那……只能抽一支。”

    程然从烟盒里抽出烟递给她,打火机‘啪嗒’一声响起,将那香烟点燃。

    黑暗之中,只有这细微的两点明灭微光,月光被窗棱切断成细细的一条,就沉默的横亘在两人中间。

    程然没有想到,那一日和莘柑在街上偶遇,匆匆一面她落荒而逃之后,他竟会在他如今工作的城市再一次遇到她。

    他遇到她的时候,他正疲惫的乘地铁回家,出地铁口的时候,他看到人群簇拥着一个晕倒在站台口的女孩儿,他原本无心去管

    这样的事情,一整日超负荷的工作已经让他疲惫至极。

    可转身离开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一眼,也就是那一眼,他没有再一次错过她。

    她住在他的租屋里,整整两日不曾开口说话,后来开口说的第一句,却是:程然哥,过去的事情不要问我了好不好?

    好,她说不让问,那他就不问,反正不管发生 了什么事,她在他心中依旧是幼时那个怯怯的跟在他身后,细声细气的喊着程然

    哥的天真纯澈的小姑娘。

    再后来,星尔找来这里,程然最初还以为,她会跟着星尔回去,可没有料到,莘柑却说,她不会再回去蓉城了。

    离开蓉城之前,她给姜心恋打了最后一个电话,她说,这世上从此以后再没有莘柑这个人,让她彻底放心,不要为难她的家人

    。

    姜心恋倒是不曾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莘柑想,也许姜心恋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吧,这世上再没有了莘柑,那么她心里的隐患就除去了,她也就可以安心的做她裴家的

    少奶奶,再也不用这样疑神疑鬼。

    只是她不曾想到,魔鬼之所以是魔鬼,那是因为她们的血全然是冷的。

    星尔从前有很小一段堕落的时光,和谢锦修在一起,也似模似样的抽了几支烟,可她实则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不过两口,她就呛的咳嗽起来,干脆掐灭了烟。

    程然站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星尔道谢,刚低头喝了一口,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星尔顾不得放下水杯就去拿手机,却是一条简讯。

    那条简讯没有任何文字,只是一张照片。

    不甚清晰,可她却也能一眼辨认出,那个背影是萧庭月,而躺在病床上,脸上裹着纱布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儿。

    所以,这就是他这些天行色匆匆家都不回的原因,所以,这就是他把她姜星尔抛到九霄云外几乎忘的干干净净的原因。

    在她不安的为他担心,为他提心吊胆的时候,他其实是在医院陪伴别的女人,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留在另一个需要他的

    女人的身边。

    是白芷回来了吗?还是什么她根本不知晓的红颜,或者知己?

    星尔看着那张照片,浑身的血液都不会流动了,像是心脏被人摘下来,放入了彻骨冰凉的冰水中,疼的紧缩,疼的痉挛,却也

    毫无任何办法可以缓解。

    “星尔,怎么了?”

    程然瞧出了她的异样,关切询问。

    星尔不说话,可端着水杯的那一只手却在剧烈的颤着,水溅了出来,淋漓了她一身,程然把水杯从她手中拿过来,自然也看到

    了手机上的那张照片。

    “星尔……发生什么事了?”程然将纸巾递给星尔,星尔没有接,怔怔然的站起来,她拨萧庭月的号码,可他的电话却直接打不

    通了。

    她像是魔症了,一遍一遍不停的拨着,程然看她这样子实在让人不放心,去叫了莘柑出来。

    “星尔……”莘柑看到星尔脸色白成这样,吓的睡意顿时全消,她疾步走过去,轻轻抱了星尔手臂:“星尔,你别吓我,发生什么

    事了你告诉我啊……”

    星尔张了张嘴,怔怔的看着莘柑,眼泪忽然涌了出来。

    莘柑眼圈倏然红了,她很少看到星尔哭,仅有的那么几次,也都是因为她的事情。

    可是现在,她 好端端的,什么事儿都没有,那么,星尔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莘柑,我现在要回蓉城去……”

    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管他和那女人是什么关系,她都要亲自把这事情给弄清楚,她都必须要当面问个清楚。

    她姜星尔的眼睛里揉不下沙子,他不爱她,不喜欢她,不和她在一起时,他 做什么她都无权置喙,可现在,她是他萧庭月的太

    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